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billboard logo

时日之间:汤姆•辛罕镜头下的the Cure

By:Billboard China 2016年12月29日

文|网络

译|停云

 

自1980年代起,英国著名音乐周报《旋律制造者(Melody Maker)》的记者汤姆•辛罕(Tom Sheehan)的镜头就开始追逐the Cure乐队的身影。他的镜头见证了这只另类摇滚乐队从默默无闻的地下一步步登上世界舞台的中央。在近日出版的摄影集《时日之间(In Between Days)》里,就收录了从1982年到2005年,这四分之一个世纪里他陪伴乐队一路走来的那些精彩瞬间。

△1984年6月,罗伯特史密斯在意大利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上。他们完成前一晚的演出,第二天就被我拽出来在城里游荡。这张照片里的罗伯特有一些忧郁。他那天感觉不是很舒服,大概是因为前晚吃了坏掉的虾。当我们准备出发去下一个场子时,他躺在后台的地板上,因为实在感觉难受。但本着专业精神,他依旧走出来拍了这张照片。

△1984年6月,洛尔•托尔赫斯特和罗伯特•史密斯在波洛尼亚演出后台

这一张是罗伯特躺了一会儿之后拍的,他看起来并没有太糟糕。这张照片后来被用作了洛尔•托尔赫斯特的书《两个虚构男孩的童话(The Tale of Two Imaginary Boys)》的封面。

△1987年4月,罗伯特•史密斯在瓦伦丁录音室内

这是在录音室的衣帽间拍的。拍完这些照片后,罗伯特说他并不喜欢。但过了30年再看,当年这些有点刻意的设计,倒是很有趣。

△1987年11月,罗伯特•史密斯在布鲁塞尔

这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他一直在睡觉,不想出门。而我还是成功地找到了这个屋顶。这应该是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因为我知道其中蕴含的故事。他当时正在想:我们真的非如此不可吗?不过这种安排十有八九能奏效,而剩下那“一二”,他们会说:辛罕,你让我从床上爬起来但是根本都没拍出来!这个下午的这张照片是成功的。他仿佛正坐在一个玩具城市前。

△1986年,西蒙•盖洛普、汤姆•辛罕、名罗伯特史密斯在台球室。

《旋律制造者》和the Cure一直维持着良好的关系。我们会谈论斯诺克,也邀请他们来玩。事实证明,之后的两年多里,斯诺克成为了一种常规。我们会要一个包间,在里面玩上几个小时。然后我们就想过节一样庆祝。当你在玩耍的时候,会把这游戏看得很严肃,而一旦结束,你就会想:2比1,谁会在意呢?我只想吃一只大龙虾。

△1989年,罗伯特•史密斯在法国

这张照片是在演出后台拍的,当时正好有一面镜子在那儿——简直干净到令人震惊。当你要离开时,你必须看看你周围有什么,而时间又不够充裕。这张照片背后其实并没有什么深刻含义——和所谓的“另一个罗伯特•史密斯”毫无关系。我敢肯定有很多歌迷是这样解读的,虽然其实这就是一张抓拍。

△1992年,the Cure在马诺录音室

当乐队正在进行他们最重要的工作——录制新专辑时,要去拜访他们得非常注意时间,即使我们当时已经建立了很好的联系,而乐队也觉得很轻松。我当时和我们的传奇记者Stud 两兄弟一起去牛津,我们三个都很小心翼翼:走进去,安个炸弹,然后赶紧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