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billboard logo

简单生活节丨耐心的匠人创造不平凡的价值

By:朱尔摩斯 2017年11月02日

文丨朱尔摩斯

摄影丨七仔摄影工作室

中国目前大部分(有心树立品牌的)音乐节都在努力培养或者是创造自己的符号,无非就是两个目的,要么树立一个更酷的形象,要么打造一个更时髦的标签。时髦和酷是每个时代的年轻人们最乐于关心的话题,谁都知道在青年文化领域得年轻人者得天下。于是我们看到了各种贴着“酷”标签的音乐节,商人们总是把某些东西想得过于简单粗暴:只要请得到酷的艺人,只要把那些酷酷的歌迷请到现场,只要把舞台做得更酷,只要有一个酷酷的Slogan...就可以让这些个东西变得酷变得时髦了。于是我们看到了大部分的音乐节空有其表,内核匮乏。

无意间创造出的另类

遇到很多人问,简单生活节是一个怎么样的节?这其实是很难用一句话去形容的“节”。

论阵容,它绝对不是那种只会用超级阵容博眼球的节,我们不能完全用音乐节来归类它的属性。比起大陆现在的音乐节,除了阵容上的高量级外,它在阵容上体现的多元性和独特性令很多音乐节只能望其项背的,比如刚刚结束的这一届,彩虹合唱团feat. MC HotDog热狗;高旗&超载feat.欧阳靖;李志继跨年音乐会后再次带着乐队和靳海音管弦乐团合体,这场演出同时在创造着纪录,这是国内音乐节史上第一次出现音乐人携电声乐队与管弦乐团跨界合作,而且近五十人的大阵仗也创造了简单生活节史上最多登台人数的纪录,注定载入史册。包括往年任贤齐feat.马念先、魏如萱 feat. 马頔等等表演都令人印象深刻。除此以外,简单生活节还在创造一个现象,观众往往会看到一些鲜有出现在音乐节的艺人在那里演出,比如关淑怡,许美静,张艾嘉。

简单生活节似乎并不是在创造一个令当下年轻人朝圣的可以酷的空间,而是在营造一个生活化的,平和的环境。在简单生活节里,你极少能见到蜂拥的人群急匆匆地从这个舞台跑到另一个舞台的场景,即使遇到他们特别中意的音乐人在表演,他们也更愿意享受在自如地状态下去用眼睛观看、用肢体感知音乐。从这个角度,简单生活节的确是一个“另类”的具有很强音乐属性的节。

把一个节的价值上升到美学层面听起来是一件有些不可思议的事,它毕竟不是一个具有“主义”形态的展览,但是简单生活节这些年下来确实在身体力行传达生活的美学,它让观众在现场感受了青年人的节跟大众的亲密感。

在这里,你可以随处可见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在公园里徜徉,在市集里大家会听着远处传来的音乐挑选有趣的物品,这比大众眼中的音乐节高级了不少,它甚至创造了一个在音乐里购物的环境,而且能在这个环境里遇到你的同类。即使专注地在人群里听音乐,你也不用担心舞台声场的混串,四大舞台都按照演唱会标准搭建,所见之处的用心程度令人印象深刻。

如果真要用一句简短的话来形容简单生活节,也许它是大陆目前最舒服的属于年轻人的节,它还蕴藏着一种年轻人生活哲学:都市忙碌之外,还有另一种舒适的生活方式。

一个珍贵的“节”

什么样的状态才能象征着人对新生事物的高接受程度呢?

新生事物进入了人的日常,不再视之为异类。与其说简单生活节给人所呈现的平和的状态似乎和两位创始人:魔岩和中国火的幕后推手张培仁、贾敏恕,以及简单生活节大会主席——华语流行音乐圈大师级的李宗盛有着密切的关联,不如说是他们把自己对音乐场景的理解换成了更生活化的形式传达给了当下的年轻人。

在这个资讯非常发达的时代里,已经难有一种意识形态可以给年轻人震撼地冲击,即使嘻哈这样的“新”形态,它也只是潮流回转的表现。我们需要讨论的是如何让音乐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简单生活节首当其冲可以成为这样的范例。

所谓节,它就不能是单一的音乐体验,简单村的小书房给了很多钟情于小而美的人群寻找共鸣的机会,比如第三天的主题《我们珍惜旧物的温度》,这同时也是一种年轻人多样生活态度的呈现和分享。李宗盛关于今年简单生活节有过一个很独特的注释:“无论你来自哪里,多么简单平凡,只要在人生的某个阶段,找到自己相信的价值,并且全力以赴,专心致志,简单生活。如果能这样过每一天,就会有一个不平凡的瞬间在前方等着你!”这个注释后来被StreetVoice街声演化为了今年的Slogan:a Simple Day,即:每一个不平凡的瞬间,来自于平凡的每一天。它不高屋建瓴,也不是标语式的口号,它用温和实在,让一个“节”的生活气质就这样跃然于纸上。

简单生活节幕后的团队街声也颇值得一提,大陆很多非台湾乐迷多以为它是这两年横空出世的品牌。其实早在2006年,StreetVoice街声就已经在台湾创办,并一直关注台湾新音乐人的发现和成长,至今已成为台湾举足轻重的新人助推平台,2014年进入内地后,三年的时间内已经在独立音乐人领域有了很好的业绩。这并不是一个试图用既有的商业模式撬动行业的团队,我更愿意称他们为匠人,如果不具有匠人精神,如何可以忍受近十年的成长,成就今天简单生活节在大陆四年累计20万人次的现场参与度?如今的街声已经实现了多触角的发展,涉足音乐人服务、线上用户交互、自制音乐节目等业务,其中的现场节目《大事发声》已经在业内和泛大众领域形成了良好的口碑。

如果足够细心,会有人发现,在简单生活节的市集中设立摊位的品牌大多数是经过组委会甄选出来的手作品牌,这是匠人精神的延展,甚至2015年的第二届简单生活节,他们直接打出了这样一句Slogan:We are Makers, We are Beautiful.(我因创造而美丽。)从2014年开始至今,四年的时间里,简单生活节在观众和艺人的体验感上几乎是零差评,好评度令人羡慕,这对于一个大型活动来说是有些罕见的,所以它也是珍贵的。

价值属于少数派

在绝大多数音乐机构、活动主办方着急忙慌地用尽一切最快速的办法实现(虽然实现的寥寥无几,但趋之若鹜者依然甚众)所谓(音乐)产品变现的时候,简单生活节给他们举出了一个成功的反例,不疾不徐稳扎稳打,对细节和品质的把握注入更多心思,反而成绩斐然。

显而易见,简单生活节的主办方,其行业布局和商业远见是建立在另辟蹊径的人文关怀下的,这样的文化价值已经远远超越市场上的其他同类型品牌经营策略。他们相信,铸造文化经典与商业利益不相悖,口碑品质与文化价值并驾齐驱,市场的接受度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狭隘,打开想象力的人,去创造有温度的品牌,这个力量的爆发,将无比巨大与悠长。

“简单生活节”,它不简单,且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