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Drake——《Scorpion》:一地鸭毛的2018年

By:Billboard China 2018年12月21日

12月初,Billboard发布了2018年底榜单,说唱歌手“公鸭”Drake占据了“年度Hot 100单曲”“年度最佳艺人”和“年度最热R&B/Hip Hop歌曲”三个榜单的首位。在他可以角逐的4个榜单中,仅仅在年度“billboard 200专辑榜”上略逊于Taylor Swift的《Reputation》专辑名列第二。尽管Taylor Swift、Cardi B、Maroon 5和Ariana Grande今年在Billboard的榜单上的表现都可圈可点,但如果2018要用一个人的名字来命名的话,那只能是“Drake年”。

△Drake年

 

自1月20日发布了EP《Scary Hours(恐怖时刻)》并在2月3日凭借《God’s Plan(神的安排)》拿下Hot 100冠军单曲以来,Drake在2018年可谓无人可挡。他推出了长达25首歌曲的第五张录音室专辑《Scorpion(蝎子)》,并凭借这张专辑取得了《God’s Plan(神的安排)》、《Nice For What(凭啥那么好)》《In My Feelings(来感觉了)》3首亮闪闪的Hot 100冠单。但更神的是Drake这三首歌在2018年总计在Hot 100冠军的位置上活活呆了29周。

朋友们,29周是什么概念?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啊!一年总共才52周啊!也就是说今年有一大半的时间,Drake都霸着Hot 100的榜首不撒手。这个成绩也正式让他打破了由Usher保持了14年之久的28周记录,成为在单年内取得了最多Hot 100冠军周数的艺人。

虽然2010年Drake出道时就已经一跃成为美国说唱界最炙手可热的新星,但他在今年之前一共也“仅仅”拿下过3次Hot 100冠军单曲。而在2018年能够将这一记录一举翻倍,可以说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下的一个现象。

先要说到的是1月发布的这张新EP《Scary Hours》,这张唱片之前,Drake已经有8个月没有发布新歌了。这就为这张EP里的两首歌营造出了足够的饥饿效应。2018年1月1日,在纽约市的跨年演唱会上,Drake突然与另一位饶舌歌手 Trippie Redd一起演唱了新歌《God's Plan》。这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实际上在2017年9月的时候,制作人Cardo就用Fruity Loops做完了这首歌的Beat并交给了Drake。而Drake从一大堆Beat里面一眼相中了这一首,作为2018年的开年制作和第五张专辑的首波主打。

△《Scary Hours》EP官方封面

 

1月19日EP发布之后的第一天,《God's Plan》在Apple Music上被播放了1400万次,在Spotify上被播放了430万次,同时打破了这两个平台的单曲首日播放量记录。在2018年的算法下,这么大的流量很显然会对歌曲在Hot 100上的表现大有影响。仅仅两周后,《God's Plan》就空降Hot 100榜首,成为了Drake的第4支Hot 100冠军单曲。这一冠足足冠了11周,更夸张的是,11周后将《God's Plan》挤下首位的,还是Drake自己的《Nice For What》。

在年初的EP大获成功之后,Drake于今年4月16日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发表了新专辑即将发布的消息,6月时又补充了具体发售日期将会在6月29日。在发售前,Drake的团队租下了许多广告牌放出“A Side B Side”这样的内容,暗示这将是Drake的第一张双专辑。并且随后放出消息说A Side将以饶舌歌曲为主,而B Side则更偏向R&B。

△美国一些公路旁宣传Drake新专辑的广告牌

 

众所周知,Drake从刚刚出道开始就因为在歌曲中加入太多旋律而被认为不是一个纯粹的 Rapper。在流行音乐圈这当然算不得什么缺点,甚至旋律多,节奏lay back多也恰恰和Drake的公鸭嗓一起塑造了他的独特风格。但对于美国说唱圈一众怼天怼地的OG们来说,Drake这么一个十分非典型、更要命的是还特别红的Rapper自然就成了不忿的对象。

5月25日,和Drake素来不睦的著名饶舌音乐人Pusha T发布了自己的新专辑《DAYTONA》(名字来源于一款劳力士手表)并在其中的《Infrared(红外线)》一曲中对Drake展开攻击。他表示Drake的走红就如同Donald Trump当选总统一样荒谬,并直指Drake的歌词是有人代写的而Drake本人是一个迎合主流的跳梁小丑。

△Pusha T《DAYTONA》专辑封面,是由制作人Kanye West花费85000美元购买的一张天后Whitney Houston浴室的照片

 

令人惊讶的是Drake对这件事情的反应之迅速。仅仅在24小时之内他就录制了一首名叫《Duppy Freestyle(恶鬼即兴)》的Diss Track怼了回去。在歌词中他提到Pusha本身的歌词创作也得到了他背后的说唱大佬Kanye West的帮助,并且进一步指出Kanye West也曾找Drake写过歌词。并在结尾非常傲娇地宣称“我会跟你们厂牌要发票的因为我的Diss会让你的专辑多卖20万张。”此后他甚至还真的给Pusha的厂牌打了10万美元并索要了发票。

可以说Pusha和Drake的这一回合打得确实挺精彩,这个越养越大的Beef确实引起了吃瓜(或者说吃牛肉)群众的极大兴趣。然鹅,更大的料还在后面。4天后的5月30日,Pusha T发布了他的第二轮Diss Track,名叫《The Story of Adidon》。这首歌曲可以说比之前的《Infrared》凶狠得多。不仅使出了一些常规攻击比如“你得那么多奖但你的灵魂已经死了”,还进一步抛出了更多猛料:一是Drake即将离开此前合作的Nike,与Adidas展开合作;二是Drake和一位艺名Sophie Brussaux的前成人影星有一个名叫Adonis的私生子。

很快,网友在Sophie Brussaux的推特上证实了这一消息。她晒出了自己的“Baby Shower”派对照片,而照片里的蛋糕上明明白白写着孩子名字“Adonis”。这段时间她在Pornhub上的搜索率也骤然爆表。

《The Story of Adidon》不仅歌词里面一锤一锤砸得又重又实,音乐和封面也做足了文章。首先是歌曲的Beat和名字都取自Jay-Z讨论肤色问题的歌曲《The Story of O.J.(辛普森的故事)》,而单曲的封面更是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一张2007年Drake拍摄的将脸涂黑做鬼脸的照片。意指父亲是黑人母亲是犹太人的Drake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黑人,也并不真的尊重黑人。

△《The Story of Adidon》单曲封面

 

被一通重拳的Drake没有再发行Diss Track,在不少围观群众的眼中,这场Beef里Pusha已经取得了完胜。虽然也有传言说Drake已经录好了回怼的歌,只是被调停的J Prince压了下去。

但嘴上的输赢并不是全部,Drake长期以来积累的粉丝群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交锋,反而积累了强大的凝聚力,他们突然像韩流粉丝一样产生了“哥哥的花路由我来守护”这样的意识。这一点在6月29日《Scorpion》发布的时体现得尤为明显。专辑上线第一天,就在Spotify上被播放了1.3亿次,超过Spotify此前的单日播放纪录近5000万次。同日,专辑还以1.7亿次播放打破了Apple Music的单日播放数记录。专辑上线一周内,就在美国总计卖出了超过73万份,正如一篇乐评中所说:“这是一张还没推出就已经白金了的专辑。”

△未发先火的《Scorpion》

 

确实,作为Drake暌违两年的正式录音室专辑,又在发布前发生了这么一档子奇事。这张专辑在商业上的成功确实是很好预见。同时Drake也没有放弃在这张专辑里面对一些负面的言论进行反击。首先是Drake在专辑文案中列举了13条对于他的批判例如“Drake的歌里演唱太多”“Drake都不自己写歌”“Drake是个演员”“Drake不是出身底层”“Drake是个流行歌手”等等,并报以“行了行了,我们知道了”的不屑回应。

 

此外,他还在《Emotionless(无情)》里面坦诚地承认了自己有私生子这件事情,并给出了“I wasn’t my hiding my kid from the world, I was hiding the world from mykid(我没有隐瞒我的孩子,我只是不想这世界伤害他)”这样充满保护感的温暖解释。

《Scorpion》这张专辑中还有一些其他的有趣的部分。例如来自Mariah Carey和Michael Jackson的人声采样。当然,这张专辑中最受欢迎的除了《God's Plan》,还要数两首Bounce风格的单曲《Nice For What》和《In My Feelings》。

《Nice For What》的歌词体现了对女性价值的尊重和鼓励,倡导女性不要为男性苦恼也不要讨好,而是用自己的努力去得到一切。而它的MV也请到了一众各种肤色的模特和舞者来展现女性所能绽放的美丽和力量。这令这首歌得到了极大的关注和赞赏。当《God's Plan》被评论为“是首好歌但Drake已经做过这种歌好几百遍”时,《Nice For What》却被认为是“依靠出色的声音表现从歌手的所有作品中脱颖而出。”这令Drake得以从4月21日开始继续霸榜8周。

《Nice For What》的热度还未散去,专辑内的另一首热单《In My Feelings》又开始升温。这又是一首人民群众最为喜闻乐见的,有关前任的歌曲。在这首歌里,Drake提到了自己的初恋女友 Keshia Chanté(Kiki)和2016年短暂约会过的拉丁天后 Jennifer Lopez(Jenny)。以及参与了这首歌的演唱的女子组合City Girls中的两位成员的名字。(但没有提到Rihanna)。这首歌在7月21日登上Hot 100的榜首后,又再度盘踞了10周之久。

由于《In My Feelings》的Bounce风格非常适合跳舞,它还在美国的社交网络上引起了一阵风波。歌曲发布后,美国的喜剧演员、Ins网红Shiggy 发布了一则自己在马路边伴着《In My Feelings》跳着颇具喜感的舞蹈的视频。

虽然Shiggy发布的舞蹈视频是用固定的摄像头拍摄的,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美国那些作死的年轻人把这种行为发展成了一个叫做“KikiChallenge”的危险挑战。原本用固定机位拍摄的手法最终演变成了一种在缓速行驶中,突然打开车门跳下车,在车道上跟随《In My Feelings》旋律跳舞”的挑战。

这种危险的挑战风速席卷欧美,连带着国内抖音上的疯子们也疯狂跟进。但这种挑战实在太过危险了,有不少人在拍视频时直接被车撞飞,简直成了“为什么国外人口少”系列的又一大素材来源。这甚至引起了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的注意,他们不得不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公告提醒大家不要在开车时离开车子,这非常危险,甚至会致死。

2018年的Drake不仅在榜单上一马平川,还牢牢地占据着人们话题的中心,甚至因为自己的音乐引发了社会现象。“Drake年”可谓实至名归。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Scorpion》在2018年的成功某种程度上受到了前些年积累的人气和长时间未发布专辑的饥饿效应所带来的帮助。它本身的口碑其实并不如《Views》等前几张专辑来得好。Drake在Hook中出产悦耳旋律的能力也有所下降。究竟2018年之后的公鸭老师会继续振翅高飞还是说今年就是它的巅峰了呢?让我们在2019年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