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Bee Gees——《Saturday Night Fever》一专4冠单的史上最强原声带

By:Billboard China 2018年12月21日

在上周我们讨论Katy Perry时,我们提到她凭借着三专《Teenage Dream》斩获了一专5冠单的神奇记录,并稍微盘点了一下那些历史上在一张专辑里产生超过4首Billboard Hot 100冠军单曲的神奇专辑。

但当我们再次审视这个清单时,就会发现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在一众大牌明星的个人专辑中,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我们可以看到——史上最早达成“一专4冠单”成就的唱片,竟然不是一张以歌星为主轴的专辑,而是1977年的电影《Saturday Night Fever(周末夜狂热)》的电影原声带。而主要创作了这张原声带中的诸多神曲的,就是“在中国最冷门的殿堂级乐队”——Bee Gees三兄弟。这支乐队出生于英国,辗转英、澳、美,并最终引领了世界范围内的disco狂潮。

△《Saturday Night Fever》原声带封面

1955年,家住曼彻斯特的Gibb家三个兄弟组成了一支乐队。1958年,兄弟三人随父母举家移民澳大利亚,并在1960年被布里斯班电台的DJ比尔盖茨(对,和那个比尔盖茨同名)发掘,并以乐队主唱,大哥Barry Gibb的名字首字母将乐队命名为Bee Gees。他们用自己的歌曲上了一些广播和电视节目,获得了澳大利亚本土明星Col Joye的赏识。1963年,Col帮他们和雷顿唱片签下了一纸三年9首歌的合约。

Bee Gees从此在澳洲混得风生水起。1967年,他们凭借《SpicksAnd Specks(点点滴滴)》拿下了澳大利亚冠军单曲。在澳洲的成功让他们萌生了杀回英国本土的念头。当时英国乐队正值黄金时期,披头士、滚石、Troggs和Kinks等诸多乐队激战正酣。但Bee Gees毫不胆怯地回去了。第一张专辑《Bee Gees 1st》就同时进入了英美排行榜的前十。

1968年,在英国成功跻身一线的Bee Gees带着他们的第二张专辑《Horizontal(地平线)》第一次来到美国大陆巡演,洛杉矶警察局给予了他们不输于The Beatles的警备力量来确保演出的安全。从此,Bee Gees也乘着“英伦入侵”的春风一举奠定了自己在美国乐坛的地位。

事实上,在1977年制作《Saturday Night Fever》原声带之前,Bee Gees早就已经有过其他电影原声带的制作经验了。1971年的英国电影《Melody(两小无猜)》中,就收录了多首Bee Gees的歌曲作为插曲。尤其是其中的《First of May(5月1日)》的歌词描述了年少时情窦初开的美好和时过境迁的感叹。当电影中,男孩在音乐里牵起女孩的手展开他们的“私奔”时,许多观众都不禁落泪。这首歌感染了当时英联邦区域的许多观众的心,其中就包括后来的香港“歌神”张学友。他在2004年的《活出生命》演唱会中翻唱了这首歌。

△张学友在2004《活出生命》演唱会中翻唱Bee Gees的《First of May》

如果说Bee Gees早期的音乐和60年代英国那些甜美的民谣摇滚风格男孩乐队还没有拉开差别的话,那么60年代末期开始在美国发展之后,Bee Gees的音乐风格产生了激烈的改变。在美国接触到的黑人R&B音乐令Bee Gees如痴如醉。他们将R&B音乐,尤其是Funk音乐的元素充分地融入到了自己的作品中。到了70年代中后期,Bee Gees的音乐已经比一开始的风格更加快速,动感,使用大量假声来演唱并且融入更多合成器音色。这种“白人R&B”也就越来越贴近我们概念中的“Disco”风格,这为Bee Gees制作《Saturday Night Fever》原声带做好了准备。

但事实上,《SNF》电影的制作方一开始并不打算找Bee Gees的歌来做配乐。根据《SNF》DVD中的评论音轨介绍,电影的制片人原本是想要用美国歌手Boz Scaggs的《Lowdown(内幕)》等一系列歌曲来构建这部以舞厅生活为题材的电影的,他们甚至都根据这些歌曲设计了影片男女主角Tony和Annette的一部分舞蹈动作乃至开始排练了。但片方的计划却被歌曲的版权方哥伦比亚唱片浇了一头冷水。由于自己也想出品一部Disco题材的电影,哥伦比亚公司拒绝了将这些歌曲授权给派拉蒙以制作《SNF》。但哥伦比亚的那部电影最终黄掉了。考虑到《SNF》电影爆红后原声带的恐怖销量,哥伦比亚可算是结结实实地错过了一个亿。

△因为版权方的小算盘而错过一个亿的《Lowdown》

影片的配乐担纲David Shire不得不依照已经设计好的舞步尝试着重新写歌,但效果也不是太好,他写的歌曲最终也没有在电影里出现。随着时间一再拖延,电影都已经基本拍完了。男主角John Travolta后来回忆说:“我们直到拍摄完其实都还没跟Bee Gees牵上线呢,拍摄的时候我们都是听着Stevie Wonder和Boz Scaggs的歌儿在跳舞。”而这些歌没有办法在实际的播映中被使用。制片方简直愁得没着没落。

△《Saturday Night Fever》的排练情景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影片的制片人Robert Stigwood,同时竟然也是Bee Gees的经纪人。他一拍脑袋,“这不现成就有人可以救这个急吗?”于是当机立断打电话给Bee Gees,委任他们来为电影创作这些重要的插曲。主唱之一的Robin Gibb后来这样回忆当时的情境:

“我们当时正在法国北部录制我们的新专辑呢,都已经写好录好几首歌了。这时候Stigwood突然从洛杉矶打电话过来说‘我们正在美国这儿搞一个小电影儿叫周末夜狂热,你们手上有什么好歌儿没有?’我们就说不行,我们没有任何时间可以坐下来给一个电影写歌。我们都不知道那电影讲的啥。”

但最终在经纪人的威逼利诱下,三兄弟还是把这个活儿接了下来。他们在法国的录音棚里面连轴转了一整个周末,创作了一系列歌曲。Barry Gibb回忆说:“当Stigwood和影片的音乐总监Bill Oakes来到法国并且听了这些歌曲时,他们表现得非常激动,和我们说这些歌超棒的。但我们根本对这个电影一点儿概念都没有,这些歌都是照着他们给寄来的几张大纲摸索着写的。”

这些歌曲就包括了《Staying Alive(保持生机)》《Night Fever(夜狂热)》和《If I Can't Have You(如果我不能拥有你)》。他们的共同点是——后来都成为了Hot 100冠军单曲。也就是说Bee Gees这乐队……一个周末写了3首冠军单曲。

这些歌曲的录制过程也非常仓促,甚至由于鼓手没有档期,《Staying Alive》里的鼓点是由录音师Karl从《Night Fever》里面剪了一段母带下来,通过多次复制,用胶水把磁带粘起来然后重新混缩而成的。这在如今的数码时代可能没有那么费劲了,但在一切都要用磁带来操作的1977年,工程量还是相当吓人的。

△2018年电影《Ready Player One(头号玩家)》中男女主角伴着《Staying Alive》起舞

就是这样一张仓促创作和制作的原声专辑,却和电影产生了巨大的化学反应。Bee Gees极具律动的音乐、雌雄莫辨的假声表现,配合上John Travolta潇洒起舞的画面,使得《SNF》和它的原声碟在1977年取得了现象级的成功。电影狂赚2亿3710万美元的票房,原本只是一个小电视剧演员的John Travolta一跃成为了全美少女的梦中情人,甚至得以在白宫和卡特总统共进午餐乃至登上时代杂志的封面。他标志性的“指东指西”的舞蹈动作甚至成为了“Disco”的代名词。

△一旦看到这个动作,大家都会明白——“这就是Disco”

作为一部音乐电影,《SNF》的热卖必然带动了它的原声带的销量。每一个想要买一张“舞曲”专辑的美国人,几乎都购买了《SNF》的原声带。这令它在Billboard 200专辑榜上连续摘下24周的冠军,并最终停留了惊人的120周。《How Deep Is Your Love》、《Staying Alive》《Night Fever》和《If I Can't Have You》也从1977年12月25日圣诞节当天开始陆续登上Hot 100的冠军席位,并在一定时间内持续带动着Bee Gees的唱片销量,令他们取得了两年6冠的辉煌战绩。

《Saturday Night Fever》这张原声带的诞生,本是源于厂商之间的互相算计,片方获取授权的失败,匆忙的创作和仓促的录制。但这毫无头绪的一切却最终成为了最好的安排,造就了这张畅销4000万张,销量冠绝古今的史上最强OST。它不仅令John Travolta星途坦荡,让Bee Gees再上高峰,甚至还定义了一种音乐风格,造就了绵延20年的舞厅文化,令无数的年轻人们在周六的夜晚,无限狂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