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Lorde——《Royals》那辆梦中的凯迪拉克开进了现实

By:Billboard China 2018年12月21日

“出道作就拿下Billboard Hot 100冠军单曲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如果在一些问答网站上出现了这样一个问题,有资格去回答它的人恐怕并不很多。除了我们之前提到的Katy Perry的《I kissed Girl》和Guns N' Roses的《Sweet Child O' Mine》之外,一个离我们更近的例子,是来自新西兰的天才少女Lorde和她的出道作《Royals(王侯)》。共惊人的是,出生于1996年的Lorde在凭借《Royals》拿下Hot 100冠军单曲时,才只有17岁。

Lorde《Royals》单曲官方封面

Lorde出生于新西兰奥克兰附近的一个小镇Takapuna,她的全名如同一串咒语一样长而拗口,叫做Ella Marija Lani Yelich-O'Connor。她的父亲是一位工程师,而母亲是一位诗人。日后Lorde的音乐风格由电子音乐和富有诗意的歌词构成,或许早已写在了她的基因里。童年时期,在母亲的鼓励下Lorde阅读了许多不同的文学作品,为她日后天马行空的词作打下了基础。

2009年,Lorde13岁时和她的朋友Louis McDonald组成了一个二重唱组合Ella & Louis。她们参加了一个校际才艺比赛并且赢得了冠军。这为她们赢得了参加新西兰国家电台“Jim Mora午后秀”节目的机会。Louis的爸爸录下了他们在节目中唱歌的实况,并且和她们其他的几首Demo一起寄给了环球音乐的一位A&R  Scott Maclachlan。之前正好去看过Lorde的才艺比赛的Scott早就发现了Lorde声音中的特质和潜力,并没有多做犹豫就签下了她。

2011年,环球音乐开始为Lorde聘请声乐老师来提升她的唱功,一整年里,15岁的Lorde都要每周上两次声乐课。同时她也开始学习写歌,并在当年11月第一次在舞台上演唱了自己写的歌曲。12月,公司又给她安排了制作人Joel Little来指导她的创作。在Joel的引导下,Lorde很快地开发了自己的音乐才能,两人在3周之内完成了5首歌,攒出了自己的第一张EP《The Love Club(爱情俱乐部)》。

15岁的Lorde在德文波特的维多利亚剧院首次演出了自己创作的歌曲

首张EP的五首歌竖立起了Lorde强烈而特殊的个人风格——含有Trap特点的电子节奏,不是非常快的速度,超越年龄局限成熟却富有诗意光芒的歌词,阴郁的旋律气质,以及大量和声运用所带来的庄严感。Lorde的音乐富有创意和神秘感,具有所有Indie Pop歌手得以成功的要素。而她首张EP中最能代表“Lorde风格”的集大成者,就是《Royals》

《Royals》的歌词中列举了流行歌曲中常常出现的诸多奢靡拜金的意象,例如金牙、美酒、华丽的衣服和私人飞机等。但她同时从一个年轻人的角度表达了对于这些成人世界俗套的不屑。在她自己的世界里,她对这一切满不在乎,坦然地接受自己的贫穷,并自由地支配着属于自己的世界。相比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或是“彼可取而代之”那种在框架中取代强者的野心,《Royals》表达出了对于这种世俗框架的解构,显出了“粪土当年万户侯”的超然和自由。

这首歌词是2012年7月的时候Lorde在自己的家中用了不到半小时写就的。当时她看到了一张刊登在1976年七月号《国家地理》杂志上的照片:“堪萨斯皇家(Royals)”棒球队的球员George Brett在棒球上签名,他球衣上大大的“Royals”字样映入了Lorde的眼帘。在2013年9月VH1电视台的一次采访中,Lorde回忆道:“我当时正在想写一个关于流行歌曲里那些奢华符号的歌曲,然后我在那张照片上看见了‘Royals’这个词,这就是我要找的词儿,特别酷。”

身着堪萨斯皇家队队服的George Brett

“我一向能从那些其他人觉得很平常的东西里面挑出乐子来。那段时间我听了好多Hip-Hop音乐,我听着那些人在歌里面炫富,然后开始意识到在他们的世界里面,你要是想让人觉得你很酷,那就得开特定的某些车子,然后喝某一种伏特加,戴某一种表……我就想,我真心一辈子都没见过那种表也没开过那种车啊,这时候我就想到了我12岁的时候在别人的日记里面读到过的一句话‘我在梦里开着凯迪拉克’,觉得特别合适,我就写下来了。那些歌听多了以后我就觉得,是啊那样的生活是很阔气,但也很蠢吧。我根本就不拥有这些东西,我连打车都打不起,我要是也在歌词里写这些,那实在是太虚伪了。”Lorde说。

在2012年底和Joel一起写曲子的时候,Lorde听了很多的说唱音乐和“打雷姐”Lana Del Rey的歌曲。最终做出了这样一首节奏坚定,空间感广阔,但同时又充满着“打雷姐”式的阴郁气质的歌曲。

2012年11月22日,Lorde把做好的《Royals》和其他的几首歌的音轨放到了流媒体平台“Sound Cloud”上供人免费听。因为她觉得她这个年纪的听众即使想买这张EP,可能也没有信用卡,没办法在线支付。这首歌放出后,很快在新西兰的社交媒体上大量传播,12月时就在新西兰的电台里开始被播放了。这首歌成了新西兰2012年度的网络神曲。下载量暴涨之后,环球唱片最终决定从“Sound Cloud”上删掉了这首歌,并重新推出付费版本。

2013年3月8日,《Royals》开始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网络音乐平台上开始贩售。这时候,环球音乐在美国的子厂牌“岩浆唱片”的老板Jason Flom听到了这首歌曲,当即拍腿叫好,他火速和Lorde签下合同并且开始在美国推广《Royals》

Jason Flom和Lorde

Flom在一次接受Billboard采访时表示“我签下Lorde之后,立刻发了一封邮件给iTunes的所有大佬们。我告诉他们我找回了我签下Tori Amos时的那种兴奋。”Flom相信Lorde会像当年的Tori Amos一样为美国流行音乐带来冲击。他在3月19日就安排《Royals》在美国各大线上音乐平台上线。

Tori Amos

期初《Royals》在美国没有能得到很好的曝光,但Flom想到了一个非常棒的营销方案,就是在4月2日的时候,将《Royals》加入了Napster播放器和Facebook的创始人——将音乐带入流媒体时代的重要推手Sean Parker的Spotify歌单儿上。Sean的一众拥趸立刻发现了这首好听的新歌,并很快将这首歌顶上了Spotify的“飙升榜”。到了2013年5月,《Royals》在这个榜单上登顶,正式成为美国最火的网络歌曲。它的影响力也开始逐渐波及到线下的世界。

Sean Parker和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urg以及说唱歌手Snoop Dog在一起。作为网络流媒体音乐的奠基人,他在互联网界和音乐界都有很强的影响力

5月《Royals》的MV上线,Lorde的几个同学Robbie、Callum、Hadley和Abraham演出了这支非常丧的MV。在赫芬顿邮报的采访中Lorde提到:“我们在MV里面呈现了青春期平凡而无聊的生活。它好像是你生命中那个‘等待期’一样,你不能去酒吧,也不能开车,但这种生活自成一体。”这支MV和歌曲一起切中了美国年轻人那种在丧和狂之间徘徊,同时卑微而又伟大的精神气质,进一步扩大了《Royals》的销量。

经过长达半年的发酵,《Royals》最终在2013年10月12日登上了Billboard Hot 100的榜首并盘踞了9周。作为一个17岁女孩的出道之作,这首歌从奥克兰的一个小录音棚出发,在不到一年内经历了纷繁而奇妙的旅程,来到了音乐商业的顶峰。这样的故事恐怕连编剧都不敢编,却这样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就这样迎来了爆红的Lorde开始接受到各种各样的演出邀请,但她在台上却完全没有一个青少年的青涩和紧张,她的舞台风格自成一派,好像比约克那样市场陷入自己的世界,并衍生出神秘、怪异的舞台姿态。被歌迷戏称为“作法”,并衍生出“一个17岁的少女长着一张27岁的脸用37岁的声音唱着47岁人能听懂的歌,并跳着57岁巫婆的舞”的调侃。

这个突然闯入歌坛的新西兰女孩保持了一个青少年的直率和强烈的表达欲。她时常在采访中评论别的歌手的音乐和生活作风,其中不乏言语辛辣的时候。不少大明星例如Miley Syrus,Selena Gomez,Britney Spears,Amy Winehouse和Justin Bieber等都曾被她发表过评论。这种想说就说的耿直令Lorde被冠上了“著名娱评人”的外号。虽然一些明星的粉丝对于她的评论感到冒犯并在社交媒体上给她施加了不少压力,但事实上不少娱乐圈的前辈们反而欣赏她这种率真,David Bowie、John Mayer等就都曾公开称赞Lorde做的音乐是代表着未来的。甚至被Lorde怼过的Selena Gomez都曾表示:“她好像不是很喜欢我,但我觉得她在做着伟大的音乐。”

网友做了这样一张图来调侃Lorde奇异的台风和喜欢发表评论的性格

无论如何,Lorde凭借着出众的才华在美国乐坛站稳了脚跟,她为《饥饿游戏3》制作的主题歌也获得了极大的好评。2017年,Lorde发布了同样口碑极佳的二专《Melodrama(情景剧)》。她的独特嗓音和对于节奏的灿烂想象力给英语流行音乐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

2018年,凯迪拉克在新款XT5的广告中使用了《Royals》作为配乐。那辆梦中的凯迪拉克终于开进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