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知否知否》——这首中国OST歌手的G2峰会,道出了“贴片”的苦乐

By:Billboard China 2019年07月08日

“贴片”这两个字,在中国的流行音乐行业中可谓是最重要的词汇之一。这个表示歌曲被选用插入到影视剧中的短语,在每一个歌手和经纪听来都清脆美妙,它目前仍是一首歌曲想要走红极重要的渠道——它会在数周到数月的时间段里反复在大众传媒上出现,从80年代《上海滩》到如今,影视剧始终具备强制观众反复聆听一首歌并爱上它的功能。而对于一首歌曲来说,若是能贴上年度最受欢迎的电视剧,那么基本上就离火遍全国不远了。

2019年迄今由于影视市场的严重紧缩,年初独领风骚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基本上坐稳今年的剧王宝座。而作为年度神剧,其主题曲《知否知否》也成为了今年以来中国认知度最高的歌曲之一。

近年来,中国影视音乐的发展轨迹和韩国有些相似,出现了一些类似LYN、白智英、成时京等在OST演唱上非常强势的歌手。他们往往以极强的抒情歌演唱能力受到影视剧的青睐,尽管影视抒情歌曲可能并不是这些歌手的唯一属性,甚至和他们个人作品的风格有着较大的差异,但他们演唱的影视主题歌往往会比个人专辑作品更加著名。这样的歌手有时会被冠以“OST”歌手这个涵义复杂的称谓。

连唱《来自星星的你》和《太阳的后裔》两部OST的LYN

而作为一部年度剧目的主题曲,《知否知否》由立于中国男女OST歌手顶峰的两位演唱者——胡夏和郁可唯合作完成,这个演唱阵容堪称中国的OST峰会。

胡夏凭借清澈温柔的嗓音夺得2010年“超级星光大道”总冠军出道后,很快就遇上了自己的第一首代表作——2011年热门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主题歌《那些年》。这令他自此成为了OST歌手的头部人物。在配唱了《同桌的你》、《左耳》等热门电影后,2018年,胡夏又为《延禧攻略》献上了片尾曲《红墙叹》,这首歌尽管热度不如陆虎的《雪落下的声音》,但也认证了胡夏在OST领域的地位,他热度最高的作品几乎都是OST作品。

而郁可唯作为2009年快乐女声选手中最具唱功的一员,在出道后的第一首代表作也是偶像剧《犀利人妻》的插曲《指望》。而2013年,《小时代》的宣传曲《时间煮雨》更是为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自此她陆续配唱了《妻子的秘密》和《古剑奇谭》等热剧,成为了“OST女王”。2016年的暑期更是出现了数个卫视播放的不同电视剧全部由郁可唯演唱OST的极端情况。实际上,郁可唯的个人专辑风格其实并不完全以抒情歌为主,甚至还有《温水》这样极富独立流行气质的作品,但相比之下,她的主题歌作品无论是从认知度还是收入占比上来说,都成为了她职业生涯的支柱。

胡夏、郁可唯的合作加上剧目的火爆,令《知否知否》迎来了可观的流量,2019年1月4日它就以第18位登上了中国音乐公告牌单曲榜。而除了剧目和歌手的加持之外,这首歌本身对于时下国风音乐的切合,古朴优雅的词曲和器乐编配,也令它具备了多品味几遍的价值。2月13日剧目迎来大结局之后,主题曲的热度却不降反升。3月29日,《知否知否》在上榜13周后取代了毛不易的《像我这样的人》,以534.04分夺下了中国音乐公告牌单曲榜的冠军。

尽管“贴片”给了影视插曲庞大的流量,但一个“贴”字也清楚地描绘了中国的影视歌曲对于剧目的依附程度。——中国的影视歌曲定制程度极高,强调歌词和剧情有所联系,有时甚至到了削弱歌曲独立存在价值的程度。一些歌手在演唱影视剧主题曲走红后,往往被这首歌曲所绑架,即使它和歌手本身的风格并不合适。相较之下,日本的歌手创作影视主题曲邀约时通常有更大的自由度,例如米津玄师的《Lemon》和《非自然死亡》的互相成就。而在欧美,由于音乐产业的规模和成熟度丝毫不亚于影视,电视剧往往都请不到一线歌手来演唱,而类似《保镖》、《一个明星的诞生》等电影,更是反过来得到了Whitney Houston和Lady Gaga等大牌歌星的赋能。

2018年以来,随着更多打歌节目和音乐榜单的出现,专属于华语音乐的信息渠道也逐渐成熟起来。如果有一天听众们不再需要依赖影视剧去认知到新歌曲,那么影视音乐对于影视的依附地位,恐怕才能开始有所变化。而目前,中国的OST歌手们在享受贴片的利好时,恐怕还需继续忍受这种不对称的合作对自身音乐路线的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