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乔治·哈里森:万物终将消逝而你不会

By:老惠 2017年03月27日

今天是乔治·哈里森(George Harrison)74岁的生日。一想到他的骨灰撒在恒河流域,仿佛我们的物理距离也不那么远了。致敬独一无二的乔治哈里森,74岁生日快乐。

如果你是披头士的乐迷,你一定会对艾比路、Hey Jude、佩珀军士和屋顶演唱会如数家珍,甚至最近还入手了一套乐高牌黄色潜水艇模型。但是你很可能并不知道乔治·哈里森长什么样儿,披头士和后披头士时代的他都做了些什么。这也难怪,他是最沉默也最神秘的披头士,他像一座孤岛,透着独有的微光。

“I'd rather be a musician than a rock star.”- George.

先来划个重点。关于乔治·哈里森,你可能不知道的事儿。

►乔治·哈里森会演奏26种乐器。除了吉他和西塔琴,他还会康加鼓、非洲鼓、小提琴、木琴、口琴和马林巴琴等。

►乔治·哈里森和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互称对方为husband-in-law

►乔治·哈里森是一个极端素食主义者。

►乔治·哈里森对园艺抱持极大热情,一生种的树超过10000棵

►乔治·哈里森是F1赛车的忠实拥趸

►乔治·哈里森于1979年创办Handmade Film并担任电影制作人长达15年,期间参与制作的电影多达27部

►2001年11月29日,乔治·哈里森在保罗麦卡特尼位于洛杉矶的家中去世,享年58岁。

►1988年乔治·哈里森以披头士乐队成员的身份入选摇滚名人堂,2004年又以个人名义再次入选

►乔治·哈里森在《滚石》杂志评选的百大吉他手中位列第11位。


“If we'd know we were going to be the Beatles, we'd have tried harder." - George. 

披头士乐队自出道以来,一直是青少年一代的摇滚启蒙。从“泡妞小调”到“迷幻经典”,从少男团体到风格鼻祖,从摇滚明星到严肃音乐家,披头士所希望达到的,显然不只是“乐队标杆”这样乏善可陈的高度。然而促成披头士乐队真正转型的那个人,既不是约翰·列侬,也不是保罗·麦卡特尼。

1965年,披头士乐队的第二部邪典电影《Help!》在印度取景。某天晚上,哈里森在拿索街头突然听到有支印度乐队正在翻唱他们的畅销单曲《一夜狂欢(A Hard Day's Night)》。也就是在那一天,他彻底爱上了西塔琴。12月,披头士在新歌《Norwegian Wood (This Bird Has Flown)》的intro里大胆启用西塔琴作为点缀。这首歌虽不是第一首东西融合的摇滚经典,却是首次融入了西塔琴音色的西方摇滚歌曲。在迷幻乐风和拉加曲调的形成和发展进程中,《Norwegian Wood》同样具备了里程碑式的意义。此后不久,印度古典乐在西方社会普及开来,滚石乐队、the Byrds和Donovan等音乐团体和个人纷纷加入到东西融合的创作中。

很显然,披头士的曲风和理念正在悄然改变。来年八月,披头士发行了第七张录音室专辑《Revolver》,这张概念专辑同时伴随着全新的披头士的到来—他们迷幻、实验、浪漫、磅礴。此前,作为主音吉他手的乔治·哈里森几乎包办了所有歌曲的吉他solo。不过自《Revolver》起,他逐渐完成了吉他手向词曲作者的转变。同年,乔治·哈里森前往印度,在著名西塔琴演奏家拉维·香卡门下系统学习西塔琴。

1967年简直是迷幻专辑发行的大年。披头士的《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地下丝绒的《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Pink Floyd的《The Piper at the Gates of Dawn》、Jimi Hendrix的《Axis: Bold as Love》、滚石乐队的《Their Satanic Majesties Request》、大门乐队的同名专辑和感恩而死乐队的同名专辑一时间占据了公众的所有视线,迷幻乐成为了主流音乐市场的主要音乐类型。乔治哈里森显然并不知道,他所开创的世代,深深地影响了嬉皮文化运动和伟大的60年代。

60年代末,欧洲和北美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社会大变革。青年一代开始奉行反消费主义并掀起了一阵反主流文化运动。精神类药品改变着他们的生活方式,追求个体自由和性自由的思潮此起彼伏。乔治哈里森的出现刚刚好,他后天习得的独特世界观完美诠释了整个六十年代的音乐和文化面貌。

乔治·哈里森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并不是普遍认为的《All Things Must Pass》三碟套装,此前他分别于1968年和1969年发行了《Wonderwall Music》和《Electronic Sound》两张专辑。前者是一张十分印度风的OST,后者是他对电子乐的一些早期尝试。《Electronic Sound》的声音架构非常特别,大量奇奇怪怪的声响实验让人感到新鲜。他的创作完全背离了流行音乐的框架,变得越来越黑暗、先锋和前卫。想到这张专辑的发表早于Kraftwerk的成立,乔治哈里森对主流创作的背叛或许是一种美德。

1971年,孟加拉独立战争的爆发造成大量难民流离失所。拉维·香卡找到乔治·哈里森寻求帮助,于是才有了后来那场著名的孟加拉慈善演唱会(The Concert for Bangladesh)。 当天在纽约麦迪逊花园广场的演出阵容包括:林戈·斯塔尔、鲍勃·迪伦、埃里克·克莱普顿、比利·普林斯顿、利昂·拉塞尔等。此次慈善义演被誉为是继伍德斯托克之后,阵容最豪华的一次现场演出。门票收入、现场专辑和纪录片的销售收入加起来,共筹得善款1200万美元。孟加拉慈善演唱会是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一场摇滚明星慈善义演,在乔治·哈里森理想主义人格的驱动下,摇滚乐第一次具备了社会功能。

乔治·哈里斯对印度的痴迷不止于音乐。他不仅皈依印度教克利须那派,还拜玛哈瑞诗·玛哈士大师为精神导师。每日静坐冥想,坚信神灵的力量。此后,乔治·哈里森把克利须那咒语融入到了自己的音乐创作中。他于1971年制作并发行了专辑《The Radha Krsna Temple 》,全专由印度教语境下的仪式音乐贯穿而成;1992年,哈里森推出了《Chant and Be Happy: The Power of Mantra Meditation 》,分享了对冥想的认知和心得。奉爱单曲《Hare Krishna Mantra》的意外走红,让人不期然而然。


"Time is a very misleading thing. All there is ever, is the now." - George. 

乔治·哈里森的父亲是名巴士司机,母亲偶尔在家里开办舞蹈教室,总的来说是个家庭主妇。哈里森虽然出身底层家庭,但轻松愉快的成长环境还是赋予了他更多的可能性。良好的家庭氛围造就了他的清醒和内敛。作为唯一没有家庭变故和童年阴影的披头士成员,他对名利的抗拒显得不合时宜。后披头士时代,哈里森是大家公认变化最大的那一个,也是单飞最成功的那一个。站在未来的时空回头望,《Here Comes the Sun》、《Something》、《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和《My Sweet Lord》的伟大,不言而喻。抛开乐迷对披头士的情意结,乔治·哈里森的创造力和影响力为这个世界留下了不可取代的标记和回忆。

2011年上映的纪录片《乔治·哈里森:活在物质世界》,用将近三个半小时的篇幅回溯了乔治哈里森的一生。披头士鼓手林戈·斯塔尔在片尾这样回忆道:“我最后一次去瑞士探望乔治的时候他已经病得很重了,只能卧床休息。我告诉他因为女儿得了脑瘤需要手术,这之后我要去趟波士顿。乔治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他长叹口气:“对,这就是乔治非凡的一面。”话毕,林戈不觉潸然泪下……

活在物质世界,摆脱物质世界。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