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没有他,日本音乐你也许只能听到J-Pop

By:马加 2017年03月02日

文|马加

昨天凌晨,被一则消息惊到:Hideo Ikeezumi(生悦住英夫)(1949-2017)去世了。对很多人而言,这还是个陌生的名字。该如何形容Hideo Ikeezumi?一个矫情的说法,他是日本前卫音乐的伯乐;再矫情些,他是把日本前卫音乐推向世界的幕后推手。这些年受到国内前卫乐迷热捧的阿部薰、酸母寺、三上宽、友川等人的作品,都在Hideo Ikeezumi的P.S.F厂牌发行过。但Hideo Ikeezumi做的,还远不止这些。

Hideo Ikeezumi和他的音乐事业得追溯到1970年。那时,Hideo Ikeezumi跟现在的你我或者曾经的你我一样,对音乐和唱片有着浓厚的兴趣。他在东京一家连锁唱片店做兼职唱片买手,负责订货。但是商业和艺术上的抵牾让他越来越没法继续下去。他不喜欢那些流行的大路货,于是订了很多偏门唱片。总部考察销售情况的时候,发现这些偏门货都没人买。1980年9月,不称职的唱片买手Ikeezumi开了一家名叫“Modern Music”的唱片店,自己当起了老板。在唱片店的经营中,他购买了大量独立发行的本土唱片。与此同时,他又发现了另一个无奈的事实:主流唱片公司跟他的前东家一样,对于扩大这些小众唱片的出版发行,没有丝毫兴趣。

那么Hideo Ikeezumi到底喜欢的是什么呢?答案是:美国60年代中后期的迷幻摇滚!他的店里摆放着大量的迷幻唱片,顾客们通过他的店,了解了这些音乐。而他通过自己的店,结识到了众多的日本乐队与音乐人:重型迷幻乐队High Rise、迷幻噪音乐队White Heaven、前卫吉他手Munehiro Narita(成田宗弘)、津轻三味线艺术家Michihiro Sato(佐藤通弘)以及日本实验巨匠灰野敬二等。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Hideo Ikeezumi的角色从售卖者转向了出版者。一开始,他制作了300张High Rise的唱片《HighRise 1st》放在店里卖,紧接着又做了500张《HighRise 2nd》。他将自己的厂牌命名为P.S.F,名称来自High Rise 1985年发行的唱片《Psychedelic Speed Freaks》的首字母缩写。 

美国人Brian Turner收藏的P.S.F.唱片

在P.S.F厂牌下,他出版了大量日本迷幻乐队的唱片,包括High Rise、White Heaven、Keiji Haino、 Fushitsusha、Ghost、Musica Transonic、Acid Mothers Temple(酸母寺)等;大量自由爵士和即兴音乐,分别来自音乐人Motoharu Yoshizawa(吉沢元治)、 Masayuki Takayanagi (高柳昌行)、Kaoru Abe(阿部薰);民谣歌手友川、三上宽;以及Harry Bertoia、Charles Gayle、AMM等大批海外音乐家的日本现场……在Hideo Ikeezumi的推动下,日本的地下音乐已经在国际上起步了。

这几年,P.S.F最重要的新闻有三则:一是在2014年,迫于经营成本上升和市场不景气的压力,他将实体店关张,仅存网店经营;另一则是2016年初的好消息——继2014年的合作之后,洛杉矶唱片厂商Black Editions宣布了与P.S.F的进一步合作。Black Editions将以最优质的音源,出版一大批已经绝版的P.S.F黑胶,其中多数是首次以黑胶形式出版。最后一则,就是开头提到的那个噩耗:Hideo Ikeezumi于今年2月27日因胃癌辞世。

中国噪音艺术家李剑鸿曾出现在P.S.F出版的G-Modern杂志封面上

要深入了解一个厂牌,聆听唱片是必不可少的一课。下面推介几张P.S.F.出版的唱片,或许对你有一定的帮助。

P.S.F厂牌代表作推荐:

P.S.F.D-80

AMM / From a Strange Place

AMM在先锋音乐阵营中,绝对是个异类。他们从早年5人的编制,经过多次演变,直到现在的钢琴、吉他、鼓的三重奏。这张唱片就是这个三重奏的日本现场。整个现场只有一首长达60多分钟的曲目。吉他手Keith Rowe几乎没有“弹”琴,而更多地是去刮擦、拉拽琴弦,甚至用木槌来敲击琴弦;John Tilbury的钢琴一直在跳跃地演奏;Eddie Prevost的鼓击时而微弱,时而像混沌的滚雷。另一个乐器是晶体管收音机,里面断断续续地播放着爵士人声与广播录音。

P.S.F.D-158

Kaoru Abe / Winter 1972

29岁死于药物过量的萨克斯手Kaoru Abe,在P.S.F、DIW等多个厂牌都出版过唱片。同整个P.S.F爵士系列一样,这张封面也是灰白怀旧的。热血沸腾的70年代,在学生运动与药物文化交织下,日本萌生了一批不满现状的理想青年,他们用新的音乐形式对爵士乐进行了革新。在这张唱片中,每个小节都散发着歇斯底里的气息。战栗、恐惧和绝望是唱片的主基调。他吹奏的那些长音,在音调的切换上十分突然,急促中散发着不安的感觉。但他的音色永远是恢弘大气的,向死而生的冥思从他的萨克斯中发散出来。

P.S.F.D-18

Lost Aaraaf / Lost Aaraaf

1971年,日本传奇音乐人灰野敬二的第一个组合Lost Aaraaf 出版了这张现场录音,P.S.F 唱片在1991年将它发掘整理后以CD形式发行。这张唱片可以算是关于灰野敬二音乐生涯的最早历史录音。灰野这时期的嗓音还是以暴戾的哀号为主。从配器与演奏上看,这张专辑明显受到了美国自由爵士浪潮的影响,尤其第2首歌略带爵士味道的唱腔。时年19岁的他正处于青春期,嗓音哀怨忧伤,与我们所熟知的他那充满虚无的嗓音有明显不同。萨克斯急促粗砺的质感来自于Albert Ayler 的熏陶,而里面跳跃性指法演奏的钢琴明显是受到Cecil Taylor的影响。对于那些喜欢灰野独奏以及他的各种不同组合的乐迷来说,这张专集是一个聆听的起点。

 

P.S.F.D-8020

Keiji Haino / Uchu ni Karamitsuiteru Waga Itami

2005年,广州现代音乐节的现场上,人们惊讶地发现白发黑衣的灰野在演出时不再玩吉他,而用几个效果器接上电子装置,通过双手在空中挥舞来控制这些硬件。早在这场演出之前,他就已经出版了这张名为《Uchu Ni Karamitsuiteru》的专集,唱片的标题来源于日语,意思是“纠缠在宇宙中,我痛”。灰野使用了一种名为Theremin的硬件设备(是一种通过振动感应来发声的声音装置),这张专集是灰野第一张完全采用电子设备来创作演奏的专集。里面制造的噪音以持续的低频波动为主,太空味道在唱片中弥漫扩散。

P.S.F.D-2

High Rise / 2nd

这张唱片就是前文中提到的那张当年仅出版了500张的作品。现在这张唱片已经不难购得,它在PSF再版后还有两曲加歌,而且Squealer厂牌已经将它发行到了海外。它上来就是大段大段的吉他Solo,直接而原始,哇音吉他的酸性味道与南条麻人混浊如闷雷般的贝司(尤其Cotton Top这首作品的前奏,它代表了典型的南条麻人贝司音色)呈现出强悍的暴力色彩,这种暴力色彩不是来自与声音的扭曲与刺激,而是如同岩浆溶流的翻腾所挟持而来的强大能量。

 

篇幅所限,除上文提到的唱片外,笔者从个人角度再列出十张推荐唱片。供聆听者参考:

P.S.F.D- 3/4 Fushitsusha Live

P.S.F.D- 9 Ghost (同名专集)

P.S.F.D-12 V.A. Tokyo Flashback

P.S.F.D- 27 White Heaven Strange Bedfellow

P.S.F.D-41 Masayuki Takayanagi   New Direction Call in question

P.S.F.D-61 Musica Transonic 1st

P.S.F.D-72 Kan Mikami Dune 963

P.S.F.D-93 Acid Mothers Temple & The Melting Paraiso U.F.O. (同名专集)

P.S.F.D-109 Toho Sara Mei Jo Tan Sho

P.S.F.D-8006 Aihiyo (Keiji Haino) 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