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盘点:最可能夺得2017格莱美的那些名字

By:Billboard China 2016年12月29日

文|Billboard

译|蘑菇、停云

 

2017格莱美的两个关键词:Adele和Beyoncé。在收视率不断下降的今天,那些可以形成病毒传播的瞬间,决定了一个颁奖礼的影响力。而这两大Diva携手出现在2月12日的现场,或许会是对CBS和颁奖礼制作人的绝佳回答(作为这两位天后的东家,哥伦比亚唱片无疑将成为最大的赢家。)

当然,除了这两个重量级的名字之外,第59届格莱美奖看点多多。随着初选投票日(10月14日)越来越近,主竞赛单元的入围名单也将慢慢浮出水面。今年Hip-hop音乐大出风头,手握大碟的Drake、Kanye West、Frank Ocean以及Chance the Rapper都是非常有力的竞争者,格莱美也将趁势把握这股最新的音乐热潮。

Adele《25》

年度专辑(Album of the Year)

Adele的专辑《25》和Beyoncé的《Lemonade》获得提名几乎是板上钉钉。而究竟是《25》在全球范围内的商业影响力更重要,还是《Lemonade》与时俱进的社会共鸣更令人瞩目?虽然Adele的专辑是在去年11月发行,而Beyoncé的专辑也尚未完全曝光,但二位都在巡演中继续巩固人气。

从未获得提名的Drake或许有机会创造新的个人历史。虽然专辑《View》并不是他最受好评的专辑,但专辑在Billboard 200专辑榜榜首停留13周,同时他还有首支Billboard Hot 100的冠军单曲《One Dance》以及热门歌曲《Hotline Bling》加持。

Kanye West《The Life of Pablo》

Kanye West一直被提名,然而从来未获奖。今年他也没闲着,除了发行专辑《The Life of Pablo》外,还“贡献”了一系列令人跌破眼镜的表现。今年他的成绩如何,依旧些有待观望。

David Bowie的最后一张专辑《Black Star》在2016年的格莱美颁奖礼之前发行。这并不仅仅是一张徒增感伤的佳作,更能称得上Bowie音乐生涯中最为有力的作品之一。这张专辑能否获奖,或许取决于投票者们如何看待Bowie留给我们的音乐“遗产”。如果说《Black Star》的提名是人们对“经典摇滚乐”的肯定,那Radiohead的专辑《A Moon Shaped Pool》则会以更为现代的姿态脱颖而出。若要考量对实验性的探索,那最受格莱美青睐的Paul Simon或将凭借自己的新专辑《Stranger to Stranger》进入角逐。

Radiohead《A Moon Shaped Pool》

Chance the Rapper的《Coloring Book》或将遭遇与Rap大拿们的艰难对决,但是格莱美规则中的一个改变则使他的专辑得到了高度的肯定:仅在流媒体发行的专辑,即便没有在其他商业渠道发行,也可以获得提名。翘首以盼多时的Frank Ocean发行的专辑《Blonde》也仅发行数字形式。这张专辑及时出街,显然符合格莱美的这一要求。同样精彩的还有2012年度新人得主Bon Iver的新专辑《22, A Million》。Sia的《This is Acting》获得的回应似乎有些平淡,但她2月贡献了一场令人格莱美投票者们印象深刻的演出。

年度制作(Record of the Year)

Adele和Beyoncé这两大天后又一次碰头了。《Hello》自然无法忽视,而Ms.Adkins之前也已经凭专辑《21》中的《Rolling in the Deep》收获奖杯。Beyoncé的《Formation》则是今年大势,无论是MV中每一帧的强烈表达,还是Beyoncé在超级碗现场贡献的热辣表演,《Formation》都无疑是2016年的重要文化标签。

作为Billboard夏季的官方歌曲,Drake的《One Dance》或许也能在这里获得肯定。Justin Bieber,已经凭借他和Jack U合作的《Where Are U Now》(2016年最好的舞曲)提前确认了席位,此次他将带着自己与Ed Sheeran的联合创作的《Love Yourself》回到我们视线。Lukas Graham的《7 Years》则是来自年轻人的另一种流行的表达。

The Chainsmokers与Halsey合作的《Closer》会成为一时之选,并从EDM跻身主流榜单。Sia与Sean Paul合作的《Cheap Thrills》成为了她的第一首Hot 100冠军歌曲。最近发行的《The Greatest》(Featuring Kendrick Lamar)可能会减弱早先发行的单曲的势头,但却能让她一直在评委们心中占据一席之地。

Kanye West带有福音色彩的《Ultralight Beam》让人们重新认识了这位候选和他的合作者Chance the Rapper。The Weeknd的《Starboy》收到了强烈的反馈,他和Daft Punk的合作对评委们来说实在诱人得无法拒绝。凭借《Pillowtalk》脱离青少年偶像形象的Zayn也不应该被遗忘。

年度单曲(Song of the Year)

通常来说,年度最佳专辑侧重于艺人和制作人,而年度最佳单曲则会归功于词曲作者。过去这一年涌现的许多打动人心的优秀单曲作品,其演唱者都有参与共同创作,比如Adele的《Hello》(作者为Adele本人和音乐制作人Greg Kurstin),Lukas Graham 的《7 Years》(由Lukas Graham乐队领队Lukas Forchammer及乐队御用制作人Steffan Forest、Morten Ristorp、Morten Pilegaard共同完成),Justin Bieber的《Love Yourself》(由Justin Bieber 和音乐人Ed Sheeran及Benjamin Levin共同完成)。

Justin Bieber《Pray for Me》

另一方面,乡村音乐一直是格莱美的宠儿,而今年有两首势必在夺奖路上短兵相接的揪心乡村情歌:Thomas Rhett 的《Die a Happy Man》(由他本人和Sean Douglas 、Joe Spargur共同创作)和 Tim McGraw的 《Humble and Kind 》(作者Lori McKenna曾获得上届格莱美年度最佳单曲提名)。此外,Sia的《Cheap Trills》也很可能以黑马姿态杀出一条血路,Beyonce的《 Beyoncé》虽然不属于常见的夺奖热门类型,但它带来的冲击和影响力也非常值得注意。

最佳新人(Best New Artist)

Chance the Rapper《Coloring Book》

虽然今年新人频出,且也都带来不少受瞩目的热单,但似乎并没有出现可以傲踞群雄的人选,今年的格莱美最佳新人奖将花落谁家也还不好说。在2011年就发行过混音专辑(mixtape)的Chance the Rapper,直到2016年才得到足够的广泛关注。这位说唱艺人今年的新专辑《Coloring Book》广受好评 ,且其这一年也一直以客座表演者活跃在音乐现场和电视上。而在备受格莱美青睐的乡村音乐方面,刚发行了三张专辑的乡村音乐人Maren Morris早前曾以处女专辑《Hero》登顶Billboard乡村音乐专辑榜,也有很大的获奖提名机会。

还有些坐拥一两首爆红单曲,但大势未定的艺人,也许还会带来更多惊喜:如正处于快速上升趋势的Shawn Mendes、实力不凡的Lukas Graham与Alessia Cara、今年在BET和VMA颁奖礼都备受瞩目的Bryson Tiller;而The Chainsmokers和Halsey的合作单曲《Closer》和Desiigner的《Panda》也曾人们脑海中萦绕盘踞多时。总而言之,每年的格莱美总会冒出一些出人意料的惊喜或遗憾,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