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billboard logo

Solange VS Bon Iver?独立和主流远没有那么大的界限

By:Billboard 2016年12月27日

文|Billboard

译|香菇

 

今年10月9日,Billboard宣布Solange Knowles的新专辑《A Seat at the Table》首周售出7.2万张,问鼎下周Billboard 200专辑榜榜首。老实说,Solange的作品及其本人的言论一直被边缘化,曾经的单曲最高成绩仅在Top 40榜单徘徊,因此这次问鼎绝对是她打的一场胜仗,也是对她这张杰出作品的肯定。不过这张专辑虽然好入耳,但在音乐性和概念性上对于普通听众来说都极富挑战。同一周,Bon Iver携新专辑《22, A Million》的7.1万张销量来到榜单第二位,如果与Solange的后来居上两相对比,将会非常有意思。

反叛是否真的就会失意?

如果非要以一句话定义Solange和Bon Iver(本名Justin Vernon),恐怕前者和后者分别会被贴上“业内人士”和“失意的反叛者”两个标签。毕竟,Solange是21世纪乐坛最伟大的流行明星的亲妹妹,她的作品扎根于R&B、流行、嘻哈等音乐类型,年仅16岁就由Timbaland和Neptunes制作了出道专辑,并由主流唱片公司发行,这意味着她从来就不可能太背离主流音乐圈的视线。反观Bon Iver,这位实验民谣引领者前半段的人生故事仿佛是一个谜。由此我们不难发现究竟谁才是流行圈的熟面孔。

Solange这张屠榜的专辑收到了评论界的热赞,这仿佛是板上钉钉的事。不过如果仔细想想,尽管Bon Iver有浓厚的indie背景(包括其所属厂牌Jagjaguwar),但他也获得了主流认可:比如两张金唱片认证、格莱美最佳新人奖、参演Eaux Claires音乐节的历史,自己的歌还被《美国之声》的选手翻唱过,Justin Timberlake甚至在SNL上模仿过他。再加上他还与Kanye West在近期的两张专辑中合作过(并且Kanye说过Bon Iver是“他最爱的还在世的艺人”),其实较Beyonce的妹妹而言,Bon Iver距流行音乐圈的宝座更近。再看Solange,她一直是个局外人、一匹独狼:既没有一支热门的转型单曲,也没有和除了Janelle Monáe以外的高质量艺人合作过重要的单曲。仔细想来,扎根于流行音乐的她似乎一直都未能得到主流音乐圈的首肯。

艺人所传达的价值观比过去任何时候都重要

不过,Bon Iver在一次与《卫报》的采访中对Beyoncé发表过一些不上道儿的言论。对于Queen Bee接受百事可乐的赞助一事,这位唱作人似乎很有意见:“我真希望Beyoncé没做过’百事巡演’。你可别拿了百事的两百万美元再假模假样地给小姑娘们做榜样。”这话放在20年前,可能媒体还会因为Bon Iver坚持艺术的纯粹性而欢欣鼓舞。然而朋友,这已经是2016年了,能别装了吗?您自己也是Bushmills(一个威士忌品牌)的代言人呢。而且,现在还需要一名白人男性来教一名黑人女性怎么管理自己的商业事务吗?这简直就是对他人隐私的侵犯,完全是一副男性至上的嘴脸。就连Fleet Foxes的主唱Robin Pecknold(本世纪和Bon Iver在主流音乐圈的名声相当的一位民谣艺人)也公开谴责了Bon Iver的这番言论。

另一方面,Solange成为利用流行音乐发出反抗之声的领军人物之一:《A Seat at the Table》对于黑人身份(以及广义上的美国身份)的检视激起了诸多探讨,是本年度这类唱片中的代表作之一。此外,Solange还在采访及推特上强烈地保护她的音乐、文化和她本身的存在。毫无疑问,比起谴责国际流行音乐巨星和她无害的软饮代言来说,Solange此次呈现的对文化暴力的抗议,以及对警察射杀黑人的音乐作品,不是更贴近当代生活的议题吗?

流行乐坛的兼容性比想像的要大得多

坦白地说,尽管目前的言论正在稍稍偏离Bon Iver而向Solange倾斜,但当周(10月12日周)的两张最热专辑,很好地反映了美国民众能在多大程度上适应创新而深奥的流行音乐。尽管Bon Iver目前的(流行乐坛)角色已构建地相当充实,但这并没有反映在他的新专辑上:相比于Bon Iver的前作,这张《22, A Million》越来越偏离主流。无论是模糊的人声、意味不明的曲目编排、特殊的歌曲结构还是抽象的标题都能说明这点。说不定Solange和Bon Iver会非常欣赏彼此的作品。我们应该感谢主流乐坛,它的接纳程度不断上升,这才能让Solange和Bon Iver这样的歌手,即使偏轨,流行乐坛仍有广大的空间容纳他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