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billboard logo

专访

专访Dua Lipa:我想做一个真实的人

英国向来不乏个性派流行女歌手。前有古典美声女巫Kate Bush,后有搞怪的毒舌甜心Lily Allen,这两年Adele更是凭借创造热单的才能,和亲近大众的形象虏获了全球乐迷的心。无视商业偶像法则的英国人,不屑于炮制标准化的商品,把明星脸上的笑容弧度精确到每一微米。所以当第一眼见到Dua Lipa的大长腿和精致脸庞时,通常容易冒出的念头是:她不太英国啊?

难道Dua Lipa甘愿重复Sheryl Crow式的甜妞路数,成为芭比收藏柜上又一个完美的商业偶像?但她的面孔同时写着狡黠、调皮和性感,思路清晰把言谈都带得锋利起来:“不论是作为艺术家还是作为个人来说,明白“我是谁”很重要。” 以对把握作品全局的超强控制力著称,Dua几番强调:“我想成为一个真实的人。”

完全滋润这种真实的养分,来自Dua本人的生活经历。而这份真实,成为Dua作为歌手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样貌。Dua从小在英国长大,本身作为歌手的Dua爸爸,会在家中终日播放David Bowie、Stereophonics和Oasis,不过她的最爱还是五六岁时听的P!nk和Nelly Furtado。11岁时,Dua随父母搬回科索沃,同学们的耳机、街头的音箱中正巧开始大肆播放嘻哈音乐,她的演唱会初体验正来自Mathematics & Redman、Snoop Dogg和50 Cent。这种多元音乐类型冲撞下的熏陶,反映在Dua的释出的每支单曲中,“流行乐坛的嘻哈小妞”这个名号应运而生。

即便有个歌手爸爸,Dua也没拿父亲说过事儿,更没想过要动用父亲的人脉,像送入贵族学校一般把自己送进流行乐坛。15岁时,已经通过Youtube翻唱积攒了小小作品集的Dua,不顾家人反对,只身从科索沃搬回伦敦。餐厅、酒吧、夜店服务生,她换过不少工作,但一直坚持唱歌。生活和事业,她都要独立,直到唱片合约像天降而来的巨大幸福击中她,她一秒也等不及,立刻辞去服务生的工作,过上“唱着歌入睡、睁开眼写歌”的生活。选择将事业的包袱独自揽在肩上,Dua反倒因为这份重量而将每一步都走得更加坚实。

后来发生的事,其轮廓更清晰地浮现在观众的视野里。与老牌说唱歌手Sean Paul合作《No Lie》,由新晋百大DJ Martin Garrix制作单曲《Scared To Be Lonely》,《Lost In Your Light》则出现了歌手兼制作人Miguel的名字。如此华丽的客串阵容,不禁让人好奇唱片公司为她还“安排”了多少把戏?不曾想Dua却对自己诚实起来,她拒绝了更多的同框机会,只因为感觉不对,她明白这么做是为了推向更广的观众群,却更害怕“迷失其中”。对于一位刚出道的新人来说,这样清醒的头脑,和这种细水长流的行事风格,的确难能可贵。

而她才22岁,事业引擎刚要发动。别怀疑,你看到的就是她自己。

Dua Lipa在北京(来自instagram)

Q= Billboard中国

A= Dua Lipa

Q: 在北京玩儿的怎么样?

A: 挺好的,我很喜欢这里。今天时间有点赶所以我们只在城里玩了一会儿,到处走一走。这儿有很多好吃的,我有点吃得太爽了,太放纵自己了。

Q: 上个月,你发行了新歌《Lost In Your Light》,能和我们聊聊这首歌吗?

A: 这是迄今为止最快乐的一首歌,它和爱情、和第一次与某人相遇的感觉有关,唱的是在恋爱蜜月期两人相处的经历。所有人都可能有这样的经历:当看到手机上显示他的名字时,当你开始一段感情时的那种兴奋,那种特殊的感觉就是这首歌要表达的东西。

《Lost In Your Light》单曲封面

Q: 能和我们聊聊6月份要发行的新专辑吗?

A: 这是一张流行专辑,但是曲风丰富多彩,涉及许多不同的音乐类型。虽然我不会具体罗列每一种类型,但每首歌都不太一样,是多种风格的混搭。

Q: 在你的纪录片《See in Blue》中,我们发现你参与了创作的方方面面。为什么会想要全方位地把控一切呢?

A: 这就是我。不论是作为艺术家还是作为个人来说,明白“我是谁”很重要,当然,则还得归功于我和我的粉丝。我想(和自己的作品)紧紧联系在一起,因为这上面印有我的名字,我想代表自己。因此这种把握全局的掌控感很重要。我想做一个真实的人。

Q:这和你是狮子座有关吗?

A: 有可能哦,可能真的因为我是狮子座吧。没错,就是因为我是狮子座。

Q: 你还记得自己买的第一张专辑是什么吗?

A: 别人买给我的第一张专辑是Nelly Furtado的《Whoa!Nelly》,这是我最喜欢的专辑。还有P!nk的《Missundztood》。

我受很多人的影响,随着时间发慢慢转变。在家我会听父母放的歌,像David Bowie、Stereophonics、Bob Dylan之类的。我自己最喜欢的呢则是P!nk和Nelly Furtado、Christina Aguilera。大约11岁我还在科索沃的时候,大家听的都是Hip Hop。我去的第一场演唱会是Mathematics & Redman,之后看了50 Cent、Snoop Dogg,许多音乐人都影响过我,每一位,真的,从Frank Ocean到Jay-Z、Beyonce、Rihanna,还有最近一位叫Khalid的新人。这么多厉害的音乐人,都给我以启发。有太多值得听的好音乐了。

深刻影响Dua的两张专辑

Q: 这大概能解释为何你的专辑听起来这么多元?

A: 是的,他们都和我的专辑中的声音有关联。因为我真的很爱各种音乐和很多音乐人,我希望能把这些融合在一起并与大家分享我的理解。

Q: 你从在YouTube上翻唱起步。当时你知道自己会获得唱片合约吗?

A: 当时我肯定不知道呀。但我持续在网上po自己的翻唱,让同学看到我唱歌的样子。当时我想,如果有机会碰到在音乐行业工作的人,我可以告诉他们,“嘿,我会唱歌,你能看看我的翻唱视频么?你要是觉得不错,也许我也能去录音棚?我还会写写歌什么的。”这真的是我一直在做的一件事。与此同时,我还在餐厅、酒吧,以及年龄合法后在夜店工作过。虽然换过很多工作,但我一直坚持唱歌。只要你锁定目标、集中精力朝目标努力,自有出路,自然会开启事业。

Q: 这也是你想对fans说的吗?

A: 当然。首先你要相信自己的作品,因为想让别人相信你,你得先相信自己。还要坚持、要努力,耐心点,一直向前走。这很重要。

知道自己活得唱片合约后感觉如何?

我超级、超级、超级兴奋,今后我能辞了工作每天去录音棚,专心做专辑,这简直是美梦成真。每天早上醒来对自己说,“太好了,我能写一整天的歌”,这太神奇了。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Q: 你曾和你爸爸一起在演唱会上合唱过。你想过今后和他一起写首歌吗?

A: 有可能啊。乐队和我在科索沃演出时,是我爸帮我们协调所有事情。因为我爸是个歌手,其实那天我想唱一首他的歌,算是给他一个惊喜。我也不知道我唱的时候他会出现在舞台上,我排练的时候一直是一个人唱的。但唱到第二段时,他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我心里想:不会吧。简直不敢相信。我当时非常兴奋,那一时刻对我而言意义特殊,永远难忘。

Q: 你曾说过自己最喜欢的歌手是P!nk和Nelly Furtado,你还非常喜欢嘻哈。虽然是个伦敦女孩儿,你却纹了Keith Haring的文身,你似乎受美国文化影响很大,为什么?

A: 我也说不好,但这就是我。这些(美国文化)都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但同时,伦敦也深深地影响了我。我还小的时候就独自一人去伦敦生活,这是我的重要组成部分。我来自伦敦可能和我喜欢的艺术家(来自美国)关系不大,我也不一定仅被英国音乐所影响。但我很骄傲自己是个英国人,英国有那么多厉害的音乐人,我也很喜欢他们。

不过说到Keith Haring文身,这是我和纽约的一个小小联系。我很希望自己活在54俱乐部(纽约传奇夜店)的时代,那时候Madonna会在这家俱乐部演出。

我喜欢很多音乐人,很难把所有影响我的人列出来。像我爸听的Oasis、Stereophonics、David Bowie,这些人都不尽相同。我小时候电视上、电台里放的都是最火的艺人。差不多就是这样,他们成了(音乐上)影响我最深的人,比如Nelly啊,P!nk啊。其实是他们发现了你。

Q: 你最想和谁合作呢?

A: 嗯……我很想和P!nk合作,想和Frank Ocean一起录歌,还想和Sia一起写歌。太多人了很难选择啊。这个名单太长了。

Q: 你怎么会得到给Bruno Mars暖场的机会的?

A: 有点不知道怎么说呢。我是火星哥的粉丝,当我听说能为他的巡演暖场时,我心想,天我能和他一起巡演真是太棒了。很幸运我的团队给他们发了我的歌,他们能选中我来暖场。我特别喜欢他,因此十分感谢能获得这个机会。我记得以前还去看过他的演唱会,那感觉真奇妙。

Q: 你最喜欢伦敦的什么地方?

A: 我的床。哈哈。我在西北的Camden长大,那儿就像家一样。我喜欢出门玩儿。我喜欢伦敦的感觉,家的感觉。我喜欢伦敦的很多地方,它们各具特色。

Q: 你最喜欢的伦敦唱片店?

A: 我喜欢的唱片店差不多都关门了。像HMV的分店。和Rough Trade一样还活着的唱片店不太多了。很多黑胶店也是。我没有黑胶唱机,我听CD更多。但是呢,每次回家我都要去的地方就是摄政公园(Regent’s Park)的樱草山(Primrose Hill),登上山顶能看见伦敦的天际线,那让人有安全感,有家的感觉。

Q: 听说你喜欢90年代的时尚风格,你会去vintage商店买衣服吗?

A: 当然。我喜欢宽大的夹克、高腰牛仔裤,总是不知道尺寸是否合适所以就这么塞进去。

Q: 听说你喜欢胶片相机,你有用胶片拍照的习惯吗?

A: 我特别喜欢。能把照片印出来欣赏的感觉很好。人们拿手机拍照时,就会不停地选啊选。但是用胶片拍照时,只有一次机会。我喜欢用宝丽来相机,有实体相片。我还喜欢家族的老照片,坐下来翻翻照片,感觉很特别。

Q: 你有很多相册吗?

A: 是的,我有一盒盒的相册,好多好多。

Q: 你的“恶趣味”是什么?

A: 不太知道诶。要怎么定义“恶趣味”呢?

你不太会告诉别人,但经常做的事?

A: 好像没有欸,我可能有点“无耻”吧,哈哈。

Q: 最近在听谁的歌?

A: Kahlid、GoldLink、Steve Lacy,还有Childish Gambino。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