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billboard logo

专访

Clean Bandit:“歌比人红”挺好的

采访&文|老惠

人生没有范本

Clean Bandit的四主创相识于剑桥大学。在校期间,就读俄语语言文学和历史学专业的Grace Chatto和Neil Amin-Smith共同经营着一支名为Clean Bandit的弦乐四重奏乐队。Neil两岁学习小提琴,基本功扎实,乐感极好;Grace年长他三岁,主修大提琴。两人自幼便一同在 Haringey青年音乐家交响乐团学习和演奏。学建筑的Jack Patterson彼时还是Grace的男朋友,他承担了乐队大量的海报设计和现场录音的工作。随着演出机会不断增加,Jack开始有意无意地给这些录音加入鼓机和采样的音效,Clean Bandit也逐渐通上了电。

曾经的洁匪四人组

大学毕业后,Grace和Jack将理想投射到音乐里,试图成为自己,让自己满意。抱持着“也许有一天会有人喜欢我们音乐”的信念,走过了艰难的五年时光;Neil选择攻读经济学硕士学位,并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再次从剑桥大学毕业;Jack找来了自己的胞弟,年仅14岁的Luke Patterson正式成为Clean Bandit的鼓手;主唱Love Ssega在完成《Mozart's House》的录制后,重新回到学校,继续激光学博士课程的学习。

2013年,《Mozart's House》取得了英国单曲榜第17名的好成绩。电音极客 Jack大胆地将莫扎特《D大调第21号弦乐四重奏》的柔美旋律和Love Ssega的野性说唱巧妙结合。一面是曲高和寡的精英派,一面是雅痞锐利的街头派,二者的精妙嫁接完全要归功于Clean Bandit一贯奉行的创作理念:“不受局限地想和做”。

2014,开挂元年

2017伊始,屡屡推出爆款美食广告的玛莎百货(Marks & Spencer)再发新作。又一次听到《Rather Be》熟悉的音符划过各色美食场景,一时勾起馋虫无数。旋转跳跃的鸡蛋、汁水横流的石榴籽和滋滋作响的牛肉饼,配上古典弦乐和浩室舞曲的跨界融合,这支广告不断挑战着现代人挑剔的味蕾。自2014年9月以来,《Rather Be》的器乐版已连续三年成为“Food Porn”系列宣传片的御用背景乐。

《Rather Be》单曲封面

《Rather Be》一夜爆红,贴在Clean Bandit身上的标签也越来越魔幻:“插电的肖斯塔科维奇”、“雷鬼版德沃夏克”、“电子室内乐先锋”、“学霸天团”……媒体们曲尽其妙地试图接近所谓审美本体,自以为站在了宽容和品味之上。但对作为创作主体的Grace Chatto、Jack Patterson和Luke Patterson而言,也都只是自说自话罢了。

“写《Rather Be》的时候,Jack当时坐在火车上,创作灵感涌现。他先写出了由弦乐引出的前两小节,整首歌以此为起点,渐渐有了完整样貌。”高亢的女声、简练的弦乐、欢快的拼贴浩室和8bits音效同时袭来,《Rather Be》不仅从旧有结构里生成新秩序,还提供了在新秩序中有效发言的语言。这首歌为他们带来了第57届格莱美最佳舞曲制作奖和公告牌 2014“年度单曲”第四名的荣誉。加上BBC音乐奖年度歌曲、全英音乐奖最佳歌曲和公告牌音乐奖最佳电子舞曲的提名,Clean Bandit正式启动开挂模式。

Patterson兄弟组

“歌比人红”挺好的

2016年10月,小提琴手Neil Amin-Smith宣布离队。两天后,新单曲《Rockabye》正式上线。这首力邀雷鬼天王Sean Paul和英国优质女声Anne-Marie倾情加盟的歌曲迅速占据了各大排行榜头名的位置。“《Rockabye》加入了大量雷鬼乐元素,这和我小时候喜欢Ace of Base的音乐有关,他们是流行乐融合雷鬼乐的典范。五年前,我们曾在Sean Paul伦敦演唱会的后台塞给过他一张Clean Bandit的新EP;五年后,我们终于完成了梦寐以求的合作曲。”Grace总是会把“那五年”的故事讲得很精确:“我们除了吃饭睡觉都在做音乐,基本没有生活来源。Jack有一天晚上着急赶地铁问我借钱,我跟他说我没钱,早上我用身上所有的钱买了杯卡布奇诺。”从坐不起地铁也不太喝得起卡布奇诺的穷学生到格莱美奖得主,他们花了整整十年时间。

《Rockabye》单曲封面

Clean Bandit总是在歌词和旋律间设置强大的情绪反差,“歌词轻松愉快,旋律就会忧郁灰暗些。这些喜悦的、谐谑的、忧郁的片段组合,正是我们经历的人生。”

此次Clean Bandit二度来华,首演未发行新歌《Should’ve Known Better》。当晚,全队均以一身帅气红衣现身天漠音乐节主舞台,并将沙漠狂欢推向了最高潮。


Q=Billboard中国

G=Grace J=Jack L=Luke

Q:有什么想对中国粉丝说的话吗?

G: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尤其我们刚发行了新单曲《Symphony》,听说在中国的反响也不错,非常感谢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依然有人听我们的歌。非常感谢。

Q:听说你们都是学校里的好学生,你们在学校都读什么专业?

G:我读语言,俄语和意大利语,还有文学、电影和历史。

J:建筑。

L:我在大学只短暂呆过一阵,后来就退学加入了乐队,我比他俩年轻一点。

Q:听说你们在大学的时候就组了一个弦乐乐队。那个阶段是如何兼顾学习、工作和乐队的?

G:是的,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其实就是一支同名的纯古典弦乐乐队。那个阶段通过演出积累了一些受众。后来,那批人再来看我们的演出,他们根本没料到我们增加了电子乐的元素。大家都超激动的。这几件事兼顾起来确实很困难,我后来就不在学习上花多少时间了,总是忙于乐队的各种活动。

J:我们做这个乐队其实挺晚的,那时候我大学基本已经读完了。哦,不过Grace还没呢。

G:Jack读的专业对这个乐队至关重要。他之前是学建筑和可视化技术这方面的,这些对我们拍摄MV非常重要。

Q:你们是什么时候想要做这种古典乐+电子乐的跨界音乐的?

G:距离今天已经有十年了,算是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了。这个点子来自一些朋友,我们想一起做音乐,然后把不同的东西混在一起。我们对很多音乐风格感兴趣,并不只局限于古典乐和电子乐。我们最早也做雷鬼乐,从《Rockabye》这首歌开始,我们开始更多地做一些dancehall风格的音乐了。

Q:你们被哪些乐队影响过?

G:我特别小的时候,像Spice Girl、Ace of Base都对我影响很大。Ace of Base是最早把雷鬼乐和甜美女声结合在一起的流行团体,我一直都非常喜欢他们,他们的专辑也是我最爱的专辑之一。

J:Frank Zappa、Radiohead。

L:Arctic Monkeys、Led Zepplin。

G:我想你们一定能从我们的音乐中听到这些乐队带来的影响。

天漠音乐节现场

Q:和之前的作品相比,新单曲《Symphony》的最大变化在哪里?

L:最大的改变在于这首歌的MV更加叙事化了。之前我们拍MV,主要还是在选择一些不同的地方、追求一些有趣的视像化的东西上更花心思。这是我们首次尝试设置更多的情节,然后把它们拼凑起来,为一首歌写一个故事。这个MV的叙事性比过去更强了。

《Symphony》单曲封面

Q:4月底的时候《Symphony》拿下了英国单曲榜的第一名,目前位列第三。你们看重排名吗?

J:排名?不,不完全看重吧。排名高当然挺好的,这首歌在榜单上的表现也让我们很吃惊,但这不是我们做音乐的出发点。

Q:洁匪现在是全球知名的乐队了,你们怎么看待名誉和财富这些事儿?

G:挺好的,我们感到很高兴。

L:很感恩,我觉得就我们而言,还是跟以前一样继续写歌、发行、拍MV,把我们这个project做好。

G:我觉得我们并没有多么有名,首先我们是一个器乐乐队,其次我们拍摄的MV里很少会出现自己的身影。不太会出现走在大街上被路人拦住的情况,如果真遇到Clean Bandit的粉丝,那一定是非常特别的存在了。

J:Clean Bandit这个名字可能变得越来越知名了,但其实我们只想埋头做音乐。

Q:你们也做自己的电影公司。为什么?

G:我们也很热衷于帮其他音乐人拍MV。其实已经拍了一些了,只是没有太多时间拍而已。我们首先包揽了自己乐队所有MV的拍摄工作,加起来总共得有70部了吧。之后我们还想拍纪录片和叙事电影。我们的MV也是通过自己的电影公司发行的。

Q:《Rather Be》的MV太火了,你们不仅在东京取景还找来日本演员Haruka Abe担当主演,为什么会选在日本拍摄?

L:我们当时是去日本度假的,好不容易没有父母同行,我们觉得应该做点疯狂的事儿。

G:MV里可以看到我们在地铁上跳了段舞,那一段拍摄花了很长时间,直到最后一班地铁到站,我们才终于拍完。后来从地铁站出来,突然发现了一片海。Jack说,我们应该在这儿拍一段。于是大家特别兴奋地跑过去,在那片海滩跳了一段相同的舞。MV里的很多场景都是有脚本的,唯独在海滩跳舞那段完全是即兴的。

J:后来我们又去了 Tsukiji Fish Market(筑地海鲜市场),本来想在那儿拍一段在海鲜市场行走的腿部特写。后来遇上一个开小车的本地人,他让我们站在他的车上,然后他开着车从海鲜市场横穿过去。那天晚上,他还邀请我们去他的烧烤店。那段大家吃烧烤的段落因为有他的安排,一切都变得特别顺畅特别简单。

G:但是我们一点儿日语都不会说,Haruka Abe就在一旁全程帮忙翻译,一切都很完美。

大提琴手Grace Chatto

Q:你们对中国的印象怎么样?

L:这里非常非常不一样,这是我们第二次来中国,但是是第一次来北京。我们还没去逛,等今晚演出结束之后我们打算去市中心看看。很期待。

J:中餐真的太好吃了,昨晚吃了顿超棒的晚餐,跟伦敦的中餐有很大区别,我们很喜欢。

Q:用一句话来总结下你们的音乐风格?

J:我们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乐队。

(再多说点?)

G:我们是一个富有表现力的乐队。

L:Our music is f**king amazing(全场爆笑)

Q:今年还有什么值得期待的新动向吗?是不是该发新专辑了?

G:对,我们的新专辑要发行了。发行第二张专辑是今年最主要的任务。同时我们还有很多站巡演正在进行中。除了巡演还有音乐节,像Big Weekend、Isle of Wight、Glastonbury这些。

Q:如果不做音乐你们想做点什么?

L:当农民吧。

G:我特别小的时候想做清洁工,后来想当建筑师。

J:我想做码头工人。

Q:描述一下你们写歌的过程?

G:之前也说了我们是一支器乐乐队,所以我们总是先想着如何把旋律写出来。更早之前,我们会先从弦乐部分着手,现在则会先从节奏开始,整首歌会从这些节拍里发展出来。歌词是最后才去想的事了。说实在的,我一点都不关心歌词,我基本不会去听歌词,哪怕是我最喜欢的歌儿。我听歌不会去听这歌唱了些啥,而是这歌听起来是什么样的。

Q:你们为什么会跟那么多歌手合作?我觉得Grace唱得很好啊。

G:其实我不太能唱。

L:我们以前有一个主唱,他叫Love Sagga,后来他为了读博士离开了乐队。他离开后我们对人声这部分就彻底放开了,有朋友想要合作我们都很欢迎。Jack有时候还会去问那些街头艺术家,问他们愿不愿意跟我们去录音棚录歌。

J:这给了我们更大的空间,可以一直有机会跟不同的人合作。后来就变成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过程:可以去结识新的歌手、新的艺术家,促成新的合作。

G:他们各自的性格属性也都会带到这首歌里来。

L:包括一些演出,往往会出现一些非常值得纪念、非常令人兴奋的时刻。跟不同的音乐人同台会擦出不同的火花来。

G:就像一个surprise一样,没人知道今天晚上的嘉宾会是谁。

Q:也有很多人Remix你们的歌?

G:很多人remix过我们的歌,我们也很高兴听到大家的再创作。

J:我们自己也做了大量remix的工作,比如我们remix过Lana Del Rey、Weenknd、Flume等人的歌曲。

Q:最近在听哪些音乐?

J:我最近一直在手机上循环听Frank Ocean的《Blonde》

L:我最近在听Gorillaz的新专辑

G:我最近听了很多牙买加音乐,比如Vybz Kartel的歌。他现在定居英国了,并且坚持每天发新歌,已经累积发行了1000多首歌曲了吧。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