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billboard logo

专访

对话李剑青:安静如谜,歌述人生

采访 / 人物聚焦 By:朱尔摩斯 2017-06-13 00:37:48

“我很害怕父母拿着我的歌跟亲戚朋友说,哎呀,我们家剑青出新歌了,你们都去听听吧。我跟我母亲也说过,不要做这样的事,我很不喜欢这样,但是《出城》这首歌还是被大家发现了。”

—— 李剑青

 

一是因为跟李宗盛大哥在《大事发声》做了一个现场表演,二是因为《出城》的如潮好评,让这个被李宗盛保护得很好的“小李”又重新成为了焦点。“我已经不是小李了,应该是中李了。”李剑青微微翘了翘嘴巴,话语很平缓,论年纪,77年出生的李剑青的确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中年人,可是他对生活的理解却远远超过了77年生人的视野和心智。“过去和现在,我在生活上都没有太大的变化,我还是可以想吃羊肉串的时候就去路边吃,不像大哥那样总是被人认出...”说完后他也笑了(这是采访中李剑青仅有的一次表情波动)。

跟很多希望寻找机会从幕后到台前的音乐人不一样,李剑青好像对台前唱歌没什么欲望,感觉那些名利都跟自己无关,“我不是明星,也不是歌手,我唱歌的时间很少,我喜欢自己是一个音乐工作者。”音乐工作者,这个称谓听起来像是从80年代的跳出来的,那时候搞电影的被称为电影工作者,搞文艺的被称为文艺工作者,“我希望你们把我当做一个音乐工作者就好。”这是李剑青对自己身份的界定,对于未来自己会成为什么样,他一点都不关心,“我就这样一直做一个音乐工作者就好了,顺其自然。”不知道是不是师从了李宗盛的缘故,李剑青由里而外的朴实确是承袭了李宗盛,所以人们顺口把他称为小李也就不足为奇了。看得出他并不喜欢面对录音笔,或者叫不习惯,他说自己一直不太会说话,所以极少接受采访,“我知道自己说不好。”

曾经听过不下四个版本的李宗盛当年是如何觅得李剑青的故事,每一个都神乎其神,可是这些故事到了李剑青那里,就又变得朴实无华起来,“这么多的好故事,为什么我都不知道啊?”一个友好的反问,让这个话题很快成为了一个不动声色的句号。

 


(李剑青在《大事发声》现场,摄影:何脑斯)

来来往往寻常旧日的街坊

山居岁月遗忘了时光

一次路过稍解游子半生惆怅

着色了苍白想象

——《出城》

 

《出城》的MV满眼都是南方小城桂林的光影,可是李剑青说这首歌不是在故乡桂林完成的,“有一天大哥给我一首歌词,说是一个叫公路的女生写的,他觉得路子很对,我应该唱出来。然后大哥做了一些词语上的修改。”比起之前的《匆匆》,它听起来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这可能跟李剑青的南方人性格有关,又或者是桂林的这一方水土给了他对“湿”的敏感。故乡对一个音乐人意味着什么呢?李剑青说,少年时代的故乡是每个人都抹不去的记忆,“那段日子已经找不回了,非常难忘。”我问他,你身上有台湾的气质,是不是受了大哥的影响,他一下并没有明白我的所指,“桂林可能跟台湾有相似之处,你的音乐和讲述的方式是台湾那种小而美的表达方式。”说完,他停了一会,说:“我并不知道桂林这座城市是否给了我音乐上的影响,但是我想我在哪里生长这么久,应该是对我的创作是有潜移默化的作用的。”

一个自幼学习古典音乐的交响乐团首席,如今在流行乐坛成为一个谜一样的人物,这样的发展轨迹超出了他的预想,“我小时候听的大部分音乐都是小提琴音乐,去老师家学琴的时候,老师会跟我们听一些大师的作品,给我们讲解帕格尼尼是怎么演奏的等等,西洋音乐是后来才听的。”很多人都惊讶于李剑青的念白方式跟李宗盛近乎神似,在华语乐坛里,这样的念白方式过去只有李宗盛,现在多了一个李剑青。他说:“我和大哥对于歌词和旋律的理解很相似,我们都认为歌词应该放在最适合的节奏和旋律上面,如果不是那么适合,不如念出来,这样的讲述方式更打动人。”李剑青在一个采访中曾经这样谈起恩师李宗盛,“大哥实在是太懂我了,这个男人太值得我学习了。”在《大事发声》里,李宗盛每次提到李剑青,都是称他为“剑青”,李宗盛之于李剑青是伯乐,是师傅,是大哥,在当下的华语乐坛里,可能再也找不到第二对如此惺惺相惜的伙伴了。


(李剑青在《大事发声》现场,摄影:何脑斯)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快要老了

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

——李宗盛《山丘》

 

李剑青其实是一个高产的音乐人,只是目前亲自演唱的歌曲被大家大家听到的只是寥寥数首,大多数的时候他是那个幕后写歌的人,他甚至给《诗经》的一些部分做了谱曲,而且大部分的时候他做小样都是已经想好每一个部分怎么演奏,用什么调性什么乐器,所以做小样的速度很快,“我积累了很多这样的(小样),我经常打开我的电脑,会发现一些我都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做的小样。”很多歌手被问及有没有最喜欢最满意的作品的时候,都可以数出一二,可李剑青并没有这方面的考虑,“我的每一首被大家听到的音乐都是我很用心很认真做出来的,我不会选择哪首最满意,我会一直这样做下去。”

李宗盛在2006年举行了自己的作品音乐会,在台北的反响空前热烈,那场音乐会的DVD也一度脱销,作为李宗盛最得意的弟子,李剑青对于自己作品音乐会的构想并不奢望,一切看机缘,“我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学习。”末尾,我们问他是否愿意对过去的自己说句话,他想了一些时间,说出了这几个字:“少玩游戏,多读书。”后来又补充到,“这些都是成长之后才会想到的,也许我真的回到小时候比过去更淘气。”这不禁让人想起李宗盛的那首《山丘》,也许所有人都会在这样的慨叹中度过一生。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