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专访

夏日特调 海蛎煎式浪漫噪音TWT

人们总是热衷于追忆昔日繁华年代的音乐,而盯鞋、梦幻流行在全球内也成了复古音乐风潮中一个重要参照物。

当Noise Pop的旋律飘忽于涡旋吉他所营造的声场中时,其音乐经常会给人一种朦胧、麻醉和催眠的感觉,或欢快活泼、或棱角分明。Noise Pop的雏形来源于地下丝绒诸如回馈、失真的音乐实验;更广为公众认同的Noise Pop开山乐队是美国另类摇滚乐队Sonic Youth和Dinosaur Jr.,是他们将摇滚乐构架与粗重的吉他失真融合在了一起。第一支正规意义上的Noise Pop乐队则是the Jesus & Mary Chain,凭借1986年的首张唱片《Psychocandy》,JAMC于地下崛起,几乎同一时期还诞生了可以说是最多产和最具生命力的Noise Pop乐队:Yo La Tengo,其首张专辑也于此时推出。

在80年代末,Noise Pop引发了英伦的Shoegazing(自赏/盯鞋)运动。Shoegaze这种音乐往往带给你的是不可抗拒的喧吵,伴随着长时间低沉单调的吉他回复、扭曲失真的声波和一系列吉他回馈的层叠,人声和旋律消弥于吉他声墙中。相较于Noise Pop,Shoegaze音乐更加内省,其旋律更加脆弱。在90年代,Noise Pop仍继续对Indie Rock产生着重要而持续的影响。

转眼国内,年轻噪音不绝于耳。The White Tulips则将厦门这座城市满满的海岛气息与噪音融合得恰到好处。最初90年代的美式Lo-Fi、“裹在海浪里”极富颗粒感的盯鞋式音墙作点缀,后期The White Tulips融入更多流行音乐的编排,这些元素造就了这支被网友评论“冬暖夏凉”的万能“海蛎煎”乐队。The White Tulips由陈振超于2012年发起,初期以吉他、贝斯、鼓三大件为雏形,成员更迭后,又加入了更多爵士、海滩冲浪等元素。2017年4月末,由独立厂牌Luuv Label牵线,The White Tulips踏上日本巡演的旅途,在京都、大阪、东京举办专场演出,还作为特别嘉宾参加高円寺High Livehouse定期的自赏梦幻噪音演出活动「Total Feedback」。

当厦门的海岛风情邂逅11区,噪音也是一种轻浪漫。

QA

1.对于近几年钉鞋、梦幻流行的回潮,你们有怎样的理解,有留意国内外这种现象的区别么?有想推荐的音乐人或专辑么?

晓宸:死亡是结果,也是一种倾向或者冲动。但是大部分人不愿意死,于是在夹缝之间,要死不死,就感到无聊,就喜欢沉浸于幻觉。盯鞋/梦流这种音乐就利用听觉把人带到那些地方去。九十年代美国和现在的国内的年轻人就处于这种状态里,这是盯鞋/梦流回潮的其中一个原因。

2、是怎么想到用白色郁金香(The White Tulips)这个名字的,有什么含义么?很多网友评论你们是自带海岛气息,但好像成员不完全来自厦门,你们对厦门有着怎样的情结?

其实还是更习惯The White Tulips而不是中文直译,选择这个名字是因为喜欢白色,也喜欢花。

晓宸:作为江苏人,来了第一次就想买房子。

C.c:在这里读了四年大学,改变了自己蛮多。

陈振超:只喜欢这里的气候,去外地都不习惯。

牛奶:小时候来玩就决定长大要待在这里,感觉有很多羁绊,所以一直没离开。

3.起初是怎么想到要做Noise pop,lo-fi,盯鞋这种风格的?

因为最早想做一支翻小恐龙(Dinosaur Jr.)的乐队,到后面玩起来,突然有自己的想法加入,就变成了早期的TwT。

4.每张专辑封面都很有意思,从《Summer Time》的少女,到《Fondle》的小萝莉,超黑怕的《Shonen SPA》,现在的《TARDY》是怎么设计的?

我们觉得封面不需要太多的设计,用摄影作品来体现更合适。选封面照片的理念是以另类摇滚的思路来选择的。也正好我们身边有很多摄影师朋友,每次要发专辑了就会到处淘淘看看,没有特意一定找谁合作,只是刚好那幅作品符合我们要的感觉啦。

周边都好可爱,是怎么设计的?

小女孩T恤是找朋友画的,给了她一个大概的想法然后她就画出来啦;彩色的帽子和另一件T恤都来自另一个朋友设计的一张图,我们觉得很好看就拿来做周边了。

5.《TARDY》MV是怎样拍摄的,为什么会选择在金门?

是我们和两个朋友带着单反到台湾金门,租了电动车环岛随机取材拍摄的。

厦门离金门只需要坐20分钟的船,地缘上十分接近和方便,其次金门的感觉很复古且真诚,我们没有多想就去了。

6.参与到草台回声的青年噪音计划是怎样一个契机?首张合辑《Nerd Noise》這首收录了你们改编的《霓虹爱人(Lover in Osaka)》,还有Bossa Nova版本的《Summertime!》,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两首歌,并且进行了改编?

草台回声的负责人找到吉他手陈振超,说想做一张集合各地相近风格音乐人的合辑,由杨海崧制作,就同意了。Bossa Nova版的《Summertime!》录了但是没有放进合辑里。选择《Love in Osaka》是因为当时正好想改编,就录了。

7、日本巡演回来都在忙什么

C.c:忙着考试……

牛奶:上班、睡觉、睡觉、睡觉……

振超:上班、健身。

8、看你们的巡演日记觉得东京乐队很强,有些小压力,能详细聊聊么?京都、大阪、东京的音乐氛围有什么不同,说说各处的特点?还有日本livehouse的场景与国内的差别?更喜欢哪种氛围?

振超:东京的一场的乐队都是当红的乐队,台风编曲都十分专业,所以觉得压力很大(幸好没有丢脸啦)。京都的氛围比较清新,大阪非常非常朋克,东京很国际化(比如很多乐队都用英文,在京都和大阪没见到)。

日本的livehouse和国内比起来比较专业,我们小场地和大场地都演出过,基本每一站返听和外扩都干净清楚,还有日本场地的舞台助理也很专业,能帮我们解决很多问题(比方说每一站舞台助理在我试完音都会帮我量我的麦克风到地板的距离)。日本的观众听音乐很投入,不怎么玩手机而且很爱买酒喝。我其实个人来说比较喜欢日本的氛围。”

C.c:其实很简单,就是觉得日本的乐手(其实不仅仅是乐手,每个行业的大部分人都是)都非常尊重自己的职业,做事特别认真特别用心。

日本跟国内同等级的livehouse比起来,就是虽然每个livehouse都有自己的特点,但是绝对不失专业性。舞台上下,声音都清清楚楚,舞台工作流程也非常有效率,我个人喜欢这种有效率的工作方式。”

牛奶:京都温暖,大阪热情,东京专业加感动。livehouse的话,大家都很守时,调音或者演出都按时间表走得很刚好。舞台助理们不遗余力地满足不同乐队的需求,比如不同的音箱摆位等等。

9、巡演合作的几个乐队,有没有特别推荐的?巡日回来有没有对音乐创作和现场表演获取一些灵感?

振超:推荐在东京和我们一起演的Tendouji,他们是一支冲浪系车库乐队,气质上摆脱了很多J-rock的统一。Youtube上有他们的视频,演出十分有趣,好像还去别人家里演,超嗨。

我们吸取了挺多灵感的,像日本乐队在现场的控制力上,偷师了不少。

C.c:特别推荐阿佐什么谷。哈哈哈。

牛奶:是阿佐ヶ谷ロマンティクス啦。确实很好听。灵感来说,几次现场下来会有被他们的投入渲染到,未来自己的演出应该会更毫无保留。

10、据说马上要来北京演出了,第一次来北京演出有什么感受?有没有特别想体验的事情(北京小吃或者想逛的地方)?之后会希望主动做或者参与更多大型音乐节么?

振超:感觉很紧张,也很好奇北京的听众听到我们会是什么感觉,我们的气质和北京差挺大的。想在北京吃烤羊肉串喝燕京(厦门很多烧烤店没有羊肉串)。大型音乐节就随缘吧,因为我们也不是特别嗨的乐队,怕有时候不适合。

C.c:感受啊,感受就是乡下人终于进城了。好久以前就想来北京演出了,因为好多朋友都在这里。小吃的话。北京涮羊肉!虽然不懂是不是这么叫。反正就是哪个中间高高的像帽子一样的羊肉火锅。

牛奶:三年前刚进队两个月我就去了北京,然后待了20天吧,去了Mao和愚公移山,想说未来可以来啊,结果几年了,好像不是很有缘分,这次终于能去北京了,心里超级兴奋。到了北京就希望到处走走。音乐节我还蛮想体验的。

11.近几年日本乐队来国内越来越频繁,乐迷对于日本的喜爱程度也增加了不少,很多国内乐队也收到了日本音乐J-pop,City pop,等风格影响,你们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振超:其实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呀,因为City pop其实算Funk类的,这样的话大家的技术水平都会有一个大的提升,哈哈哈,我觉得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独立音乐乐手比较欠缺这方面的技术练习(比方说很多City pop的歌贝斯都会有Slap这个技巧,还有和声也是爵士乐的和声)。

牛奶:好听的东西就很容易被喜欢和传播嘛,大家喜欢就好咯~

12.   现在除了演出,私下会有什么小爱好呢?

C.c:养奇奇怪怪的宠物。

晓宸:诗歌,看看电影。

陈振超:打街机,看书,喝酒。

牛奶:和可爱的妹妹们一起玩,听听黑胶。

13.   最近在听什么专辑/音乐人

C.c:罗媛瑗

陈振超:Placebo的第一张专辑,萧亚轩同名专辑

晓宸:小老虎

牛奶:落日飞车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