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专访

赵传:唱了三十年,我仍然有困惑

6月28日,赵传在北京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自己出道三十周年的巡回演唱会“时空巡回”将于今年7月底在济南开跑。时空巡回,这个名字记载了漫长时光中赵传创造的音乐世界。

在等待采访的间隙,身旁出生于1994年的摄影师讲起从父亲那里听来的故事。80年代末90年代初,60年代出生的父亲尚在遥远的青海读大学。《我是一只小小鸟》的旋律,从遥远的台湾海峡对岸飘到西北。这帮年轻人,在“未来会怎样究竟有谁会知道”的问询中,找到共通的声音。高原上他们抱起吉他,架起键盘,用自己的方式诠释赵传歌曲中的迷惘和困惑。

如今这帮曾经青春激昂的年轻人早已为人父母,组乐队的峥嵘岁月已成为和儿女们“想当年”的陈年轶事。辗转30年时空,赵传依旧在歌唱。《我是一只小小鸟》《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爱要怎么说出口》……从60后到90后,当熟悉的旋律响起,每个人都能与赵传一道轻声唱和。

这是歌手保持青春的方式。

如今赵传依旧会说,第一张专辑的成功,对他而言是一场“意想不到”。1988年,《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横空出世,“外表冷漠 内心狂热 那就是我”的铁汉柔情让赵传一战成名。同名主打歌于1990年入围首届金曲奖提名,而同年推出的第三张专辑《我是一只小小鸟》,则将赵传推向了新的事业巅峰。

传奇不仅仅是静止的数字和销量——它鲜活地存在并时刻流动,并将在某个瞬间改变或大或小的历史。1993年,红遍大江南北的赵传,应邀到北京工人体育馆开演唱会。唱歌间隙发现台上准备的瓶装水都已经喝完。赵传,并没有低声向工作人员要水,而是举起话筒高声问,“有没有水啊”。200多瓶瓶装水从四面八方飞向舞台。连赵传也都躲闪不及,被飞来的瓶子砸中。如今演出现场禁止带瓶装水,都要“怪”这位唱了三十年金曲的歌手。

而轶事不及音乐生动。从磁带、CD到数字音乐,获取音乐的渠道在年月里飞快变更,而作品本身具有的生命力,才是歌手被一代又一代人铭记的秘密所在。

赵传深谙这真理:“不管时代再怎么变,有什么方式怎么去推广音乐,最重要的还是要好的作品。”当《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或《我是一只小小鸟》的旋律在任何一个角落响起,年幼或年长的人,都能跟着赵传高唱“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像是跨越了时间,道尽彼此相通的迷惘与伤情。

唱了三十年,赵传说,透过这些自己诠释了许多年的作品,他也渐渐更加了解自己。“现在所了解的自己啊,也许就是大家所熟悉的那些作品吧,《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我是一只小小鸟》《爱要怎么说出口》……我就是那样一个角色的人。”

 


Q=Billboard中国
A=赵传

Q:演唱会将于7月29日正式开跑,许多细节你都事必躬亲,力求将整场演出做到完美。演唱会中有哪些值得期待的独特编排和设计? 
A:最重要的,这次演唱会叫“时空巡回”,是为了我出道30周年做的一个巡回演唱会。当然会收入这30年来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品。有些作品在过去的演唱会当中没有办法完全放在里面。所以这次演唱会就特别用这种串烧的方式,希望能够一次把大家想听到的歌都收入。

很重要一点就是,经过三十年之后,我们还是用一种不降调的方式,原音重现来做这场演唱会。这是一个纪念三十年的演唱会,我觉得我必须要很慎重的、很仔细的来参与演唱会的筹备,所以一定要事必躬亲。

Q:在《我是一只小小鸟》《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这些金曲刚刚问世的时候,你尚年轻。过了三十周年再唱这些曲目,心情和感受有什么不一样?
A:每次在唱这些作品的时候,虽然经过很多年,都会让我回想起一开始在录音室唱这些歌的感动。我希望在这次大家听到这些歌的时候,就好像回到大家第一次听到这歌的时候那样的感动。当然,经历了30年之后,我自己对于这些作品的诠释会更到位。情感的表达、感情更能够更丰富。

Q:新专辑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当中?
A:不单参与收歌,这张专辑我自己也有创作。我觉得好音乐第一个当然就是旋律好听。我自己本身也是玩乐器的人,所以我也很注重个别乐器在一首歌当中的表现。当然还有最重要是歌词,必须要很有意境,能真正透过歌词和大家分享。

新专辑目前已经完成了一首作品,也会在演唱会上发表。

Q:今年是出道的第30周年。在这段时间里,音乐对你的意义是否有所改变?
A:当年刚开始做这些专辑时,这些作品中的一些歌曲,是别人从侧面去看我,觉得我是像歌曲这样的一个人。进入这个行业做歌手的时候,可能你必须要按照当下唱片公司对市场的认知或是对你个人的理解,去扮演这样的角色,去诠释这样的作品。而当时我可能还没有完全进入这样的一个状态。

可是经过很多年,经过人生的一些历练之后,你才真正理解,其实你真的就是当初唱片公司从侧面观察你的样子。你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也算是经过那么多年之后对自己的一个认识,自己能够真正完全进入那个情境。我觉得这个算是一个收获吧。你真正去透过这些作品去了解了自己。

现在所了解的自己啊,也许就是大家所熟悉的那些作品吧,《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我是一只小小鸟》《爱要怎么说出口》……我就是那样一个角色的人。

Q:从一开始的歌手、男子汉,如今你多了一个身份是“父亲”。这个身份会给你的创作带来新的灵感? 
A:这个角色的转变其实蛮特别的。对我来讲,去做一个父亲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第一次当父亲,这种经验是只有到了孩子真正出生的那一刻,才会给你一些刺激。你会觉得说,我不再只是单纯一个人,我又多了一个角色就是扮演别人的父亲。它会让你去思考很多事情,甚至对于你自己的人生状态的安排也会有一些启发。

这个对我的创作当然也有帮助,它不见得会说让你写一首做父亲的感觉的歌曲。它会让你想的更宽广一点,会更接近“怎么样去做一个人”的感受。这个对我来说是蛮特别的。

Q:孩子们会听你的歌吗?
A:他们会去网上搜寻,会和我分享听这些歌的感受。他们有时候在电视上看到我,或者在演唱会上听我唱歌,他们会觉得不太现实。我每天生活在他们的身边,对他们来讲我只是他们的父亲,陪伴他们成长。可是有时候透过同学和身边的人,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知名的歌手叫赵传。他们所了解的爸爸,和别人所认知的歌手,是那么的不一样。我感觉得出来,他们似乎也处在有些不现实的状态里面。

Q:如何三十年如一日保持这样的好状态?
A:除了身体的维持之外,心理上也要不断地去成熟,这个是很重要的。

我是一个会去思考的人,思考主要还是在于,心理上的问题怎样得到解决。对很多事情的质疑,对很多事情的疑惑,这个部分应该是最根本的。解决了你心理上的问题,你才能用一种轻松的或者清爽的状态来去面对所有的事情。这个部分我应该做的还算可以。这也是所有问题的根本。

Q:现在你仍然会有困惑?
A:困惑时时刻刻都是会存在的。随着时间的流失,年龄的增长,人活着就是随时要迎接新的问题,解决新的问题。也会有新的困惑,要解决新的困惑。自己心里面要有所准备。

Q:困惑也会成为创作的动力?
A:会成为我创作的新的题材。也许是去寻求一些答案,如果找不到答案,我可能想寻求一些宣泄。也许宣泄完之后就会有答案。

Q:新专辑中会听到你的困惑吗?
A:会的。(笑)

Q:下一个周年纪念(三十五周年、四十周年),你是否想过那个时候的赵传和赵传的音乐是怎样的?
A:我觉得这个行业最有趣的一件事情是,你永远在一种未知的情况之下。这就像我当年出道,发完第一张专辑,然后不小心成功了,给我带来的体验。在这张专辑发行之前,没有人知道赵传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他当了歌手会是怎样一个结果。但是它就是发生了。

这就是这个行业有趣的地方,一切都是未知的。但是就在这种未知当中,有什么样的歌手唱了什么样的歌,突然就进入大家的视线。所以我觉得我还蛮期待接下来的第三十五年,第四十年,可能会有大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