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专访

数学课代表—专访LITE

“专辑封面源自新锐摄影师Yuji Hamada的作品C/M/Y。他的作品,将印刷四色模式CMYK中的K(黑色)去掉,用C(青色)、M(品红色)、Y(黄色)叠加效果完成。色彩作为图层的重要部分构成了作品,而LITE的成员则发挥各自的音乐才能,就像图层一样,互相交叉重合在一起,这两种概念不谋而合。”

Cubic封面

前不久结束完中国巡演的日本数学摇滚先锋LITE接受了Billboard中国专访。

数学摇滚多表现于不规则的循环,听上去杂乱但实则有序的编配,经常使用不规则停顿、不自然节拍结构、不协调和弦。曲风大多混合噪音摇滚、后摇、前卫摇滚、简约音乐、电子等风格,编曲复杂却又能出其不意地在某个瞬间让听者获取兴奋感。
与后摇相结合的数学摇滚可谓受众最广,就二者的发展趋势来说,目前看来,后摇似乎已进入某种固定模式,而数学摇滚对于技术的开发则日渐娴熟与多元化。在日本,数学摇滚乐队中以LITE、té等为代表近年在中国圈粉无数。正如LITE成员所说:“是这样的。后摇是流行已久的,但数学摇滚在世界范围内才刚刚盛行起来。但是,日本后摇在海外看来可能像是“传奇”一样的存在,但其实在日本,后摇大肆流行的热潮刚刚过去,但是数学摇滚乐迷的话,我们觉得无论哪个国家,听这个风格的人们,都有着对于音乐很高的敏感度。”

与硬朗直接、散发着浓重荷尔蒙色彩的té不同,LITE更注重旋律性,在看过LITE的现场后,明显感受到他们的技术甚至比专辑听起来更有爆发力。

“《For All The Inoccense》集中了很多精力,从那开始找到了LITE适合的感觉,在发掘摸索的过程中磨合,掌握更好的平衡感之后又制作了《Installation》。站在作品的角度来说,在发行完这两张专辑后有一种成就感。但是在同期现场演出的时候感觉到,合成器的表现效果并不尽人意,换句话说,感觉还是亲自用手或身体来演奏乐器出来的声音更棒。而后在巡演过程中通过观察观众们的反馈,得到了更多实感,所以《Cubic》就是在长时间积累后,四个人潜心努力创作出来的作品。而作品中则大量运用了休止符来激发听者更兴奋的听觉体验,这才是LITE的样子。”

《For All The Inoccense》专辑封面

《Installation》专辑封面

早期LITE的作品中合成器占据了很大比重,复杂的编排与明亮的旋律生成冲突美感,而后期的作品中,尤其是以2016年发行的《Cubic》为例,不难发现,爵士的元素逐渐显露出来。沉淀了3年5个月,《Cubic》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呢?鼓手山本晃纪解释道:“制作的话采用了各种方法,比如大家即兴的时候会发展出一首歌的动机,有时候我和井澤(贝斯手)也会先编好节奏部分,然后成员做各自的MIDI轨(日本称为DTM--desktop music),最后大家拼在一起看看。实际上当全员无法聚齐的情况下,要想推进作业的完成,我们会客观地想象着作品最终的样子来做,这样会比较好。”

而这点也许能在成员推荐的私房歌单找到某些联系,当收到成员回复歌单列表的时候,不免有些惊讶,几乎没有一首是后摇或者数学摇滚,反而是有洋溢着弗拉门戈气息的速弹吉他二人组Rodrigo y Gabriela、有激进派艺术摇滚Yes乐队,当然还有当红嘻哈歌手喇嘛Kendrick Lamar和Drake。而LITE也坦言,其实乐队是深受54-71和ROVO启蒙影响。

日本乐队54-71

初听54-71,你很难在他们身上找到非常日式的痕迹,却能听出他们受到的美国嘻哈音乐的影响。多才多艺的主唱Sato,在乐队的职业生涯中融入了许多不同的声乐技巧,2009年就与说唱歌手Kool Keith合作发行专辑《IDEA OF A MASTER PIECE》,现在听来丝毫不过时。

专辑《IDEA OF A MASTER PIECE》封面

产于日本东京20世纪70年代末,发迹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新迷幻噪音,在混合了60年代欧美迷幻摇滚与70年代德国ktautrock运动的元素后,日本人自己融入了特有的残酷美感,造就了一副神秘诡异又令人激动不已的音乐景象。 除了灰野敬二、不失者、High Rise,Acid Mother Temple、Ghost这些广为人知的代表音乐人/乐队以外,还有一支ROVO同样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日本迷幻乐队ROVO现场照

“宇宙有多大,音乐就可以做多广”,抱着这样的初心,结成于1996年东京的实验摇滚先驱ROVO,由顶尖电小提琴家勝井祐二和吉他手山本精一为中心组建而成。他们称自己的音乐为“man-drive trance”,如果你热衷于Gong,那一定不能错过他们,极简主义的架构下融合了前卫摇滚、迷幻音乐。而ROVO也曾和Gong的吉他手Steve Hillage的乐队System 7在2013年合作发行了专辑《Phoenix Rising》。


Q=Billboard中国

A=LITE

Q:新专辑《Cubic》中的《Warp》是武田首次献声,是怎样想到这样的想法?

A:武田首次献声,打破了纯器乐的框架,是这张专辑首次挑战。

Q:近来很多新晋偶像女子团体也开始以数学摇滚为主要特色发展,例如sora tob sakana 、Maison book girl等,不仅获得了偶像倾向粉丝的追随,在专业音乐领域也呼声很高,怎么看待这种趋势呢?

A:“音乐本就是多样性的,能够得到这样的评价很了不起。实际上听过了这两支团体的录音音源,也看了现场,感觉挺酷的!”

sora tob sakana

Maision book girl

Q:日系音乐似乎一直走在前端,你们觉得现在日本国内哪种类型的音乐风头正劲呢?

A:“由于Spotify和Apple Music流媒体开启服务的作用,其实就音乐潮流来讲,日本和海外并没有太大差异。尤其是在海外巡演的时候听到电台播放的歌,这种感觉很明显。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找到自己真正对味的音乐,再如何深度发掘,才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事。”

Q:似乎和Mouse On The Keys合作非常紧密呢,北美的巡演感觉如何?有没有想合作的其他音乐人?

A:北美的巡演非常开心。每天早上喝喝酒、从街上四处晃晃,去演出,然后再喝喝酒,感觉是很疯狂的日子(笑)。如果有好的机会也想和其他音乐人一起做点有意思的事呢。

与Mouse on The Keys北美联合巡演

Q:两度来华,有什么不同感受?白酒感觉如何?

A:承蒙New Noise Jeff的照顾,较之前来的观众变多了,中国的观众非常热情,最棒啦!与别的国家的人们不一样,很有人情味儿,特别开心。一定要再来!白酒非常赞(笑)

LITE中国巡演上海站

Q:有没有比较喜欢中国哪个地方?想要体验些什么?

A:才刚刚踏上来中国的旅途,还想去更多的地方。

Q:在Livehouse和音乐节演出感受有何不同?更喜欢哪种?

A:音乐节会有各种各样的乐队参演,是可以检验各种乐队的绝佳时机,而livehouse大多是奔着心里真正想去看的艺人,观众会更纯粹,而且欣赏的时间相对比较长。各有所长吧。

LITE中国巡演北京站

Q:有了解中国的音乐节么?想要参加么?

A:非常想参加!如果有合适的契机,请让LITE能够来参演!

Q:最近在听什么音乐人?

A:最近听的比较多的是Bonobo。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