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billboard logo

专访

对话宫阁:年轻就要有张闷骚的嘴

采访 / 新人快答 By:朱尔摩斯 2017-01-05 10:46:11

文丨朱尔摩斯

穿过北京的雾霾,路面上几乎所有的车辆都亮起了雾灯,坐在车里感觉像是要去向哪里探究真相。下车的时候我把ZUNE摁了暂停,LCD屏上显示的是Lambchop的《Relative #2》,迟缓得让人轻松,我想,我要把这样的情绪传递给这个不爱说话不懂跟人表达的音乐人,他叫宫阁。

身上背着TFBOYS《青春修炼手册》编曲人的光环,是这首估计已经被中国1亿人听过的歌成就了宫阁吗?不,是宫阁成就了宫阁。很难想象一个不善言谈的27岁年轻人,在面对提问的时候,他可以非常理性地说出这样的话:我对任何风格都没有排斥,如果从营养土壤来说,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每一种音乐都有它的局限性,但是每一种音乐都有无法取代的闪光点。宫阁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想到了另一个年轻人,但不是音乐人,而是一个才19岁的荷甲中国球员张玉宁,两人的语言都表现出了与他们年纪不符的成熟和大度。但凡是一个有过很好履历的幕后人转到台前作为艺人,所有人都会好奇这是为什么,宫阁的语句有点异类,“做幕后那么多年了,也回头听了自己做的那些音乐,慢慢的会有反应,我有些很私人的情绪,我需要自己来表达,作为出口。”


商业一点和口水一点的关系

EDM这个词,我应该是3个月前才知道它的真正解释,其实无非就是电子舞曲electric dance music的缩写,我没有查阅过这个词的第一出处是哪一家媒体,但是无论是哪一家,这样的包装当然是有助于电子音乐的重新洗牌,也符合时代浪潮,但还是认为这个缩写有点故弄玄虚了,排除掉我的主观态度,我问宫阁是否给自己做过什么定位,“我就是一个音乐人。”此时他的表情和回答方式,又让我想起了另一个人,“省话一哥”萧敬腾。坦诚的讲,宫阁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无趣的,可是当世界所有的人都在寻找趣味的时候,他却选择了无趣,所以他就是那个与众不同的人。怎么看他都不像一个索尼出品的新人,他给人的感觉太不主流,“那你意思我是非主流吗?”我其实是好奇他的口味,“我刚才在听Chance The Rapper, Kendrick Lamar, 我最感兴趣的是现在他们和Drake这样的艺人已经开始用Jazz的方式在做音乐了。”他并没有用“我觉得他们很酷”这样很虚的词句来表达对某个音乐人的喜欢,而是说得那么具体,这是另一种趣味。

如果问TFBOYS最火的一首歌是哪首?我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答案一定是《青春修炼手册》,但是这首歌的编曲却是一个那么膈(第三声,意思是不合群)的人,这是一个极大的反差。他好像听懂了我潜在的问题,“我编了这首歌,不需要藏着掖着,对我来说它完全没有问题,而且也不是粗制滥造的音乐,而且很好听。我一点都不觉得难堪。”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向了关于什么是商业音乐,用宫阁的理解,“所有的流行音乐风格都应该划分到商业音乐里,我也不认为王家卫的电影是纯艺术的电影,它们也是商业的。所以在业内,当别人跟你说你要再商业一点的时候,我的理解是再口水一点,”他稍微停顿了一下,“当我不小心,写出一首又商业又有点口水(的歌)的时候,而且是百分之百表达自己的,我觉得那没有问题,但是我不会刻意地以为了被传唱(为目的)而写歌,”在他看来,音乐并不存在大小众的高低级之分,“并不能说不被大多数人喜欢的小众音乐就多高级,能写出被大多数人喜欢的歌,这个其实也是需要一些能力的。其实有些音乐就不是做给普通人听的,是给音乐人听的,日本就有很多那样的乐队。”


你好,坂本龙一先生

宫阁首张专辑内地版封面

宫阁海外版专辑封面

就是这样一个有点闷的年轻人,说自己小的时候是一个朋克和emo迷,这种反差给人的感觉依然巨大,而他给出的喜欢的艺人里,几乎都让我有些意外,比如日本的Ellegarden,Northern 19,还有The Used,我默默地在心里对他说了一句“小伙子,有点意思!”对了,他还说希望有机会可以跟坂本龙一坐下来聊一聊,“可能大家在专辑里听不到他对我的影响,可能只是钢琴部分有一点,但是坂本龙一先生的理念对我影响很大。”他说到坂本龙一的时候,后面很尊敬地加了一个敬称:先生。

要临走的时候,我问他,你什么时候会做个演出,带乐队还是做Steve Aoki那样的演出?他的回答有点酷,“在我什么都还没有做出来之前,我不是很喜欢跟这个世界说我计划做什么。所以真的很抱歉。”

仔细一想,像宫阁这样不喜欢急于说计划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了,宏图大志听多了以后,这样的声音虽然听起来有些不习惯,甚至对于一些人看来有些不那么礼貌,但是它就是很真实。跟他说完再见的时候,我又掏出了我的ZUNE,这时候开始的是Lambchop的另一首歌《Harbour Country》,它好听得让我暂时忘记了雾霾,我对自己说,我挺喜欢这个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