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专访

专访太极:突然卅年便过去 依旧愤怒 因为深情

 

推开排练室的门,吉他键盘贝斯鼓,节奏与旋律纠缠翻涌,填满寂静的走道。咔嚓一声门锁落下,乐器又各司其职默契响起。一首《留住我吧》剥离电流与听觉相遇。太极的金曲在排练厅里发酵,混杂着三十年的故事浩荡流过。

十二月末的香港,年尾暖得有些燥热。在Billboard中国专访太极乐队的前日,乐队获得本年度金针奖的消息在本城媒体中迅速传开。这个由香港电台举办并评选的奖项,被视为香港乐坛的最高荣誉。自1981年第一座奖杯授予顾嘉辉以来,翻开金针奖的获奖名单,唐涤生、温拿乐队、徐小凤、林振强、杜丽莎……一个个高高伫立,自成巅峰令人仰止。

尚未来得及庆祝,又回到排练场,将《Crystal》《留住我吧》这些时日已久但仍然动人心弦的旋律铺展开来。1985年出现在大众视野,作为1980年代乐队热潮的中流砥柱,太极的重量已足够进入历史册页,而太极不仅仅是历史,那些静止的荣誉和光芒,似乎远不及他们在这一方排练厅里,与老友们相聚演绎起鲜活的音乐来得生动可爱。

《Rcok the Ballad》发行前,太极在微博与乐迷分享了专辑封面。

12月16日刚刚发行新专辑《Rock the Ballad》,太极六子在香港的各大商场、演出场地奔波,宣传、签售忙得不可开交。与温拿的同台演出也将于1月7日上演,他们亦抓紧每个契机相聚排练。各自都有自己的事业,待要回到一起发片演出,六人又坐到一起。接受Billboard中国专访时,Ernest(刘贤德)开玩笑:“这一次比较见得多一些了,因为我们的专辑宣传活动,我们练习了差不多一个月,天天见都烦了!”六子纷纷点头附和,又互相对视哈哈笑起来。

“这张专辑我们找了一些老歌来唱。都是我们长大时候听的歌,很有共鸣,比如Gary(唐奕聪)选的《风中劲草》。也是一首很老的歌。”提起新专辑《Rock the Ballad》,Eddie(盛旦华)如是说。从林子祥的《这一个夜》到Raidas的《别人的歌》,由太极重新演绎经典老歌,也在1月7日的演唱会上首次与翘首以盼的歌迷见面。Ernest感慨:“我们做这张专辑花了很多时间,用了很多心血,才做出来。我们觉得这一次演唱会意义这么大,所以希望可以把最新的东西第一时间拿出来给大家。”

一旦坐在一起演绎从前的音乐,又回到三十年前组乐队的喧闹之中。讲起旧事,六人插科打诨,相互拆台好不热闹。国语并不标准,每个人都极尽可能去寻找最合适的表达,说得不准再相互嘲笑一番,仿佛意气风发的1980年代仍未走远,年轻时“夹Band”的岁月就在昨天。

《爱你1314(假到死)》是成军30年时太极送给歌迷的礼物。

太极上次推出新歌,还要追溯到2015年。正值太极成军30周年演唱会,六人推出了一首玩票性质的《爱你1314(假到死)》,感谢歌迷的一路相伴。填词的依旧是搭档30年的填词人因葵。一向词风妖冶的因葵也放开了手脚,写出“到了这日再没愤怒继续爆机,你会发现我与友伴正要喝茶”这样欢脱的句子。

 “这首歌是Joey(邓建明)跑步时写出来的。特别送给我们的歌迷,说我们爱你一生一世。”Eddie说。

“为什么后面有‘假到死’,因为我觉得他们说的都很假,后面这个(假到死)比较真一点”Gary唐奕聪忙不迭戳穿真相。

“发泄过后也要记住永远爱你/免致透露世俗制度对你责备”《爱你1314(假到死)》看似玩票,依旧能在歌词之中看到乐迷熟悉的太极,依旧会深情地说“永远爱你”,也从未放松对这世界的警惕。

与Patrick(雷有辉)是中学同学的填词人因葵,从中学起就带着雷有辉接触众多的地下音乐。直到太极成立,乐队将旋律给到这位另类词人,填词人再沿着旋律敷演出《呐喊》的愤怒,《迷途》的失落悲伤,抑或《南侠展昭》的不平之鸣,唱尽一代港人的迷惘和彷徨。从那一首《红色跑车》开始,太极的故事,也就在旋律与歌词之中,行走了三十年。

一首《红色跑车》,是太极留给大多数乐迷的第一印象。

1980年代,故事尚未开始。Rciky(朱翰博)与Joey、Gary、黄家驹和黄家强组成Laser Band,彼时Beyond已经成军,太极还没有踪影。一群人甚至跑到广东蛇口,在摇摇晃晃的大船上演出,从张国荣演到Police。Patrick还在乐队Trinity做鼓手,耕耘自己的音乐。弹古典吉他的Ernest在音像店上班,自己的乐队Zoo已经在乐队比赛中拿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从Deep Purple到Pink Floyd,从许冠杰到Police……太极六子你一言我一语讲起年轻时给他们带来深刻影响的乐队和音乐人。在乐队层出不穷的1980年代,太极突出重围,这样一群性情迥异的年轻人,将无法被定义的太极的音乐推到浪尖,成为乐队浪潮之中最耀眼的代表。“早期的时候很多人会问太极是怎样的风格。其实我们一直说,太极根本没有特定的风格。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东西放在里面。这就是太极的风格。”Eddie说。

太极最后一张专辑《Utopia》,与北京的众多音乐人合作。

1995年,成军十年后,成员们感到是时候分开。最后一张专辑《Utopia》,他们决定抛掉一切既定的风格与负累,做出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旋律。于是这只已然在香港取得佳绩的乐队,带着自己所有的乐器毅然北上,在当时摇滚乐发展得如火如荼的北京停下了脚步。

“那个时候大家都有共识,就是我们这张专辑会是最后一张。1995年,我们就住在北京一个月。” “魔岩三杰”的时代已然到来,唐朝、崔健、黑豹……太极至今仍记得当时北京空气中蠢蠢欲动的气息。Joey回忆,他们在北京结识许多有趣的朋友,与来自天南海北的音乐人交流,还曾在Livehouse看了指南针乐队的罗琦的演出。笙、古筝、新疆民歌、女声与太极的音乐盘踞交融,这张《Utopia》收藏了那段年月中太极向外寻找新声和向内重拾自我的思考。一个句号就此划下,新的故事再度启程。

太极在演唱会排练现场。

1月7日,演唱会上,以一首《加州旅店》开头,太极将新专辑中那些经典的旋律悉数演唱。舞台上,时间淡去了痕迹。他们依旧是那群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怀着一腔热血地聚在一起,只为了创造出从未有过的声音。

而最动人的莫过于那首新歌《几个十年》,填词人林若宁将这浩荡而去的三十年,写成一段浅淡绵长的史诗:

一生只得这一次 记录光阴野史
给这个十年最关键词
悲欢得失也可以 眼泪沾湿信纸
留待过几年拥有诗意
给青春 致悼辞 更多 层次
辛酸史 还是满意

正如Joey所说,如今的太极或许不再以20出头时的方式,对这个世界表达迷惘和愤怒,但他们依旧保持着热情与敏锐,在凡常的生活与繁忙的当下依旧审视着每个琐碎而动人的瞬间。还会愤怒,因为深情。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