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专访

专访何晟铭:若有情怀淡如水,变无劯念似墨浓

采访 / 人物聚焦 By:朱尔摩斯 2017-01-22 19:26:03

文丨朱尔摩斯

——应该怎么称呼您比较合适?
——怎么都行,直呼何晟铭或者叫小何都行。
——就叫您何敏吧!
听到我们叫他何敏,何晟铭怔了一下,他估计没有想到还会有人提起他“中国力量”时期的名字。20年前的那个莽撞轻狂的少年,如今已是国内有口皆碑的青年演员,以歌手身份出道的何晟铭,如今却越来越少有人记得他曾经是个歌手,是那个曾经席卷内地的第一男团中国力量的主力成员。从中国力量到何敏,到何味奇再到如今的演员何晟铭,跌跌撞撞,虽然已经过了小鲜肉的年纪,但看上去他依然充满着年轻的朝气和热情。若不是对他有比较多的了解,一定不会有人敢相信这位年轻人已经出道20年有余,新EP《二十年后》就是何晟铭对自己的20年纪念。


以前的我被你忘记了
好多年后向前走的我
忘记我很好 
这话我不会对人说
我没认输希望你晓得
——何晟铭《二十年后》

20年如白驹过隙,这句话可以在何晟铭的讲述里深刻地感受到。我们有些担心面对一个如日中天的演员何晟铭,聊起他过往的音乐故事会引起他的不悦。“我完全不介意,难道你从我脸上看到了不悦吗?”说完他给我们做出了一个笑脸,这才打消了我们的疑虑。恐怕大部分何晟铭的影迷们并不清楚“中国力量”的当年是如何的风光八面,在那个没有小鲜肉的时代,何晟铭绝对是内地首屈一指的靓仔。他是我见过的在形象包装上最像港星的内地艺人,甚至直至今天在这个层面何晟铭依然无人超越。在写真集这三个字还只是停留在报刊杂志上的时候,何晟铭成了内地第一个吃螃蟹拍写真的男艺人。在他早年第一次去《快乐大本营》的时候,给人的感觉这就是内地的郭富城。“这个很有趣,因为我那时候在广州发展,去香港的表演也比较多,第一次在那边演出完了后,香港很多报纸都拿我跟郭老师比。”这个话题一下子就打开了何晟铭的话匣子,“那时候我还发了一张3吋单曲CD,那个时候这样的CD只有在日本才有,后来我还去泰国拍了一本全裸写真,那时候在香港这些都算得上前卫的。”

如果何晟铭不选择单飞,也许中国力量可以成为内地的小虎队,中国第一支偶像男团可能就是中国力量,改写历史的是他们,而不是那些后来者。可是事与愿违,对于很多80后生人这是一个不小的遗憾。“对,很有可能(成为内地的小虎队)。”他的回答非常肯定,“可是现在想想,我也觉得为什么我要单飞呢,像现在很多的组合成员都可以有各自的发展,互相不耽误,可能主要的原因还是那个年代没有一个专业的指导吧。”很少人注意到1997年TVB和华星唱片主办的那场全球华人新秀歌唱大赛中,中国力量拿到了第二名,这是中国内地组合第一次在内地之外的地区赢得一个如此大的荣誉。但其实故事远不是那么轻描淡写,本来这笔可以更浓墨重彩。“那一届我们就是冠军,只不过我们是一个组合,按规定不能颁给一个组合,所以我们是亚军,TVB还给了我们另外一个奖叫做最佳表演奖。之后就是98年,我们上了春晚。”

外界都以为何晟铭单飞,让成员间形成了某种不可道破的壁垒。“不是这样,我和彭亮、杨光一直有联系,前段我回广州,还跟杨光见了一面,他送了我三张唱片,还聊了聊未来音乐的合作。”我们抛出了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中国力量有可能重组吗?何晟铭的回答同样非常肯定:“没可能。这个(可能性)曾经央视的中华情想促成,但是后来还是没做成,我觉得即使重组无非就是唱几首歌罢了,像上次小虎队重组一样,意义不大了。”虽然单飞后的几张专辑都给当年的华语歌坛留下很重的印记,但他依然不忘他在中国力量时期的恩师王文光:“我虽然单飞了,但是我那时候的第一张专辑依然可以找王文光老师做,情谊是永远都在的。”


水一般的少年
风一般的歌
梦一般的遐想
从前的你和我
手一挥就再见
嘴一翘就笑
脚一动就踏前
从前的少年
啊 漫天的回响
放眼看岁月轻狂
——李治廷《岁月轻狂》

90年代的广州歌坛是充满了魅惑和前卫的。因为比邻香港,在互联网不发达的年代,广州承载了绝大部分中国流行文化的输入功能,年轻人们都在蠢蠢欲动。何晟铭就是在那时候开始了自己的艺人生涯。“那时候广州真的是娱乐圈圣地,去了那边就会看到太多的明星,晚上出来吃宵夜,经常旁边那一桌坐的是毛宁、韩晓,另一桌坐着的是林依轮、陈明。我们虽然是晚辈,但是王文光老师坐在我们旁边一起沏壶茶吃点什么的,那就意味着我们就是娱乐圈的艺人了啊。跑通告的时候经常能碰到,他们也都给我们这些晚辈鼓励。”

广州的新潮给予了很多音乐人足够的精神养料,就像后来的树村所给予摇滚乐的氛围一样,只要做出好的音乐唱出好的歌就可以不计太多物质回报,这在当年的何晟铭身上也同样应验了。“我们三个当时几乎所有的钱都拿来买衣服去了,为了演出更酷啊,加上那时候年少轻狂。”何晟铭在40分钟的采访中用了好几次“年少轻狂”,我们很想知道年少轻狂在他眼里是有多么疯狂,他给我们说起了一个令人激动的故事:“忘了有一次中国力量在哪里,是跟亚洲电视合作的,我们在一个老船厂演出,船上就是舞台,距离水面大概四五米吧,我们临时决定最后的动作就是三个人集体空翻落水,当时全场都尖叫轰动了,完全没有见过这样的演出。”当然成名也是有代价的,比如他们就曾遇到过演出结束后,被潮水般的歌迷冲散了团队,三个人飞也似地“逃”回酒店,衣服被歌迷扯破了。“那次是我们遇到的最疯狂的一次,虽然心有余悸,但是心底里是幸福的。”

后来他的那张专辑《梦见何味奇》甚至找来了郭富城的御用编曲谭国政。就在星途一片璀璨的时候,何晟铭选择到北影进修,也就有了现在大家看到的演员何晟铭。在看起来顺遂的假象里,其中的苦难只有当事人才能细述:“那是我人生中最低潮的时期,夜里经常睡不着,有一群失意的的朋友,经常就待在一起喝酒,喝醉了心跳加速的感觉很痛苦。都快吃不上饭了,北京租的那个房子非常小,一进门就是床,三个射灯,其中两个还是坏的,那段日子非常痛苦,远离了舞台和掌声。”

何晟铭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痛苦,而是津津有味,他说这是人生给予他的财富,他从来没后悔人生中的任何选择。“我虽然现在棱角摩得都快没了,但是我内心依然是火热的,如果我年轻20岁,我依然会做那些疯狂的事,甚至更疯狂!”说完这段话,他故意用了一个很老派的耍酷动作来表达言语之外的意思,两手提了提皮搂的领子。它充满了深意。他从未离开音乐,只是远近有别。“我最近在听范宗沛,确切地说,我经常用范老师的音乐来平复心情,最近在我的车里听得最多的是这张唱片。”他轻轻地弹了弹手里的烟灰,指了指手机上范宗沛《望,不忘春风》的封面,我突然也感慨地想起李小龙的一句武术哲学:做水一样的人,无形。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