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专访

专访吴克群:和敌人为友 同纷扰共处 与孤独玩笑

文|大洁

一切从一部电影开始。

在咖啡馆打工的少女米雅为了实现自己的电影梦兜转于好莱坞大小片场试镜,屡遭漠视,罕人问津。怀有爵士灵魂的钢琴乐手塞巴斯蒂安一心向往自由爵士之路,却不得不在穷困潦倒中到餐馆弹奏一成不变的餐厅背景曲,抑或违心的在流行爵士乐队摆弄炫技,追名逐利。当这两颗落魄之心相遇,便成就了电影《爱乐之城》的悲欢离合与爱情之歌。


人生悲喜剧

提到这部近期热片,还是缘于吴克群谈到关于孤独的话题:“最近孤独的时候在听《爱乐之城》的原声带 ,里面的两个人很孤独,不被人了解。孤独的爵士乐手想要开一个bar,做很old school的爵士。一个想要当演员,可总是失败。两个人都是一部分孤独的代表,但合唱的《City of star》又很妙很甜蜜,他们是很幽默的组合”。

或许这正好折射了这位发行12张专辑,却在音乐这条道路上开启“孤独”这个稍显感性话题的音乐人此时的心境。不同的是,在表达“孤独”之外,又加上了“幽默”二字。

去年年末,第八张创作专辑《人生超幽默》问世,同名曲融合了big band的爵士编曲,结合说唱混搭,这对吴克群来说无疑是有趣的尝试。“爵士是很多黑人在小酒馆里的低语,那是对生命的呢喃。而rap是抗议性的,这样编排 《人生超幽默》,不只是表现反抗,人生很多事要微笑面对、是要有内心的低吼”

带着轻松的语气,我们并看不出眼前的他在不久前刚刚宣布了左耳突发性失聪,听力只剩六成。这对一个视音乐为生命的创作者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不仅如此,人们注视他的方式,似乎也从来不只是单纯的朝向他的音乐天赋,那些对于他个人生活的揣测猜疑、世间纷扰都像一面磨砂玻璃,将他泉水般的动人旋律遮盖在本应更加璀璨的光芒之下。

(图片来自吴克群微博)

然而,这些似乎都没有阻挡他想借由音乐传达给我们的曲线自救大作战--以幽默解千愁。诸如“人生找不到遥控器”、“你爱的不是你的”、“你的热血也许他们需要翻译”这样标签化的幽默观世感,乍看唐突,也许多听上几次,你就能感受到这个并不复杂的男孩想对你做出的玩笑般的安抚。

带着温暖的微笑,眼神中看的到光明:“面对它就是喜剧,逃避就是悲剧。很多问题最终还是要解决、很多砍是要跨过去的。如果很多年后会想‘当初跨过了会怎么样’,那就很悲哀、很可惜。那么,我就要跨跨看”。


昨日重现与为你写歌

首张全创作专辑《吴克群》

从2000年参加MTV台歌唱选秀节目《新声斗阵赛》的比赛而受到音乐制作人姚谦的赏识签约出道,2004年首张全创作专辑《吴克群》发布,同名主打歌让他的名字被所有人熟识,于是有了《为你写诗》、《老子说》这样的斩奖金曲,这个一直想要“跨跨看”的歌者在经历那么多赞赏过后,却像回到了一开始,回到了第一次听到《吴克群》在电台播放时不由自主一抽的时刻,那时的他积压多年的梦想终见曙光。“就算现在,每次在电台播这首歌,我还是会心里一震,就像回到当初,很纯粹。那时候满腔热血,就想着要把歌写出来。而现在则是有很多感触,很想把他们丢出来。”

这随口说出的一丢并没有看上去那样轻松,整张作品创作经历一年半,制作期一年,如同过往专辑,在时间的塑造中每一首歌都需要被注入生活的感触,打上那段时间的独家记忆。“有些人会写几十首然后去挑,可是我对于这几张专辑,都是什么时间对应什么历程,就像日记一样”。

这样的态度还体现在他为其他人写歌。当《好听》、《爱哭鬼》、《疯了疯了》等无数热歌感动你我,站在歌曲后面的吴克群其实是在为这些歌者描绘属于他们自己的百转千回。有人问他是不是有专门写给别人的曲库,遗憾的是那并不存在。“今天和你聊你的心事,我才会写属于你的东西”。


一根针的声音

对于真实的诠释,吴克群还有让人意外的尝试。每一首歌都如同做制作demo,刻意避忌完美,使用传统的盘带录音来追求声音的绝对真实。仔细聆听,你会发现在《孤独是会上瘾的》或者《失速》中,保留了过盘带才会有的底噪声。甚至在做完母带之后,公司方面十分犹豫噪音会否过大。

新专辑混音中(来自吴克群微博)

“我们又做了电脑版,电脑化的录音,包括呼吸声都修得很漂亮,我听了发现相差太远。”这个时候他突然认真了起来“一个是可以听到不干净却很孤独的声音,那好像一根针的噪声。另一个却太干净,那不像你生命之中应该有的东西”。其实,有的话无须多问,答案早就藏在音乐的每一个角落,似乎每个人都在用他最擅长的方式表达着生命最真实的属性,这种执拗近乎捍卫人生,“人生本来就不是完美的,歌为什么要做的完美”。


与怀疑和平共处

即使在细枝末节中都要的传达“孤独”的意味,在吴克群眼里,人最大的敌人始终不是孤独。

“曾经做音乐的每一天,我都怀疑自己,我写歌也许不会有人听到,想过放弃,不如算了吧。”也考虑过去过普通生活,转念不能心甘的他,在纠结的情绪下过活。在命运带来的不确定中,面对自己内心的“怀疑”,如临大敌。“最后运气好开始有人听到,那就是不断证明自己的过程”。

(来自《孤独是会上瘾的》MV)

有趣的是,当聊起《西部世界》的桥段,他却话锋一转“怀疑就像西部世界的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开始有了自我意识之后比人更有使命感,所以人和机器人哪个更重要,哪个更纯洁?人需要保持的一个特点就是需要怀疑。怀疑在做的事,怀疑我在面对的是什么”。很难想到眼前这个出道17年的歌手,仍旧会为了保持纯真,宁愿让疑惑如影随形。

这看似矛盾的表达或许正是对吴克群的最好解说--和敌人做朋友,同纷扰和平共处,与孤独开个玩笑。


再一次尝试

如同想做音乐的初心,几年前就有做电影打算的他依旧面临着大众的猜疑,一旦被打上了“你是做音乐的”标签,人们似乎就有理由质疑你的初衷。“大家觉得你是做音乐的,你有一些成绩所以做电影,你真的懂吗?”。需要让编剧、监制,让所有与他合作的人理解他对镜头表达的需求,他不断向人们证明他真的理解怎么做电影“我也会不禁怀疑自己真的会吗?和开始做音乐很像,我回到平地,然后对于所有事情,都不放弃”。怀疑和坚持在他的人生中似乎永远双线并行。

“很不安,但又很兴奋很上瘾。真是很讨厌的一件事,但是你就是得要去做”。那种无法克制的兴奋与激动毫无保留的从他表情里、言语间传递出来。

在决定演《大泼猴》里的猪八戒之前,吴克群对于古装戴头套的装扮很犹豫,要知道他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掉头发。在与小说作者和编剧聊过之后,最终决定去做。“他们讲里面的故事会发抖,眼眶泛红,我觉得这些人很热血,你不知道走对还是走错,至少和一群很热血的人做事你就会觉得OK”。被热情之火照亮,一旦找到心灵的支点,他就会勇往直前。面对选择,其实他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果敢。

“人生会选很多路,对对错错,错错对对,没走过都不清楚,不知道每条路该怎么走,太痛苦了。可是时间一拉长你就发现,你会做对也会做错,这些东西排列组合之后你又不知道对错是什么,后来发现哪一个你最想做、最快乐,你就去做”。面对太多复杂的抉择与挑衅 ,最终选择竟是自心出发,随性而为。

外部的尘埃似乎恰好集结锻造了一个更加内化、坚定、收放自如的吴克群。这时的他方知人生之幽默。

就像字典中对于“La La Land”的解释:

An euphoric dreamlike mental state detached from the harsher realities of life

一种极乐的、在梦境中一般的、脱离残酷现实的精神状态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