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专访

对话目思者:音乐就是灵与肉的结合

文|老惠

目思者,一个听起来专注又正念的名字,带着天然的治愈作用。

2016年12月12日,成军已十年的目思者乐队终于发行了他们的首张专辑《小人物》。《小人物》收录的12首歌横跨16年,记录了主唱慕子身处不同时期面对不同的人生境遇所展现的想象力和生命体验。被问到为什么还要把十几岁写成的作品拿出来发表时,慕子坦言,这样可能不至于对过去的生活一无所知吧。当不断获得新的眼界并将它们贯彻到音乐创作中去的时候,音乐用来“回忆”的那部分功能反而显得更加重要了。

初三那年,慕子第一次在教堂看到电吉他的时候就爱上了,升入高中便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音乐科系。慕子期待能够尽快驾驭《Sweet Child O' Mine》那样的歌,不成想组里的同学们水平层次不齐,“弹得还不错”的慕子感觉很无聊。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后,他休学去了一家便利店打工,依旧做着自己的音乐梦。

慕子是个典型的班霸,每天在便利店开着手提音箱大声放歌,为证明自己吉他技术一流还会经常找人尬琴。贝斯手李振听说有个Rocker嚣张得很,便拿着一沓尖货猛碟跑去慕子打工的便利店找他。从此,不打不相识的两人再也没有分开过。

20岁那年夏天,慕子和李振相约环岛游,顺道去台湾各大Livehouse看演出。一路上不断听到有人议论一个叫元凯的人,吉他技艺相当了得。慕子对元凯充满了好奇,并再次燃起了他对同行的征服欲。又过了一两年,慕子担当制作的一张大碟恰好找来元凯做录音室吉他手。两人一见如故,可谓英雄惜英雄。

弹吉他、打鼓、组乐队、担当制作人、经营录音室……梦想家慕子尝试着音乐的各种可能性,却也不断地怀疑着自己的技术是否过硬、感情够不够丰沛。同时期的李振在学校和音乐教室教弹贝斯,偶尔也接些录音室项目。而彼时的元凯已经逐渐打开了局面,他先后与张学友、苏芮、李宗盛等一众巨星合作,职业乐手之路越走越顺。

慕子认识很多鼓手朋友,自己也打鼓。合作人选一大把,他却苦于找不到一个可以打出理想律动的鼓手来。直到有一天,他在网络上看到了一张宇翔的照片。宇翔打起鼓来“气势嚣张”,拿着鼓棒的手扬得特别高。慕子疯也似的搜集各种资料,最终辗转联系到了当时还在读大学的宇翔。

处境不尽相同的四个人最终还是破除万难走到了一起。组团路漫漫,筹备良久的目思者并没有立即写歌发片,而是跑去山上闭了一年半的关。每天面对节拍器夯实基础,他们希望提供的,是乐团的另一种面貌:有技术,有情感,设备好,制作精良。

十年过去,太多不可预知的事情发生。而音乐一直如影随形,填满了他们大部分的青春。糟糕的时候该怎样呈现?《小人物》就像时空胶囊一样,已经超越了慕子的本体世界,完整地给出了一套轻熟男的浪漫表达,里面盛满了欢乐和苦难。目思者终于可以通过这张《小人物》把四个人心中的完美样貌呈现出来,在那些不赞一词的或甜美或凶狠的旋律里堆叠、架构、爆裂的10年,迷人又可贵。

(《小人物》专辑封面)


Q= Billboard China

慕=慕子       李=李振

元=元凯       宇=宇翔

 

Q:我想你们四个人对《小人物》都有各自的理解和侧重。你们最喜欢的歌是哪首?为什么?

李:很多媒体报道说我们的风格很摇滚,其实也不是啦。很多曲风在这张专辑中都有涉猎。摇滚、蓝调和抒情风什么的。这张专辑表达的一些情绪不完全都是我们自己的,就是感触周遭,然后记录下来吧。我最喜欢的歌是《沉默》。这首歌的歌词非常棒,旋律也很喜欢,贝斯很大颗。

慕:之前一直觉得自己不OK,我们花了将近十年时间来赚钱买设备练技术。现在却发现市面上的大多数音乐都不太需要技术,情感丰沛就行了。专辑的第一首歌《梦》是我快17岁的时候写的,《回忆角落》是去年写的,时间的跨度是很大的。过去我们也玩过Thrash Metal那种很快很快,吉他狂飙的风格。现在倒是觉得那些东西也并不是很难的技术。可能过了很久才能体会到简单事情的美好,越简单反而越难吧。《Blue Sky》这首歌蛮特别,它是这张专辑唯一的演奏曲。我们其实只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做成了这首歌,几个人即兴弹了两三个小时,旋律和律动就从我们的身体透过我们的手缓缓流了出来。双吉他的合作往往不会那么顺利,但是我和元凯互相不用等,这确实很难得。

宇:听音乐是非常私人的事情。过去做的东西虽然特别青涩,但同时多了回忆的感觉。我常常把音乐看成是肉体和精神两个部分的结合。“精神”就是歌词传达的内含,“肉体”就是你能听到的乐风、编曲和技术性这些东西。这张专辑的“精神”横跨16年,内容非常丰富。就“肉体”而言,编曲啊乐器啊是希望做成十几岁的人听起来也OK,四十岁的人听起来也OK,所有人都能享受的那种专辑。我最喜欢第七首《就要走》,这首歌非常帅气,也是我们最喜欢的post-grunge曲风的。

元: 每一首都很喜欢诶,那我还是选《Break Me Down》吧。这首歌有一种“来啊,互相伤害啊”的感觉。编曲有点偏古典,从现场表演的角度讲,弹起来非常爽快。

Q:遇见分歧的时候怎样达成意见统一?

慕:我很尊重大家的意见,我们只有一个共同的想法那就是“好”,以“好”为前提。如果花五天可以做得好,花三天就不那么好,那我们一定会选五天那个选项。这也可能就是我们花十年时间才出了一张专辑的原因吧(笑)。

Q:目思者的内地首秀是去年七月在张北音乐节的演出。有没有什么好玩儿的见闻?对大陆摇滚乐迷的印象怎么样?

慕:张北很好玩。有非常多草根的,当地民俗的东西。主办方还安排我们在蒙古包吃饭。当时表演的乐队非常多节奏很紧凑,我们开演的时候台下只有七八个,最多十来个人。于是我就设计了一个特别嚣张的开场,一下子就聚拢了很多很多观众。我一直很好奇张北的草原为什么那么大,真是一望无际的草啊。这也让我想起了台湾的海洋音乐季,那里是一望无际的海。之前玩地下乐团的时候,我也在海洋音乐季的主舞台表演过。大陆的乐队风格比台湾多多了,我在酒店也看到有电视转播,品质都非常棒。

Q:对目思者有什么新的期待?

慕:我们希望可以做能够启发专业乐手的专辑。我知道这样的乐队非常非常多,但他们不是中国的乐队嘛。我们希望可以提供乐团的另一种样貌。就我个人而言,我最不重视唱歌,最在乎乐器。那希望还是把技术做好吧,混音录音大多时候也是我们自己来,总之目思者的东西,一定要保证品质。

Q:你们各自的Music Hero都有谁?

宇:我最开始喜欢Michael Jackson, 高中开始听摇滚乐后听了大量的U2、Sting、Incubus。喜欢的鼓手有Vinnie Colaiuta、David Weckl、Jojo Mayer、Josh Freese、Steve Gadd等等。

李:我在高中念影视科,某天在影视科办公室的墙上看到一张全黑的专辑封面,也就是Metallica的第五张同名专辑《Metallica》。回去就找出来听,从此爱上了摇滚乐。后来听了这么多风格,还是最喜欢Hard Rock。乐团的话我喜欢Nirvana、Metallica、Steve Rowe、Mr. Big。Mr. Big的现场看过两次,每次都感动到哭。最喜欢的贝斯手是Billy Sheehan。

元:我听蓝调和fusion比较多,喜欢Muddy Waters、BB King 、Steve Gadd 、Fourplay、Steve Vai、Extreme(可能只是喜欢Extreme的Nuno吧哈哈哈)。

慕:我喜欢韩国摇滚歌手金京浩、 X-Japan的Hide、Slipknot和Janis Joplin。最想看的现场是Aerosmith,喜欢的吉他手有Sean Lennon、Nuno、Yngwie Malmsteen。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