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billboard logo

专访

专访陈洁仪:行走在近似无限完美的天堂边缘

“天堂边缘就是说,你不需要到达天堂,也不需要到达完美。只要在那个边缘,就会很满足。”

“在冰岛,车往前一直走,整天整天,你看到的都是白雪。”陈洁仪坐在北京的秋色里,粉色毛衣是雨后秋风里的一点暖。忽然讲到,年初旅行至冰岛,冰天雪地中跋涉,被清冷的松弛与清醒包裹,陈洁仪略显疲倦的眼里刹那有光。仿佛此刻身处聚光灯下,而心还在世界尽头的冰岛。“很Chill(寒冷),很放松。我只记得要抓住这种感觉”。

留存这一刹那的方式,是音乐。

图片:来自网络

“心情太压抑,你要快点登机,快去别的地方。”一首《7号登机口》,召唤疲惫的身躯启程前往远方,也仿佛要定格陈洁仪与冰岛有关的情节与情绪。歌曲由旅行团乐队的孔阳作曲,初版满是独立摇滚乐队的张扬少年气。经过重新编曲,修改歌词,多了陈洁仪想要的清淡自由,隔着时间与冰雪覆盖的北欧微妙相合。

9月26日,在新专辑《天堂边缘》发售前,陈洁仪接受了Billboard中国的专访。从新专辑的轶事聊到自己的音乐剧情结,从执拗的过去讲到坦然的现在。话到兴起,举起双手来勾勒当时当事的情景,在一种语言中找不到最佳的词汇,便在别的语言里找寻可以反映自己的表达。舞台上那个柔情感性的歌者,多了几分烟火人间的随性洒脱。

这是2011年发行翻唱专辑《重译》后,陈洁仪的再度启程。这位与世界保持一定距离的“农夫”,经历了漫长的耕耘,将《天堂边缘》这个果实摘下来放到歌迷面前。10首新歌,既有许常德、黄韵玲、陈子鸿这些知名制作人参与,也有如旅行团乐队这样的新鲜血液加入。更重要的是,这一次,她不仅仅贡献一把曼妙声音,更担任音乐总监,亲手打造这张心血之作。

“很多人会觉得,兼顾歌手和总监的身份比较有压力,可我觉得不是。”陈洁仪享受整个制作的过程。“以往在前期,制作人跟词曲、编曲沟通,等到我进录音棚,其实只是缺我这一把声音。”那时走进录音室,身为歌手,陈洁仪要特意去想一些事情,或营造某种感觉和氛围,再用声音去诠释情感。“不过等你真的从头跟到尾,你已经了解整个故事了。所以反而在演绎的时候更自然。”

图片:来自网络

《天堂边缘》,是专辑中一首歌曲的名字,世间的情爱纠葛,在陈洁仪的歌声中聚合离散。而她依旧选用这四个字做专辑名,则是跳出情爱的桎梏,去触摸另一种真实。

“我是处女座的,很多事情都希望可以完美。达不到的时候,就有可能不开心,很挫败。”陈洁仪坦言,这些年生活和事业亦有改变,渐渐地,自己反而越来越欣赏瑕疵,“当它不完美的时候,我反而觉得更美。”专辑中有一曲《忽然的雨》,采用同步录音的方式制作。一架施坦威钢琴,一把肉嗓,“在同一个时间和空间,一起创造一个作品。”原初而纯粹,“可能你站在窗边,就勾起了你的回忆。刹那间感觉是非常浓烈的。”

“天堂边缘就是说,你不需要到达天堂,也不需要到达完美。只要在那个边缘,就会很满足。”

图片:来自网络

走了一圈,又回到原点。陈洁仪这样形容自己和音乐相伴的旅程。小时候从电视和广播里飘出来的旋律,费玉清、刘文正和许冠杰的歌声,陪伴着她的成长。上学之后,Madonna、Michael Jackson的名字就出现在陈洁仪的歌曲列表里。“再大一点就开始有想法,开始听那些到现在都对我影响很大的歌手”,Sinead O'Connor 、U2、Kate Bush、Barbra Streisand……讲起这些如今都以成为传奇的名字,陈洁仪感叹:“他们都是不一样的曲风。假如你真的去分析,就会发现他们有一个共通点:表演的时候都非常戏剧性。每一个声音的表情都非常丰富。”

“流行歌是以自己的身份来唱,观众其实是你的一部分。在演舞台剧的时候,观众是不存在的。”如果说歌者陈洁仪是在表达自己,那音乐剧舞台上的陈洁仪,则是在诠释另一种戏剧人生。她说,自己最想出演的音乐剧是韦伯的《Song and Dance》。整个剧一个演员从头演到尾,第一幕“Song”唱出自己,第二幕“Dance”则以舞蹈来叙事,对演员要求极高。后来韦伯凭借《歌剧魅影》与《猫》蜚声国际,但让她记忆犹新的,依旧是小时候看的这一场独角戏。

念中学时参加合唱团,学校每年都会有一个大型的音乐剧演出。从那时开始,音乐剧就成为了陈洁仪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后来,无论是在《雪狼湖》里与张学友合作,还是出演李迪文的英文音乐剧,她用自己的方式,以声音来诠释人物,去企及舞台之上的完美。“我读过一本书,里面有一位很资深的演员说,当你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时候,你只好用歌曲来表达自己。所以演音乐剧时,情感应该是爆出来的。”

“真正的艺术不是一场秀,而是一场修行”。陈洁仪的微博上,写着画家马蒂斯的这样一句话。“烹饪、裁缝、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种修行。”歌手、演员、上班族……单一的身份交织重叠,生活本身的面貌或许才得以呈现。

图片:来自网络

去“成为”每一个自己的过程,是陈洁仪最为珍视的生活的意义。“很多人的不快乐都是因为错过了这个过程,都是太执着于结果。你一定会不开心,因为结果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意思——好,就是这样。然后呢?”

从热爱到麻木,从离开到回归,她仿佛依然是二十多年前那个不顾家人的劝阻,一心只想唱出自己的叛逆女孩。兜兜转转,远离音乐之后又回到舞台,处女座的歌者,重新回到当年那个一心歌唱的澄澈状态。依旧向往某种完美,却不再执着并执念于一个“理想”的自己。“我至少有在边缘徘徊。”颔首片刻,陈洁仪抬起眼来,眼底有一种坦荡和淡然。

“假如每一个东西都是修行,其实你永远都不会到达终点。”就如同《天堂边缘》四字所代表的,无限接近完美的天堂或者自己眼中的理想,也许无法抵达,“但至少现在我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