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billboard logo

专访

对话张碧晨:音乐并不沉重,它应该是快乐的。

台上是气场强大的女帝,一把肉嗓唱透百样深情。台下却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儿,聊起动漫和游戏两眼发光。你可能认识婉转歌声中的张碧晨,却不知道这个歌者拥有另一种灵动与精彩。

她将走上音乐之路形容为缘分。虽然一直坚持“音乐是我的梦想”,却从未背负着梦想的沉重,而是带着轻盈的希望一路前行。就如她所说,音乐本身并不沉重。音乐应该是快乐的。

如今新专辑中的两首曲目已经揭开了面纱。12月10日,出道以来的首场个人演唱会“自饰”,也将以最张碧晨的姿态,与翘首以盼多时的歌迷见面。在此之前,Billboard中国和张碧晨聊了聊她的新歌、演唱会,以及音乐对她的意义。

图片:来自网络

Q=Billboard中国

A=张碧晨

Q:目前新专辑中的两首歌《It’s Love》和《童梦》已经与歌迷见面。这两首歌风格迥异,是不是意味着新专辑会尝试多样的风格?如何安排风格之间的平衡?

A:这张专辑在音乐风格上,除了延续大家对我的一贯印象外,会有很多不一样的尝试。我自己很喜欢摇滚。这张专辑算是比较完整地保留了我个人想要去做的音乐类型。开始的时候,也没有考虑到在风格上要多统一,到了后期就想把这张专辑做成一个比较自我的状态。

Q:你参与了新歌《童梦》的整个制作过程,包括编曲和后期制作。从单纯演绎歌曲,到现在参与到制作过程中,新的角色是否也意味着新的挑战?

A:很多东西需要你自己去和制作人沟通,具体到很小的细节,这样音乐才会有不同的感觉。(参与整个制作过程)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首先,收Demo的时候要从很多首歌里面找出合适的曲目。音乐都是有第一印象的,当你第一耳朵听到它,其实脑中会有画面。这首歌应该是有什么词,往什么方向去编,都会有大体的想法。后期再和老师交流、调整,对我来说成长非常多。我之前不会乐器,也不会这些专业知识。因为要做这些事情,就要去涉猎一些相对应的专业知识,还挺有意思的。

Q:《It’s Love》和制作人荒井合作,是否有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有益的建议?

A:无论是从编曲上还是唱上,荒井都会给我很多意见。他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哪怕有时候时间非常赶,催他也没有用:他一定要把事情做到自己满意了为止。这张专辑最后能有一个好的结果,和他息息相关。

Q:你是处女座,要求会很高吗?

A:(大笑)是在默默黑我吗?我很在意的事情就会要求很高,但不单单是对别人,对自己要求也很多。

Q:你曾说,自己是个急性子的人,但在真正做选择时却很犹豫。选择做这样一张风格多样的专辑,也曾有过犹豫吗?

A:在这件事情上还真的没有犹豫过。周围的工作人员或者团队的人会给我意见,会和我说不要做这么多的尝试,第一张专辑还是稍微保守一点,但我对这件事情还是很坚定的。他们没能说服我。

Q:你小时候的爱好很多,芭蕾、主持、表演。对音乐的最初影响来自哪里?对你来说音乐有什么特殊意义,为什么会选择唱歌坚持了下来?

A:也没有选择唱歌,我选择了法语啊(笑)。

其实多少是受我妈影响。妈妈是唱民歌的,其实看不上我唱通俗歌曲——她有老艺术家的那种范儿。但这个还是看缘分,和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一样。我与音乐有这样的缘分:先碰到一个比赛,然后去了国外,回来又遇到一个比赛。很多事情好像都是写好的。

我最早开始听的是戏曲,在电视上听京韵大鼓。音乐很有意思的是,没有文字,但依然可以通过音韵和音符传达给你。每个人听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这是另外一种语言,没有国界也没有地域。

Q:从比赛到如今发行自己的唱片,你从一个爱唱歌的女孩子成为了站在台上被他人仰望的偶像。你的心态是否发生了改变?

A:到现在都没有实感说,我在被别人仰望。我以前做事情只要考虑自己,对自己负责任就可以了。现在虽然也还是这样,但现在做很多事、很多决定,会影响到很多人,所以可能会让自己再慢一点。我是一个急脾气,典型的想到哪儿做到哪儿。但现在就会和自己说,你在做任何事说任何话的时候,脑子里面数三秒,再去做。

Q:你曾说自己讨厌评价别人,也讨厌被评价。但现在你会写道,自己有慢慢改变。这样的心态转变是如何实现的?

A:以前我觉得,为什么要去评价别人和被人评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你在不了解他人的情况下,有什么样的立场去评价别人。慢慢会觉得,对人对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你不可能去影响别人的思想。即使被别人评价,我也还是我,我不会因为被人评价就改变自己。想到这些,也就觉得无所谓。

Q:这个过程中,音乐对你的意义是否有所改变?

A:一开始大家听到我的经历,出国又回来,参加比赛的时候也说“这是我的梦想”,好像音乐对我来说很沉重,但其实不是这样。它一直只是我想去努力的方向和目标。现在,我把它当作我很想做好的一件事。

当你很喜欢的事情变成事业的时候,任何人都会失去热情。它变得很普通,每天都充斥在你的周围,你很可能就会失去热情。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保持这份喜欢,轻松一点。音乐是很开心很轻松的事情。

Q:你理想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A:理想的工作状态是吃了睡睡了吃,(笑)但不可能。需要寻找一个平衡点。我私下里爱好很多,特别宅,喜欢看动漫、打游戏。(最近在玩什么?)最近没有太多时间在家待着,以前在家就打PS4,看海贼、火影啊。最近都在玩“阴阳师”,前几天刚掉了一个SSR,开心了好久。

Q:12月10日你将在北京工体开启自己的首场个人演唱会。现在会紧张吗?

A:会,真的会。现在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很多事情还没有做完。我不知道进了12月的时候会是怎样一个状态。会很紧张,可能在上台之前都没办法踏实下来。

Q:你对此次演唱会极为重视,从选歌、概念创意、舞台呈现到宣传照的拍摄都亲自参与。这个过程其实很累。

A:工作人员都会说,你太操心了。但是因为这是第一次演唱会,对我来说意义不一样。我参与的比较多,也希望将来回忆这场演唱会时,有很多可以回忆的地方,能想起很多画面,这对我来说很有意义。我一直在和总导演聊演唱会的策划部分。当你多和他交流的时候,他也会更了解你,出来的效果也能更接近你本身。所以,就让它更多地体现我吧。

Q:“自饰”一词是你自己选定的?

A:是的。其实一开始选择的是“标签”,但想用更婉转的词语。“自饰”的意思是,自己装饰自己,自己定义自己。

Q:最近在听什么音乐,可以分享给我们的读者吗?

A:最近在听Twenty One Pilots。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