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billboard logo

专访

对话许飞:而立少年,潇洒游荡在人间

一把刀的锋刃很不容易越过。

于是,作家毛姆以一本《刀锋》塑造了他心中寻找到得救之道的主角拉里。身在日常之中,却以“晃膀子”的状态站在生活的高处。

而对于许飞来说,她所找到的方式叫“游荡”。“游荡不是被迫的游走,游荡不是受尽委屈与压抑之后的落荒而逃”她写,“游荡就是少年,少年就是我”。人到而立,好似拥有了新的坦然——与年纪无关,游荡不过是返归一种简单和本然。

12月3日,许飞将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开始她少年的游荡之旅。演唱会开唱之前,许飞接受了Billboard中国专访。她淡然地讲起这十年来自己走过的道路,失去与获得,高山与低谷。言语淡然,眉眼之间却都是潇洒自在的少年气。

所谓少年,或许是懵懂无知,年幼轻狂。而在许飞的理解里,“少年”心性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哪怕你已不再二十郎当岁,已看过这俗世沉浮颠沛,却依然保有赤子之心,朝着自己坚信的远方走去,悠悠荡荡,看遍风景。也寻找到那个永远不老的自己。

图片:来自网络

Q= Billboard中国

A=许飞

Q:演唱会叫“少年去游荡”。人们常常说的少年,可能指向十几、二十岁的岁月。刚过而立之年的你,如何看待“少年”?这个词指向怎样一种状态?
A:我觉少年其实是一个状态,是生命的自由的状态。少年不应该局限在年纪。少年的状态是:不惧怕,不迷茫,勇敢,能静能动。

Q:之前在微博发起了“带吉他跟许飞去游荡”活动,征集歌迷们弹唱歌曲的片段和故事。其中有令你影响比较深刻的故事吗?
A:我们本来想征集一些故事,因为不想给大家太多的压力。没有想到我们都太低估大家的能量。今天收到了几个比较好的投稿人,他们弹琴唱歌,唱得比我还好。

我在微博上有给一个同学点赞。他把我公开的讲话、歌词,都用文字抄录了下来,就像背小学课本一样。我看了那个东西,忽然觉得有点惭愧。因为我忽然发现,很多年过去了,不管是对自己音乐的回顾,还是对说过的话的检讨,“一日三省”,我其实没有做过。看到我的粉丝在帮我做这样的事,看到一路走来的那个自己,而我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变化。

Q:你常常在微博分享诗,从张枣、欧阳江河到聂鲁达、博尔赫斯。诗歌和音乐是两种看待世界的方式。阅读对你的音乐创作是否有帮助?
A:在微博上转发的诗都是我比较喜欢的。孔子有一句话叫,不学《诗》,无以言。如果没有诗歌,你可能都没有办法讲话,因为你讲的话都太过粗鄙了。因为读到他的那句话,我开始思考,在我们的生活以及在我的音乐里,几乎没有诗歌的影子。所以我刻意去收集、阅读、去感受,希望我的音乐和我的语言都能变得很美好。

和董玉方这位“非著名诗人”的合作大概就是这几年,原因是,我希望我的音乐和创作,能与更多有情怀、有力量、有见地的文字磨合在一起。或者说,用那样的方式来表达我的音乐。我找到了这个我自己很喜欢,他的作品也很适合我的诗人。我们合作的这张新专辑,现在还没有上线。我希望通过这张唱片,能让大家看到不一样的音乐,不一样的创作,不一样的许飞。希望大家看到现在的许飞,是“少年在游荡”的状态。

Q:去年你出过一张吉他自选集,里面选择了《小芳》《故乡的云》等非常经典的老歌。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这些歌曲? 
A:那个时候是因为“我是歌手”的比赛正如火如荼。当时一个线上平台希望我做一个线上踢馆。我挑的所有的歌,其实都是比赛里他们正在唱的音乐。找的也是一些自己能驾驭甚至能唱的比较不错的歌曲。其实就是在家里弹唱,然后发到网上去了。大家已经见过太多不一样的版本,眼花缭乱。我只是一把吉他,甚至连一个前奏都没有,开口就唱。以最简单的方式,反而可能大家还会觉得特别。

Q:.从2006年到2016年,整整十年过去,这十年期间你曾经离开过,也有过很艰难的时光。之前你曾说过,最大的收获是不再走别人设计的路。你现在找到自己想走的路了吗?
A:在成长的过程中,其实我们的状态是在不停变换的。随着年纪,随着时间,都会呈现着不同的生命状态。

我是属于非常晚熟的那一种。现在很多90同学,他们一出来就桀骜不驯,不受任何限制。我这个过程其实是走的很漫长,比较习惯说,被自己的朋友、家人、社会所影响、束缚,或者牵绊。所以我觉得,只有你经历过那一切,经历过纷纷扰扰,到了而立之年,反而能够很轻松很自在地生活。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少年应该有的状态。而不是简单的“无知者无畏”的状态。

Q:现在你除了做音乐,还坚持跑步,也建立吉他私塾。这么多事情同时进行,你如何在其中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
A:我的生活状态还是挺充实的。跑步和创作其实可以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因为它们都需要你和恐惧作战。很多人在跑马拉松的时候,还没开跑就觉得我一定跑不了。创作也是这样。我还没落笔,就觉得这首歌我可能不会满意。所以我觉得这两件事情其实是一样的:你需要抵抗恐惧,并且持之以恒,与枯燥、寂寞为伍,习惯它们甚至爱上它们。马拉松可以帮我的音乐创作,我的音乐创作也可以给马拉松很多的滋养,让马拉松没有那么枯燥。

至于创业,创业给了我更多的养分。艺术其实来源于生活。大部分的艺术家其实都是以“取之于生活高于生活”的状态在生活,而不是以这种状态在创作——大多数人可能连柴米油盐都不去接触,都像天使一样脱离世俗去创作。创业这件事情,可以让我更深刻地体会生活,更深入地感受柴米油盐姜醋茶。这些事情也能帮助我的创作。

Q:在演唱会之后,有什么别的计划可以分享吗?
A:今年最重要的事情是发唱片,做巡演,然后我今年就放假。希望明年下一张,后年下下张。未来的生活,希望要么正在创作,要么在创作的路上,要么在唱歌。

Q:最近有听到什么好听的音乐,可以推荐给我们的读者吗?
A:我最近听李志和赵雷比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