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专访

专访尚雯婕:与黑暗缠斗过久,终成为金色的光明

鸣谢:广汽本田缤智

 

“每个人可能都需要走出比较黑暗的那个阶段,然后才能让自己散发出明亮的光彩,这是我在对自己说了很多年话以后的感受。”坐在偌大的会议室,工作人员进进出出各自忙碌,尚雯婕回忆起多年前将自己关在斗室创作的点滴,依旧有些感慨。

眼前放着黑白分明的新专辑《黑金》,历经三年打磨,在歌迷的翘首期盼中姗姗来迟。封面上的尚雯婕神情疏离却坚毅,与她的电子乐,和她留给乐迷的冷峻形象自然重叠。

新专辑《黑金》封面

然而,待她开口,讲述自己在黑暗中与孤独相处,和自我缠斗,最终穿过幽深黑暗,攫取璀璨的金……其间流露坦荡的幽默和真诚,仿似已经得到了能让内心安和的答案。“你必须要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面关一个阶段,出来了以后才能发现,其实外面很亮堂。没有黑,你怎么知道亮呢。”尚雯婕对Billboard中国说,这就是“黑”与“金”的意义。

入行十年,发行了四张创作专辑,以英文、法语和中文歌唱,尚雯婕说,自己并不擅长文字表达。然而表达的冲动和欲望从未熄灭。无论是向内的探索还是向外的追寻,对尚雯婕来说,都是用自己的方式在诠释“爱”本身。她或许极少用直白的话语来讲述爱,而对旋律和字句的珍视,对自我的坦诚,无一不与爱有关。

Love is an obsession。曾有很长一段时间,这句话在尚雯婕脑中交错纠缠,那是当时的她对爱的理解。《in》潜入自我深处,在《ODE TO THE DOOM(最后的赞歌)》中窥探相互交叠的大小世界,终抵达《Graceland(恩赐之地)》与自我和解获得安宁。

专辑《恩赐之地》封面

如今,循着深重的暗,走向广阔的光,在《黑金》之中,尚雯婕开始将目光投向周遭的万千面孔。

她说,自己的爱已经写过了,如今该看看别人的爱。

面对本期广汽本田缤智Billboard音乐榜采访时候,尚雯婕跟我们聊了很多不常被问起的话题。


Q=Billboard中国
A=尚雯婕

Q:《黑金》这张专辑经过了三年的打磨,最终呈现在乐迷面前。对最终完成的结果还满意吗?
A:这张专辑虽然制作时间有点长,但基本完成了我原来很多想做但没有机会做的尝试。比如想合作的导演,想合作的编曲,以及一些想要做出来的感觉。有一些小样写出来的那一刻就知道它没那么好做,它需要时间。

Q:在这过程中,与制作人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拉锯,最终达到一个平衡。在遇到意见分歧的时候,怎样说服对方?
A:有时候就撒开了吵(笑)。这种创作层面的沟通,有时候就会有一些撞击。如果我和制作人完全没有撞击,就会“顺撇”,两人其实只需要一个人就够了。需要思维和创意的互补与撞击。这种拉锯战很必要,但确实也很累。在那个当下,所有人都觉得都做不下去了。有时候想起来会觉得特别后怕。但看到作品之后,又会觉得这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Q:《黑金》致敬孤独:“人注定孤独。孤独而来,亦将孤独离去”。对你而言,孤独意味着什么?
A:孤独是一种状态,而创作人需要这种状态。我在繁忙的工作中会和公司请假,可能自己跑去国外,租个车开一星期,开到渺无人烟的地方。每个人创作习惯不一样。可能有人觉得朋友聚在一起热热闹闹,拨动琴弦就能写歌。但是我必须独处,所以孤独是我生活当中的必需品之一。我所需要的这些独处的时间,是相对孤独或者说比较闭塞的。因为我需要静下心来和自己对话,在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思考。

Q:前三张唱片其实整体是一个向内寻求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你准确地表达了自己?
A:2010年到2012年,那三年写歌非常疯狂,有时候甚至一天写一首。感觉自己要表达的东西源源不断,不写可能活不下去。那是一种表达的欲望。人生可能有这样一段时间是必须要抓住的。那段时间我比较闲,没什么通告,天天都躲小黑屋里写。那个时候的状态我很怀念,虽然有一些苦。我可能确实不太善于用文字去抒情,而更擅长用旋律来表达自己。

Q:在这个表达过程中,有得到对当时的自己的一个描述或者答案吗?
A:有的时候是描述,有的时候是面对。我记得2011年写《underneath》那首歌,其实说的是我一直以来把自己伪装起来,不希望别人看到的东西。心中的弱点,一些脆弱的或者自己觉得羞于启齿的地方,通过歌词我可以唱出来。我用这种方式逼迫自己去面对自己。有点像发泄,但这样的表达在那个阶段是必要的。你必须正视自己,那个过程很奇妙。

《single boy》单曲封面

Q:《single boy》是一首写给LGBT人群的歌。其实你早在2011年时就演唱过相同题材的《紧箍咒》,一直在关注这个群体。《single boy》这首歌的灵感来自于哪里?
A:《single boy》算是我向外挖掘的一个开端。就是写着写着,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挖的,看看别人吧。我工作的圈子会有很多机会接触到LGBT人群。他们几乎每天都会围绕我。和他们在一起会有很多灵感。他们很潇洒,照着自己的意愿去生活。我坐下来就会观察。

《single boy》讲的是一个男孩,其实也是影射别的男孩子生活的细节以及身上的共性。觉得挺开心的。终于写了一首让别人开心的歌。

尚雯婕演唱《上海王》主题曲《花开乱世》

Q:这两年你开始为不同的电影创作音乐,无论是合家欢的《熊出没》还是历史洪流中的《上海王》。这些他人的、不同的故事,也会给你自己的创作带来不同的影响?
A:不同的故事会给我不同的刺激,我现在特别喜欢这样的刺激。最早是从王小帅导演的《闯入者》开始。我试着看完电影之后,根据他的故事去写音乐,那会儿就觉得对这个过程有点上瘾了。这也是一个向外的过程,你试着去描述别人。总描述自己,自我会越来越大。其实外面有很多很有意思的,跟我这个人不一样的东西。

Q:从入行到现在已经十年过去。这么漫长的时间中,你感到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A:入行十年,我算是了解了整个内地音乐的产业的创作流程。站在产品的视角(因为我自己是也一个产品)看到这一环一环是怎么接上,怎么走过来的。对于很多的领域有了不一样的理解,包括对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对行业的学习是孜孜不倦的,再过十年,或者这个行业在你眼中又换了一个样子。

Q:有什么是始终不变的?
A:不变的,我还是那么傻(笑)。读书的时候,一些师兄师姐来做讲座,会觉得说,哦,原来步入社会上班的人是这样的:思路非常清晰,说话滴水不漏,有三年五年目标,有清晰的规划。但是我发现自己工作10年了,卸完妆回到家,照照镜子,还是当年那个傻乎乎的样子。有可能是我写歌的原因,它会逼迫你随时去检视自己,所以你也就慢慢停留在了那个状态。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