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专访

专访许魏洲:陌上谁家年少,追逐光,成为光

推开工作室的门,许魏洲正坐在北京午后的阳光里拨弄着手里的吉他。跨越城市和城市、国家与国家的旅程间隙,通告与通告、采访与采访夹缝之中,有这样一个片刻,在光里安静地坐着,断续地弹奏着细碎的音符。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这个拨弄吉他的22岁少年,忽然从原来的生活轨迹中被抽离出来,成为新一代超人气偶像。一部现象级网剧,将尚在大学读书的许魏洲推到了众人眼前。目光与话题一起涌来,冲刷出一种新的生活:发专辑开演唱会,在万人瞩目的舞台上唱属于自己的歌;为热门的动画电影配音,用声音塑造角色;走出国门到其他国家演出,被各地粉丝热情的尖叫包围;出席时装周,在时尚浪潮中找到新的可能……

身处喧嚣中央,仍难在许魏洲身上发现或察觉到左右逢源的成熟与老练。精心设计的问题丢到眼前,也极少寻找大词大句来装点回答。大男孩拾起寻常语句,讲起自己小时候听的歌曲、和好友组乐队的时光,以及对未来隐隐的又确切的期许。他仿佛一个刚结束排练的乐队少年,背着吉他走过来,坐下和你讲一些细碎常事,真诚得毫无矫饰。光洒下来在身后留下影子,如同每一个和身边同学好友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的春天。

2017年,漫长冬天过去后,是温暖的春天。纪录片《光之影》刚刚与观众见面,新专辑也正紧锣密鼓制作进行。更多的挑战与机遇在眼前,这个“贪心”又“耐心”的年轻人,正朝着想要的自我走去。前方有着更广的路与更耀眼的光。时日正好,许魏洲鲜衣怒马年少,追逐光,成为光。

Q=Billboard中国
A=许魏洲

Q:高中时和朋友组乐队玩死亡金属,如今发片,自己创作的歌曲更为大众和流行。这些不同的音乐风格也是不同侧面的你?
A:其实我觉得音乐是不分家的。这两个风格我都喜欢。在高中的时候和自己的伙伴们组了一个乐队,当时的风格是旋律死亡金属。年轻嘛,这种音乐特别躁动。而现在,我想把我的音乐传递给大家,希望大家知道我的音乐。虽然我会掺杂着一些自己喜欢的摇滚风格,但我还是以流行音乐为主。

Q:你小时候会听一些什么音乐?
A:刚开始接触摇滚是听Linkin Park,也陆陆续续听了很多,欧美乐队、日系摇滚乐队都听。自己慢慢摸索,喜欢的音乐渐渐变成了很重型的音乐,比如旋律死亡金属、金属核,这些音乐也就是作为一个爱好。各种音乐风格都各有特色,作为一个歌手、音乐人,我也希望把各种音乐元素都融合进来,让大家也听到不一样的音乐。

Q:在做乐队的时候就已经在像上海MAO这样的专业Livehouse演出过了。还记得当时演出时的场景吗?
A:在上海MAO演过两次,一次是参加音乐比赛,还有一次是自己举办的一个音乐节。两次的心情都不一样,但两次同样都非常紧张。上台的时候,拿拨片的手都一直在抖。我是主音吉他手,我看节奏吉他手也在抖,我还故作镇定,安慰他说,没事没事,别害怕。上台演的时候看到台下的观众,我的父母啊同学啊,真正演开了就不紧张了。参加比赛那次,我们好像是当时年纪最小的乐队,别的乐队乐手都是二三十岁,做得挺专业的。我们也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Q:如今你的舞台比原来更大了。现在一个人在台上唱,会更紧张吗?
A:现在的心情又和当时做吉他手又不一样了。当时害怕,大家一块紧张,可以互相安慰。现在登台次数、舞台经验多了,也比较熟练了。(比较享受这个过程?)在台上我就放开了,我最帅嘛(笑)。现在台下都是我的粉丝,其实和当时台下是我的朋友、我的伙伴们一样,而我就尽情享受这个Party。

Q:纪录片《光之影》里有一个片段,你说到想和粉丝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自己和粉丝的关系是怎样的?
A:在上海演唱会上有一个环节是给粉丝告白。我当时在台上说,我今天不是单身了。他们都很紧张,当时感觉他们是不是要退票了(笑)。我说,我想和你们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想把这个作为感谢她们的一个环节。

我一直很忌讳去说什么明星啊粉丝啊,不希望和他们有这种鸿沟。我还是想和他们做朋友,真心的、心对心的做朋友。我的这份真诚希望他们也能感受得到。

Q:很好奇的一点是,你从出道到现在以来,无论面对媒体还是面对质疑,一直都是一种清醒和坦然的状态。在忽然被光环笼罩的时候,其实心里依旧有转变?
A:确实心理是有转变的。放在一年多前,我当时作为学生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是没法想象到现在的生活的。其实人就是一天一天,或者可能就在一夜之间,想法就会有些许的改变。做了艺人之后,我是慢慢的去习惯这一切。做学生的时候,其实我还在想毕业之后做什么工作,是继续深造,还是找个公司做上班族,继续热爱我的音乐。但是做了艺人需要承担和背负的东西要多一点。

Q:这个承担和背负是指?
A:责任吧。因为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拥有这么多粉丝,或者说大家看到我的时候,我肯定是要把自己的正能量、好的影响给大家,给他们传递一些好的东西。

Q:这个行业和你想象的一样吗?比如节奏,或者要面对的压力?
A:差不多吧。这个行业是非常快的,无论是人员还是工作节奏。

Q:这一年多做了各种尝试,演员、歌手、配音……各种角色不停转换,会感觉到累吗?
A:其实这些角色也谈不上太大转变,我觉得都是相通的。比如给《大鱼•海棠》配音是一个新的尝试。当时去了之后,我发现配音和表演也是相通的。当时去配音,老师还是很严厉的,刚上去配音还挺紧张,老师还慢慢帮我调整。我需要去尝试、需要去做的东西,可能跟原来都不一样,但遇到困难就要迎难而上。

Q:专辑命名为《光》,你说“光”指的是一种正能量,“正能量”这个描述……
A:还是太抽象了对吧?其实这个“光”有很多不同的意义。光对我来说,是我追逐的梦想和目标。对我的粉丝们来说也许是我,也许是他们热爱的别的什么。我既要去追逐自己的光,也想要成为别人的光。

我的大方向不变,就像歌名一样“向着光亮那方”。是希望能做好自己,在音乐和影视上一个个小目标,慢慢实现。之前玩乐队的时候大家会说,以后要在八万人体育馆也就是现在的上海大舞台开一场演唱会,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实现。其实人生中很多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Q:可遇不可求,听起来是讲机缘,其实更需要努力。
A:我是非常幸运的,我从来没有否认。但是如果我不去努力的话,这份幸运就只是一个幸运。

Q:你心中理想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A:劳逸结合吧,工作也能工作好,也能休息好。理想的工作状态,那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个是最开心的。(现在算是接近你理想的工作状态吗?)差不多,我已经很满意了。

Q:有什么最新计划可以透露给我们吗?
A:最近会把第二张专辑制作完。

Q:最近有听到什么喜欢的音乐和音乐人,可以和我们分享?
A:在听NANO的歌,一个日本女歌手。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