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专访

专访小霞:匠人匠心

“Billboard终于到中国来了”,“丸子头”小霞笑着说道。

相比于聚光灯下的大舞台,小霞从来都是在Livehouse的演出,她喜欢恰到好处的距离、斑驳陆离的灯光,这能让她更好地诠释音乐。从CD 到DVD再到黑胶唱片的计划,小霞彻底完成了从1.0到1.2的跨越。3月9日,“小霞1.3为你而演唱的十首歌”邂逅Blue Note Beijing,“在这种场所表演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很高的表扬和鼓励。去年我获得机会去纽约Blue Note参观,然而在日本的时候很遗憾没去成,结果这次回国演出刚好安排到这里演出,我非常高兴”。

“时间倒退别停止(那绝对不会)”——《荒蛮的幽默》

初见《小霞》,这张封面或许令人惊讶,与舞台上霸气的高音女王“黄绮珊”强烈反差,小霞身披婚纱,在灰白主色调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清爽。而这张封面的诞生竟是不经意间得来。“我要感谢高原来拍摄封面,我自己喜欢的风格就是干净简洁,其实那天试了很多造型,结果到最后收工的时候,工作人员放了《舍不得》说再试一下,结果不到30秒情绪就来了”。

谈到《小霞》专辑的制作,与秦四风老师的合作也是一顿饭的时间就定下了。两人过去没有过多的交往,仅有的交集只是《最美和声》时,秦四风曾为“黄绮珊”战队学员编曲。“是否可以合作呢?”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简单的聊天过后,相同的喜好和共鸣让两人一拍即合,“小霞”就这样诞生了。

与大众印象中的“黄绮珊”荡气回肠的的标志声音不同,《小霞》化繁从简,编曲上使用极其简单的乐器编配,运用大量爵士和声,再加上鼓点的微微律动,小霞稍显收敛的音色处理将邻家女生心事的情绪层层递进。初听《小霞》,大众也许会怀疑,这和当年《我是歌手》节目里游刃有余、完美驾驭“教科书”般声音技巧的“黄妈”是否是同一个人,但其实耐心停下来,听众会发现如此细水长流般的质感更值得回味。

尽管在《我是歌手》节目中一鸣惊人,“小霞”并没有趁热打铁进行大密度宣传。选择在2015年底发行这张《小霞》,小霞这样解释:“很简单,是想给自己的少女时代留下一个可以记录的声音。人生走到现在这个阶段,再回过头去唱小霞,其实是有蛮特别的感受。那时候年少轻狂,心态反而不会像今天这么成熟。其实在整张唱片的制作过程中,我自己的部分没有花费太多时间,而最难的就是怎么去调整好自己的气质和心态。”为了重塑“小霞”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去遗忘舞台上那个“黄绮珊”的状态,“给自己安静独处的空间,重新思考,用回忆建立一个‘小霞’。”

在专辑中的穿插着的“三段往事”,用纯人声哼唱的方式分隔开来,在市面上的“情歌”专辑中非常少见。“这三段其实是指一个人从初到世上、萌芽成长,到最后对未来的展望,其实这对我来说都没有结束。这个过程对整张专辑结构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将故事慢慢展开,贯穿整体。其实在做纪录片的时候是我第一次看样片,放《三段往事Part1》时,我的眼泪不自觉地就下来了,好像穿越回青春时代,真真实实地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当我们看到年少的自己,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许遗憾,而聊到这个话题,展现在眼前更多的是一个洒脱豁达的小霞,“我觉得人生不能用遗憾来讲,怀念倒是有的。你会怀念某一阶段当时遇见的朋友,与他们发生的一些事,真的没有什么遗憾,“人生的遗憾不能构成真的遗憾,哪怕有遗憾你也能用怀念的方式去解读,这样比较好。”

当问及如果有重新选择的机会,是会做“小霞”还是“黄绮珊”,小霞更是直言:“我的人生宗旨就是‘永远没有如果’”,发生的事情都有定数。“小霞”是妈妈给我的名字,对我来说是真的有灵魂在里面,“黄绮珊”也是“小霞”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哪一段分割了都不能构成我完整的人生。”

回归本相 我是一个匠人

抛开传统的“情歌”标签,小霞似乎在不断挑战不同层次:《一切会过去》中,小霞与马帮乐队联手,用音乐趟出一条通往世界的音乐之路,让更多的人欣赏到了独特的东方音乐。野性的呼喊唤出最细腻的情感,“黄绮珊”与马帮的声音仿佛就荡漾在严明作品里的山间,迷途的人们顿足一听,心中所负的一切都会过去。

站在山下我们期待着山顶。攀上山顶,我们感慨起点。生而为人,我们好像永远摆脱不了这起伏,也终于在经历过后了解:生活最终走向繁华,梦想却归于沉稳。生是机遇,活是选择,再多的难,也都会被时间丢下。而我们,依旧是那个追着时间跑的旅人。

而在《叮咯咙咚呛》中,小霞大胆改编Michael Jackson的《Come Together》,在其中融入了峡江号子,令人耳目一新,看到了“黄绮珊”高亢嗓音中的辽阔。“音乐这东西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有一些人会觉得很稀奇,但另一些人站在致敬经典的角度上,不一定能赞同这种方式。改编其实蛮难的,无论怎么改编,人们还是记得‘ 吃第一口蛋糕时候的滋味’,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做到锦上添花。而我的内心深处始终盼望做原创音乐,我也一直支持原创。出于工作的原因,我在参与很多综艺节目的时候不得不使用翻唱这种展现方式,对我来说尽量与原唱者在曲风、演唱、唱腔上区别开来,可能这对我来说是个暂时的胜利吧”。

当今是处处高喊“创新”的时代,人们似乎在渴求新奇事物的同时,往往容易忽视如何传承经典。用好经典给予的馈赠始终是每一个音乐人的使命。“我个人的初衷就是回归本相。当我们回头去听五六十年代的经典歌曲,那个时代散发的音乐气息很难以忘怀。现代人对过去不了解,着需要音乐人尝试用现代的载体把过去的音乐介绍给年轻人。现在的年轻人不能安下心来去回顾经典,那怎么办?大家就绞尽脑汁来寻求一种合适的方式中和,如果起到了一定的传播作用当然是好事。对于我自己而言,还是顺其自然就好。”

对于每一个站在风口浪尖的公众人物,大众媒体总是喜欢去塑造一个“精神领袖”的舆论导向,对此小霞则说,“我不太喜欢所谓的‘艺术家’这三个字,我还是更喜欢‘匠人’这两个字,你把自己放在艺术家的层面去要求,反而就不是艺术家。我关注的更多是人性和社会群体。世界太大,所有人的文化和他的国家背景是不一样的,我的任务就是怎么在自己的土地上关怀身边的人群,了解他们内心的需求。人生中能做好这一件事就是对我自己最大的表扬。把自己的音乐表达好、唱片做好,更够真正在人群中建立一种共联的关系,那你的这个角色也就做得很好。音乐实际上也会给到你反馈。”

“三岁的小霞喜欢上一个小男生,当时流行收藏糖纸、剪纸,小霞就像小迷妹一样,天天跟着这个小男生,还拼命为他收集这些东西。”内心住着一个少女的小霞在台上与粉丝分享自己曾经的懵懂心事,生活中则无时不刻被粉丝感动着,她会仔细读微博的私信留言,甚至会心疼不远千里前来观看自己演唱会的粉丝。就是这样言语不多的小霞,在《全员加速中》节目中她与大张伟率真可爱的互动也令人印象深刻,“其实我们俩见面的时候不是‘大张伟’和‘黄绮珊’,就是两个孩子一样在相处,不顾及周围太多”。

演唱会最后,小霞很感性地说:“我很开心《小霞》完成了从1.0到1.3的历程,也很不舍,因为这次演出之后,这张专辑的演出就暂时跟大家告别了,我们也要暂时和“小霞”说再见了。不过没关系,今年“黄绮珊”要上场了,让‘小霞 ’先歇一歇,小霞2.0,我们2018年再见!”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