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专访

专访萨顶顶:被误读的世界音乐

采访 / 人物聚焦 By:朱尔摩斯 2017-04-05 13:52:04

采访&文丨朱尔摩斯

流行音乐在中国是一个容易被误解的东西,高晓松在一次谈话中也曾经表达过类似的观点。中国人所理解的唱歌,要么柔情似水如痴如醉,要么震耳发聩大嗓门比高音。萨顶顶说,这是她选择参加《蒙面歌王》的最大原因,“大家印象里歌手就应该是那样的,那么我也想通过这样的形式站在舞台上,告诉大家其实萨顶顶也是可以唱得很好,虽然我现在做的音乐不那么流行。”

萨顶顶在一个小时的采访里,经常会用到一个词语,叫做“语汇”,这是一个在语言学和语义学上非常专业的词汇,在英语上,它的内涵意义是词语的聚合表现。我们猜测,在萨顶顶的意识里,“语汇”代表的是一种思维习惯,即模式。她希望大家在表达音乐的时候,可以突破一些过去的园囿。萨顶顶变得越来越“世界音乐”这些年,每一次的动作,她都是舆论的风口浪尖,面对舆论的两极,她选择沉默,用一张张萨顶顶式的专辑给予大众更多的参考,因为“音乐不应该有对错。”


(2008年,萨顶顶荣获BBC Radio 3的世界音乐大奖)

世界音乐是不是被误读了?

2008年,在BBC Radio 3的世界音乐大奖上,突然出现了一张中国面孔,这个人就是曾经的流行歌手周鹏。大家才突然意识到,萨顶顶已经从流行音乐转向了世界音乐,它引起中国主流媒体第一次大面积出现了对“世界音乐”的解读。这张获奖的专辑《万物生》并不像大家想象的布满中国民族元素,而是附着了强烈的东方神秘主义,在BBC Radio 3的网站页面上,有着BBC的这样一句描述:这就像Massive Attack遇到了西藏僧侣。在去年的商界上,曾经流行过这样一句话“方向比努力重要”,萨顶顶的成功应验了这个道理,但萨顶顶并不认为这个“选择”是一部分人所说的“投机”。“从世界音乐的角度,朱哲琴、何训田,还有我算得上是中国比较先驱的人,在我出版这张唱片做这个转变的时候,其实是经历了很多研究的,它的出现不仅仅只是形式。”至于转变后所取得的结果,萨顶顶坦诚,她从来没做过预设,“我只想着如何做好,而不是如何中国。”

到底世界音乐是否是中国音乐人获得国际成功的捷径,萨顶顶有自己的解释。无可否认,英国BBC的这个大奖,让萨顶顶获得了太多的国内外褒奖和关注,“但并不是越中国越有机会,或者越民族越有可能。”萨顶顶给我们提出了一个这样的反问,“世界音乐应该是什么样的?”这是一个非常切中要害的命题,但是却找不到一个定义,大家只能在听觉上做一个判断,“哦,这是世界音乐。”一些国际学者也认为世界音乐被过度民族化了,萨顶顶也同样带着对世界音乐理解的困惑,做一些不那么民族的尝试,“我未来两年的计划是做一个东方元素的歌剧,合作人不仅仅是中国艺术家,还有其他国家的艺术家,我想通过不同的人做出东方的效果。”在接受英国《卫报》的采访中,萨顶顶曾经说过,她是拒绝被标签的,“我希望大家提起我的时候,不是做世界音乐的萨顶顶,而是萨顶顶这个名字。”所以,做这个东方式的歌剧是萨顶顶让自己的东方现代属性更彻底的一个努力。


(萨顶顶在海外的专场演出)

(萨顶顶在英国伦敦皇家剧院做专场演出)

 

音乐上,没有什么比解释更难的事

在她的语汇里,什么样的音乐才是中国的?这是一个横亘在中国音乐人和国外制作人身上的问题。萨顶顶说自己合作过好多国外制作人,但是大家对中国音乐依然非常陌生,他们大部分的人几乎没有听过来自中国的音乐,即使听过,也都是中国个别戏曲或者瑜伽音乐,所以当她和这些制作人解释何为中国音乐的时候,她喜欢给她们听一些具有东方具象性(有画面感的)的音乐。“其实在他们眼里,我们(中国人)做什么音乐不是那么重要,虽然他们也喜欢听到中国元素,音乐可以打动人才是最关键的。”

如今的萨顶顶,稍有业余时间,她都会去阅读一些民族音乐的书籍,甚至翻找一些历史资料,而她最近在听的两位中国音乐人,却跟她的风格大相径庭,一个是李志,一个是赵雷。“我做世界音乐,不代表我就不听别的音乐类型了。”

在英国独立报对她的采访中,萨顶顶曾经列出了几个她想合作的艺人的欲望清单,分别是安德烈·波切利和罗比·威廉姆斯,至今这份欲望清单仍然没有实现,这是否意味着是一种失望呢?萨顶顶的回答是令人意外的,“不,我依然非常喜欢这两位艺术家,但是你知道,计划比不上变化,那个时候我看到的是一种光环,现在我更愿意选择一些更不知名的民间艺人合作,他们更根源。当我成长到这个阶段的时候,民间的东西可能给我的启发会更大。”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