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专访

韦礼安:双鱼座A型血的“小聪明”

采访&文|老惠

进入2017,韦礼安三十而立。关于30岁的体悟,他用了“一晃而过”、“不可思议”、“活着真好”这三个词。

年初,韦礼安为正在热映的《蓝精灵:寻找神秘村》献出配音处女作,说起配音初体验和“招牌破音”,他大呼过瘾。韦礼安配音的“小聪明”沉迷问题研究,是大家的智多星。这一形象与学院人出生的韦礼安不谋而合。

从台大校园歌手到金曲创作才子,五行缺痞的韦礼安始终顶着“暖男”、“模范生”的标签。面对韦式情歌的结构困境,他一股脑儿交出了《狼》、《迷路》、《金银岛》等突破之作。韦礼安玩味儿出轻快圆融的布鲁斯,精彩可期的复古爵士,和蛋堡合唱嘻哈歪歌,还和MATZKA乐团合作台东原住民雷鬼乐……

第三张专辑《有所畏》的释出,使暗黑系的韦礼安在一阵轰然叫好声中撕掉标签。《有所畏》完全突破了以往的创作格局、表达了二十几岁所怀有的时代焦虑感。与其说是对音乐形式抱持野心,不如说韦礼安在音乐上实现了情绪张扬。

人的存在是否为一种荒谬?韦礼安在第四张玩乐大碟《硬戳》中提出问题,而加缪的《西西弗斯神话》也成为他创作的重要养分。“生命的发生是很几率性的,有的人用宗教去解释、有的人用科学去解释,但是你终究无法真正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这张专辑的结论是说要找到自己的意义,所以《痴人》这首歌就是表达要继续朝着梦想前进的意思。”《硬戳》融合了阿根廷探戈、Pop、R&B、复古电子、指弹吉他和EDM等多种风格,韦礼安俨然精进成为丰沛而宽广的全能唱作人。

韦礼安不定期更新的宵夜文谐趣莞尔。对他的粉丝而言,每晚睡前唯一的情绪体,大概就是期待宵夜文了。


Q=Billboard中国 

A=韦礼安

Q:即将展开韦礼安首次内地巡演,为什么把巡演名称定为“放开那女孩”啊?

A:以这个名称命名的系列演唱会始于2015年的台北小巨蛋。我们都知道小巨蛋对一个歌手而言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我非常荣幸在那里举行了首场“放开那女孩”演唱会,当时公司就觉得应该给韦礼安做一个从过去到现在的总回顾。我的性格里有比较调皮的一面,喜欢看周星驰的电影。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idea,就觉得周星驰的电影台词——“放开那女孩”很符合我整个人的感觉。同时,我也觉得“放开那女孩”有一个更深层的意义,它可以代表成长这件事情。“女孩”可以代表很多东西:它可以是真正的女孩;也可以是成长过程中必须放下的事情,比如放下朋友、家人、同学去外地打拼,可能要放下某些时候的梦想和执着,才有办法继续往前进。15年那个时候的主题和心境比较像是“我选择放下”。

16年的时候,“放开那女孩”有去香港举办,17年终于可以把“放开那女孩”带来内地,去到各个城市给大家看,我觉得我的心境又到达了一个新的状态。曾经的放开、放下并不代表放弃,曾经有的梦想和执着它其实还在那里。我现在的状态比较像是透过这个演唱会,可以把这个“女孩”再找回来,重新回到音乐。今年这个巡演,除了让大家看到韦礼安的成长之外,还可以让大家看到原本的韦礼安。同时,大家也可以回顾自己的成长。

Q:最近你给电影《蓝精灵:寻找神秘村》配音,过程中有哪些有意思的经历吗?

A:替动画片配音这件事也算是某个曾经的“女孩”,也就是我的一个梦想或者说是幻想吧。因为自己很喜欢看动画片,我想我的音乐启蒙有一部分也是动画电影。小时候任何新的动画电影上映,我爸妈几乎都会带我去看。像《美女与野兽》、《阿拉丁》啊这些的。而且看完之后,他们有时候还会给我买原声带听。我对给动画电影配音一直有憧憬,这次有这个邀约,二话不说我就去了。

我扮演的角色叫Brainy,就是戴眼镜的那个小聪明。当时Casting的老师就说,我觉得这个角色应该是双鱼座A型,跟你的一模一样。本来我心里还犯嘀咕,后来去配音后才发现,我跟这个角色还真的蛮多共同点的。因为Brainy是一个做什么事情都要把书翻开、按部就班的角色,行事前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这个部分我们俩很像,我也觉得做任何事情都该有条道路可以依循,这样我会比较有安全感。

Q:作为一个拿奖拿到手软的金曲创作才子,你怎么看待奖项和称谓这些事?

A:奖项绝对是一个鼓励啊。我第一次拿到的是金曲奖的最佳新人奖。对我来讲,最大的意义反而是(这个奖项)说服我的家人,让他们可以比较安心。我倒是没有经历过什么家庭革命,玩儿音乐遭到父母的反对这些事。但是父母也表达过担心我做音乐没有出路的看法。拿到金曲奖后,这种声音就比较少出现了。他们觉得自己的小孩不会饿死,还是可以靠音乐养活自己(笑)。对我来讲,这是拿新人奖最大的意义啦。

Q:去年发行的第四张创作专辑《硬戳》,曲风上更加多元。你也身兼制作人、词曲作者和歌手三重身份,最享受哪个角色?

A:我最享受的还是词曲创作。最开始喜欢写歌,也是因为最爱写完一首歌那个时刻的成就感。后来每一次写歌都在期待着那样的感觉出现。写的过程中突然间冒出一个很棒的旋律,或者本来歌词卡壳,但是突然想到一句好棒的歌词,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那种快感是一直推动我往下写的动力之一。词曲创作其实也是杂音最少的时候,写歌就是要专注,在那个专注的当下,就进入到一个完全自我的空间,我很享受那种孤独的感觉。

Q:《硬戳》的封面是一幅二维码?可以扫吗?我们来聊聊专辑封面的artwork吧。

A:这个创意是我的企划想的。他提出来之后我就感觉很棒诶。这是一个真的能扫的二维码,扫了之后会让你下载另外一个app叫VisionLens,用VisionLens再扫这个二维码就会在屏幕上出现一个扩增实境的3D的韦礼安,可以戳他。因为“硬戳”嘛。

Q:怎么看待音乐和科技的相容?

A:我思想挺开放的,一直抱着很乐观的态度去接受新的事物。科技会让新的事物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快,大家在网络时代接受到的资讯也越来越多。具体来说,如果今天我想跟世界另一端的音乐人合作,监听和技术层面的东西都可以通过网络来实现,整个合作不需要碰面就能完成。现在又有了VR技术,不知道我们未来的生活是什么样貌的。可能哪天我也会突发奇想做一把DJ也说不定,这次“放开那女孩”的演唱会也会有DJ在台上同我一起表演。科技已经无处不在。

Q:你受哪些音乐人影响较大?为什么?

A:从小的环境吧,看很多欧美动画片和迪士尼动画片。我父母都是英文老师,他们也听很多英文老歌,小时候我听了大量的面包合唱团、灰狼罗伯这类很老的民谣歌曲。在我的作品里面,我自己觉得听得到很多西洋音乐的影响。

自己主动去听,还是从华语流行歌开始的。周杰伦、陶喆、王力宏这些的。上大学后,才听比较多西洋的歌曲了。比如Damien Rice,他是第一个让我意识到原来唱歌这件事,技巧不是最重要的。他的情感特别浓烈,凌驾在技巧之上。技巧只是装饰而已。再来,应该就是John Mayer,他的吉他技巧让我十分憧憬。

Q:三月份刚满30岁,对30岁的人生有什么规划?今年的计划呢?

A:实际的目标比较没有那么明确,但是有一个方向。30岁我得到的最大体悟是:我想要好好把握时间。30年真的好快啊,再也拿不了新人奖了(笑)。去寻找自己觉得最值得做的事情,然后花时间在上面。这是相较于二十几岁比较不一样的地方。二十几岁有点在瞎忙的感觉,我大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有时候又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容易被不同的声音牵着走。

工作之外,有点想要继续发挥画画方面的兴趣,多花一点时间在上面。当玩音乐从兴趣变成工作,还是应该培养一个其他的兴趣爱好。

Q:发现你是个美食家,热衷在社交网路上晒美食。最喜欢吃什么菜?来内地最期待吃些啥?

A:“吃”对我来说就像音乐一样,有点踏上了不归路。学生时期我对吃也没有那么讲究,吃得饱就行。入行之后碰到了一个很棒的制作人,从第一张专辑到第四张专辑的制作都在跟他合作,是亦师亦友的存在。我对美食的品鉴也被他影响,美食也变成我后来的另一大嗜好。比如广州的粤菜里有一道点心我觉得很厉害,就是红米肠。北京的烤鸭、香河肉饼,上海的小杨生煎,深圳的海鲜,成都的老妈蹄花,武汉的热干面和蟹脚面,我觉得都特别厉害。

Q:最近在听哪些专辑?有没有印象非常深刻、想要拿出来分享的专辑、音乐人?

A:John Mayer的新EP非常棒,推荐给大家。最近有媒体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比较indie的音乐人叫海青,我听了下真的很有才华。还有五条人、二手玫瑰。台湾的话,草东没有派对很、落日飞车,他们都是技术上数一数二的乐团。还有法兰黛,大家听听看。

Q:我发现台大是一个特别有创造力的地方,台大自有的乐团有很多。作为台大校友,那个环境有没有对你后来走上音乐道路提供非常大的养分或者启发?

A:确实。台大是一个文化丰富度和自由度都很高的地方。乐坛前辈其实有很多出自台大,比如周华健、齐豫、胡德夫等等。胡德夫老师还是我的学长,我们都在外文系。那个环境一定是对我有影响的。不会让我觉得自己是学外文的,只能怎样怎样。学风上很自由、很多思想激荡的环境。我觉得我很幸运,可以不断接收到新的思想、新的声音和新的刺激。在听新的东西的时候,我开始包容不同的声音,也试图去理解它们的独特美感,试着去理解陌生的系统。

Q:如果大家还是用一个特别有名的作品把你定义在那里,暂时难以突破。你介意吗?

A:透过这种方式,可以让更多人听到我的其他歌,这也是很好的方式啊。如果来巡回演唱会只是为了听《还是会》也OK啊,再附送你二十几首歌啦。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