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billboard logo

下边框

曾经领先全球的英国现场音乐能否突出立法重围,重振雄风?

By:香菇 2016-12-30 23:22:18

英国现场音乐市场不断遭受重挫

近年来,英国一系列演出场地接连遭遇关门,由此削弱了本土草根现场音乐的实力。因此,不少现场音乐产业的领域人物号召官员修改立法,放宽演出许可证发放程序。

今年八月,两位18岁青少年由于吸毒意外死亡,此事导致Islinton议会驳回了地区所属夜店Fabric的营业执照申请。随后,诸多人士发起了一场名为#拯救文化#的活动,最终,Fabric夺回营业权,其代价是夜店必须遵照严格的规定营业,其中包括年龄限制(19岁及以上方可准入)、在门口扫描身份证和紧缩的毒品政策等。

然而,自2007年至今,伦敦的小型演出场地数量骤降35%,由136家减至88家; Fabric的复活只是个例,实情是现场音乐产业已陷入持续的困境,且不断遭受威胁。已经停业的场地包括12 Bar Club,同时Cable, Dance Tunnel、Madame Jojos和Plastic People等夜店也被接连叫停。伦敦以外地区的事态也在扩大,零售业执照协会的数据显示,过去的十年内,全英的夜店数目由3144家降至1733家。

曾经繁荣的现场音乐产业持续受挫,其原因无外乎有以下几点:人们的音乐品味在变化、该产业正在经历中产阶级化和房租不断上涨的压力。既然如此,演出场地的经营人员就更没理由忍受如此严苛的执照限制条例了,他们希望相关法律能得到修正。

伦敦Fabric夜店外观

演出场地执照颁布之法案迷思

目前,演出场地经营的条例都按照《执照法案2003版》执行,为开展该法案执行力的长期调查,英国上议院雇佣三大机构实施调查进程,其中就包括演出场地互信(Music Venue Trust)这一组织。其总执行官Mark Davyd谈及此事说道:“包括营业执照的发放在内,法律框架以下的限制都加速了草根演出地的衰落。”

另外两家机构分别是英国现场音乐团体(UK Live Music Group),其主席Paul Latham同时担任Live Nation国际总执行官;以及音乐家工会(Musicians' Union),其现场音乐分支官员代表为Alex Mann。

在授权演出场地经营执照时,当地政府是否能将促进文化发展这一要素考虑进去,这是以上三家组织推进修正案的主要目的。在草拟当前法案时,立法机构的出发点是尽可能避免演出行业带来的消极影响,如犯罪失调、公共安全和未成年人保护,而并未考虑到音乐娱乐产业在广义范围内能带来的积极影响。

《执照法案2003版》

12月6日,特别委员会举行了一场听证会后,12月7日上议院就《警察和犯罪法案》召开了辩论会。其中,议员Clement-Jones希望能推进修正案,其中的重点即是考虑音乐领域机构申请执照与“社会文化活动”积极影响之间的关系。

Latham在声明中写道:“作为演出执行行业的领头羊,我们希望能为旗下的所有演出场地争取到‘最优方案’。可惜并非所有政府官员都认为《执照法案2003版》有其不足之处,这对我们推进修正案制造了相当大的障碍”。

Davyd也同意他的说法。“作为在身心和收入等各方面都能提升全英福祉的关键领域,我们希望看到包括音乐演出场地、剧院和艺术中心在内的文化空间都能得到政府的承认和尊重”。

当前音乐家工会有三万名会员,演出场地为他们提供表演和提升技艺的空间,因此他们的生存极度倚赖这些演出场地的正常运营。此外,Mann补充道:“目前,《执照法案》中的逻辑将现场音乐置于有损公共秩序的处境,我们觉得现场音乐有其积极的文化影响力,希望这一点能在法案中体现出来。”

英国音乐(UK Music)总执行官Jo Dipple认为“我们应该竭尽所能让现场音乐繁荣发展”,其中,演出场地对于整个国家的夜生活经济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挽救现场音乐行动正在进行时

除了要解决以上的问题之外,一系列保护及促进现场音乐未来的行动也正在进行中。11月,喜剧演员、作家和电台主持人Amy Lamé被任命为伦敦的首位“夜间管理人”,此前在巴黎和阿姆斯特丹等欧洲大都市都出现过这类“下班后”市长,这次Amy的任命也侧面反映出先前这一举措的成功。

“夜间管理人”Amy Lamé

近来,居民投诉演出场地及夜店的噪音扰民,两方的矛盾愈演愈烈,为了缓和双方关系,伦敦市长Sadiq Khan承诺将依法建立“改变中间人”机构。2016年,伦敦的24小时地铁首次开始运营,这一举措或许能推进夜生活经济,促使更多的歌迷参与现场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