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Billboard China !

billboard logo

公告牌

下边框

Lost Frequencies专访 | "商业" 是个有趣的词汇

By:朱尔摩斯 2017-11-06 12:54:26

 

 

“我是 Felix,” Felix De Laet 跟在场的人一一握手,随后补充道,“Lost Frequencies。”这是他第二次来上海了,去年五月的时候他带来专场演出,这一次更是华丽回归,连续两天都登台亮相。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早上下了飞机他直奔外滩,又压了四个小时的马路。为了早点回到酒店,他伸手就拦了个黑摩的。“司机往回开的时候完全走错了路!”Felix 欢快地说,“我知道这不太安全,不过真有趣。”

大概是比利时的水土养人,无论是在 DJ 当中还是人群中,Felix 极具辨识度:一头卷毛,笑容灿烂,说起话来停不住,更主要是因为他近一米九的身高鹤立鸡群。有记者感叹,“你真高啊”,高有高的烦恼。他笑说,刚才想买一双鞋,结果连他的尺码都没有。

“Lost Frequencies”这个名字意为“失落的频率”,源自他早期的一个习惯:寻找尘封的老歌,再通过 remix 使它们重焕新生。虽然后来他的作品以原创为主,这个名字还是保留了下来,有种寻宝的冒险意味。2014年,他发掘出乡村歌手 Easton Corbin 的《Are You with Me》,这首歌在当时并未受重视,也并非独立发行的单曲。Felix 经手后将 remix 版上传至 SoundCloud,很快引起了 Armada music 厂牌的注意,将他签入麾下。这首歌作为单曲正式发行后,迅速横扫各大榜单。或许是它意义非凡,Felix 仍然认为这是他最好的作品之一。

如今已发行五张单曲、一张录音室专辑的 Lost Frequencies 以破竹之势杀入百大 DJ 榜单,首次上榜就获得26名的佳绩,是今年榜单上排名最高的新人,甚至超过了他仰慕的前辈 Avicii 和他最喜欢的制作人 Flume,看来身价是要大涨了。他的冒险旅程才刚刚开始,我们与他聊了聊几次在亚洲的奇妙演出体验,他涉猎的不同风格,以及“独立制作人”称谓的来由,他对商业化的看法。

采访后,Felix 迎接了几位幸运的歌迷。他忙前忙后,对合照、签名等要求统统来者不拒,甚至还应要求和一位未能到场的粉丝打了视频电话,毫无明星架子。像他所说的,“做音乐的时候就是要做自己”,希望这个活泼诚恳的大男孩能在接下来的冒险旅程中不改初心。

 

 

—— 你在亚洲的很多音乐节演出过,哪一次是最激动人心的?

是一场在缅甸的演出,我在去之前就非常期待。五六年前我去缅甸度过假,所以那次演出是我第一次因为工作的原因去缅甸。去曾经旅游过的地方工作感觉很棒,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气氛,以全新的方式见到同一群人,对我来说非常特别。

—— 跟我们说说在印度的演出吧。那次是怎么成行的?台下的观众反应如何?

印度太酷了!当时 Martin Garrix 正在巡演,他邀请我为他做暖场嘉宾,所以我和他一起在印度演了五场,许多人为了 Martin Garrix 远道而来。

观众非常棒,我在那收获了很多新粉丝。当时我放了很多专辑里的歌,那时候专辑还没有发行,台下的人简直为之疯狂。每天都有好多人对我说:“你能来真是太好了,这首歌叫什么?那首歌又叫什么?”大家不停的问我,我就一直在回答问题。每个人都很友善,这是一次难忘的体验。

—— 你自称“独立舞曲制作人”,这个标签对 DJ 来说很少见。除了你现在做的音乐,你还希望涉猎别的音乐类型吗?

除了在 Lost Frequencies 名下做音乐,我也有其他的音乐项目。比如其中一个是 tech-house 风格,另外一个更偏向 electronic,我也为歌手做配乐。我尝试用不同的名字做不同风格的音乐项目,这样对我很有启发。有时在做别的项目的时候我会用到不同的技巧,我会发现“这个很适合 Lost Frequencies,我可以用”,不同的项目之间互相影响很棒。

 

(Lost Frequencies首次入围DJ 100就排名第26位 )

 

(Lost Frequencies在中国吃火锅)

 

—— 你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有做电音的天赋,是谁或者谁的作品激励你去做音乐,走上职业生涯?

我之前在寄宿学校读书,那里所有人都在听电子音乐,所以当我开始学制作的时候很自然地就在做电音。当时我们会听很多名不见经传的人的作品,从免费下载的网站下载许多曲子。现在回头再听,可能很多都不怎么样,但当时作为一个初学者我真的沉浸其中。之后当然也听了一些“大人物”的作品,比如 Afrojack、Avicii 和 David Guetta。当时 David Guetta 出名后拍了一部纪录片,我看了之后印象很深刻。

—— 那么,你觉得 David Guetta 对你影响很大吗?

从我现在在做的音乐来说,不能说他对我影响最大,但是 David Guetta 把我带上电音制作人的生涯。我当时听了很多电音,是他把电音带入了一个商业的范畴,这在当时还是非常新的概念。电音能在电台播放,在当时还是新鲜事。所以是他影响了我,让我决定做这样的音乐。

 

 

—— 你的作品听起来和许多主流作品不一样,没那么商业化。你如何看待商业化?

有些音乐听起来更适合在电台播放,比如你可以说 Coldplay 是商业化的,他们听起来非常商业,但不是“轻松随意”的。他们上一张专辑很棒,当你在电台听到的时候,你会觉得“这很商业”,但还是好音乐。另一个例子是 Rag’n’Bone Man 的《Human》,在欧洲很火,对我来说这完全不是商业化的音乐,但它大红之后自然就被认为是商业化的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表达清楚。

—— 知道你的意思。

是的,比如 techno 就很商业。虽然大家都爱说它一点都不商业,对我来说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商业化的音乐之一了。当你去一些 techno 派对的时候,你会发现它们很成熟,也有很多人追捧。

—— 所以还是取决于做音乐时的初衷?

对。“商业”是个非常有趣的词汇。

 

(Lost Frequencies中文被译为失频)

(采访结束后,Lost frequencies和记者及歌迷合影)

 

—— 目前为止,和哪位艺人的合作最为惊喜?

是和 Netsky 的合作。他是一位来自比利时的 drum & bass 制作人,我们合作了我的最新单曲《Here with you》。这首歌结合了我轻快的风格和他更为激烈的风格,两种不同的气氛融合得非常和谐。

—— 你还有其他想合作的艺人吗?

有。我现在正在制作新的 EP,很快就要发行了,内容都是和其他艺人合作的。他们当中有些知名度很高,有些没那么出名。我和 Netsky 在录音室的时候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相处非常愉快。和其他艺人也是一样,我选择合作的人不仅是从音乐上令我欣赏,彼此之间的交流更重要,他们能给录音室带来欢快的气氛。

—— 你在选择 remix 的曲目时有没有什么标准或偏好?

嗯……如果 Rihanna 邀请我 remix 她的歌,我当然不会拒绝!但如果是不太知名的人请我 remix,首先我要喜欢那首曲子,然后看看我有多大的改动空间。当我听到一首曲子,有了 remix 的灵感,才知道怎么做;如果我只是听到一首好歌,它跟我惯用的手法相似,没有太多改动的空间,那么我的 remix 只是会和原曲非常相似。当我 remix Miley Cyrus 的《Malibu》,整个过程挺艰难的。那首歌有简单的吉他旋律,我很轻松就能做出教科书式的“Lost Frequencies remix”,但我没这么做,而是用了出乎大家意料的风格。结果这首 remix 成了播放量最高的版本之一,因为它跟原版差距非常大。对这个结果我非常开心。

—— 如果让你用简略的一句话介绍自己,你愿意说些什么?

我叫 Lost Frequencies,是来自比利时的 DJ 兼制作人。你可能听过我的第一张单曲《Are You With Me》,第二张单曲《Reality》,第三张单曲《Beautiful Life》,第四张单曲《What Is Love》,还有《All Or Nothing》,或者我的专辑《Less Is More》。如果你没听过,你应该去听听。在过去的两三年我也参加了很多音乐节,比如 Tomorrowland、Coachella、EDC,我还在亚洲演出过很多次,非常激动人心。当我表演的时候有一个经典动作,当鼓点加快的时候我会这么做:(敲空气鼓)所以,希望我能在演出的时候见到你,如果没有的话,那就下次再见!

 

↑点击图片查看敲鼓视频↑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Billboard 中国 "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多音乐动态、新闻,请扫描二维码关注billboard 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号